第一序列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第一序列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連載中)

1008、八大金剛
        

    馬有金見任小粟若有所思,以為他已經鎮住任小粟了,便樂嗬嗬笑道:“所以小兄弟以後有什麼生意,盡管可以與我們合作,這144號壁壘裏隻要是不違法的生意,咱都能做。”

    任小粟好奇道:“違法的不做嗎?”

    “當然,”馬有金立馬認真了起來:“我們這公司利潤或許可以低一些,但絕對不能做敗壞名聲的事情,誰這麼做誰滾蛋。”

    “為什麼?”任小粟好奇道。

    “你不知道吧,之前我的上司不知道從哪弄了一批假冒偽劣的口紅,說這種口紅利潤高,結果被富貴叔發現之後直接就開除了,”馬有金說道:“富貴叔說了,我們做人做事不光是代表我們自己,還代表著上頭那位的臉麵。”

    任小粟愣了一下:“上頭那位?哪位啊?”

    “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 ”馬有金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看我們的公司名字裏是不是有個粟字?”

    “對,有,”任小粟恍然。

    “那你看我們西北少帥是不是叫任小粟?”馬有金神秘兮兮說道:“其實啊,當初少帥還未成為少帥的時候,富貴叔就跟著他打拚了,所以他們是非常親近的人,這些生意啊其實也是少帥自家的生意。”

    任小粟麵色古怪:“整個西北都知道這事嗎?”

    “當然知道了,”馬有金說道:“所以啊富貴叔就說了,哪怕不賺錢也不能給少帥丟臉,耽誤他在西北的前程。誰要是給少帥抹黑,那就趁早自己滾蛋,雲粟不留這種人!”

    如今王富貴生意做那麼大,一方麵是他自己經營能力確實紮實,另一方麵也是因為整個西北都知道王富貴與任小粟的關係,幹啥都有人開綠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09、第一頓飯
        

    楊小槿出生在豪門大院裏,別人家的孩子去上幼兒園,而她則是在家等待私教老師上門。

    那些老師都是經過財團精挑細選的,哪怕教她一個小女孩也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沒有玩鬧的小夥伴,也沒有老師帶著玩遊戲,那些老學究們可不會帶著她玩丟手絹。

    隻有楊安京會偶爾出現在楊氏莊園裏,然後給她念童話故事,教她唱兒歌,和她一起跳皮筋。

    楊小槿很珍惜與楊安京相處的時光,因為來之不易。

    上小學後她去了88號壁壘裏的貴族學校,雖然她並不是很喜歡那裏的同學,但她還是很喜歡上學。

    因為隻要上學就不用麵對家裏沉重而森嚴的氣氛了。

    楊小槿很小的時候就對家沒了概念,楊氏莊園對於她來說更像是一個酒店,不需要她打掃衛生,每天都會有傭人把洗好的衣物交給她,她可以經常看到傭人,但卻很少見到親人。

    其實楊小槿也覺得這些都沒什麼好抱怨的,她已經出生在這世上最好的家庭之一了,不用擔心溫飽,不用擔心交不起學費,一切與金錢有關的事情全都不用她來擔心。

    楊安京帶她走出壁壘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她看看流民生活的有多苦,甚至還專門帶她在集鎮上住了一個月。

    所以楊小槿很清楚,自己的童年雖然枯燥,但從不悲慘,比自己悲慘的人多了去了。

    12歲那天楊安京對她說:“千萬不要覺得自己生在楊家是個很倒黴的事情,這世界上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想要跟你互換生活。當你坐在明亮的窗前發呆時,他們卻必須背上竹筐下到煤礦裏賺取一天的生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10、文明的起點
        

    “你說幫就幫啊?”男人沒好氣道:“這些剛移民過來的麻煩事很多的,別亂給人家許諾啊。”

    “行了知道了,”胡姐渾不在意的說道:“對了,聽說雲粟那邊新到了一批口紅,你給我弄點唄,他們的口紅一直都是緊俏貨,想買都買不到,你跟王富貴又那麼熟,弄點應該沒問題吧?”

    “別王富貴王富貴的叫著,要叫王先生知道嗎,別叫順嘴了當著外人的麵也這麼叫,”王越息說道:“我跟他熟那是因為業務有往來,但人家可不求我辦事,我還得看他眼色呢。”

    “你一個當官的看他眼色幹嘛,他隻是個做生意的啊,”胡姐嘀咕道。

    “你懂個屁,”王越息急了:“那張旅長還管他叫富貴叔呢,我算老幾?現在他是西北商會的會長了,勢力比你想像的大,政商兩界都看他眼色呢。沒聽說嗎,少帥馬上就回來了,到時候他在西北如日中天,哪是我能拿捏的?而且他不光是佔了白道,前陣子不知道哪又鑽出來一批土匪劫了西北商會的貨物,結果他一個電話出去,外麵黑市那位就帶人把對方山頭平了……”

    “話說西北這邊有人開黑市,就沒人管嗎?”胡姐有點疑惑。

    “管?”王越息苦笑道:“誰來管?黑市開市的那天我也去了,張旅長張小滿親自提著花籃上門祝賀,這特麼還有誰能管她……所以說你一個婦道人家參和這種事,你不懂。”

    胡姐眉毛挑了起來:“行啊王越息,出息了,老娘跟你吃了十多年的苦,現在才剛當官沒幾天,就知道跟老娘打官腔了是吧?當初我跟著你,我埋怨過半句沒有?”

    王越息的臉色頓時一苦:“算了算了不說了,不說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11、好吃懶做的任小粟
        

    楊小槿的廚藝是大師級的,一開始任小粟還在想,大師級得是做什麼樣的菜,和普通人有不同嗎?

    然而他嚐過才明白,原來楊小槿做飯光是對火候的掌握都異常精確。

    任小粟有點好奇:“你為啥廚藝這麼好,看你也不像專門練這個的人啊?”

    “暗殺訓練時我姑姑專門找老師教的,”楊小槿說道。

    任小粟震驚了:“這跟暗殺有什麼關係?”

    “可以假扮廚師潛伏,或者以幫廚身份潛伏,然後在適當的時機進行投毒,”楊小槿說道:“不過後來一次也沒用上,姑姑也不讓我用這個方式去潛伏。”

    “為啥呢?”任小粟納悶了。

    “學廚藝的時候我還小,沒長開,”楊小槿隨口解釋道:“後來越長越好看,姑姑說我這長相沒法去廚房潛伏了,看起來就不像個廚師。”

    任小粟噎了半天竟無言以對,麵前這姑娘誇自己漂亮,就跟說要喝杯白開水似的稀鬆平常。

    “您就不會謙虛一點嗎?”任小粟問道。

    “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楊小槿反問。

    “行行行,您說的是事實,”任小粟說道:“今天週二啊,該你洗碗了。”

    楊小槿糾正道:“我做飯了,你洗碗。以後家裏的飯都由我來做,碗都是你來洗。”

    任小粟端著碗筷進了廚房,而楊小槿則坐在餐桌上沒動,撐著下巴看著任小粟洗碗的背影:“我看桃樹上已經開始結果了,估摸著再等幾星期就能吃了。不過兩顆桃樹被照料的很好,結的果子很多,咱倆肯定吃不完。”

    “吃不完就去擺攤賣掉嘛,賣的錢咱去給你買個新的炒菜鍋,”任小粟說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12、心疼楊小槿
        

    胡姐是附近這一片出了名的熱心腸,壁壘本身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因為人員也不怎麼流通的關係,所以大家的交集圈子就集中在壁壘裏。

    別的且不說,街坊鄰居之間的關係倒是親密了許多。

    放在災變之前,大家上個網朋友遍布天南海北,甭管多遠反正足以滿足人類的社交需求。

    現在可不一樣了,就連在家打個電話都隻能同城,普通居民沒有衛星電話可沒法跨壁壘聊天。

    一旁有個大嬸兒見到胡姐與楊小槿聊天,便搭話到:“小胡,你認識這位?”

    “當然認識了,這是我家新搬來的鄰居,”胡姐說道:“剛搬來半個多月的樣子,姑娘性格可好了,溫溫和和的。”

    大嬸兒笑道:“我說呢,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一個這麼好看的小姑娘,不過怎麼來這裏賣桃子了?”

    楊小槿笑著解釋道:“後院那兩顆桃樹結果子了,我們自己吃不完。”

    胡姐看了楊小槿一眼,沒再當著楊小槿的麵說什麼。

    隻是楊小槿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畢竟任小粟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即便她知道任小粟不會在意這些閑言碎語,但她必須澄清一些事情。

    楊小槿認真說道:“其實我家那位挺厲害的,他現在隻是想休息一陣子,不是好吃懶做,胡姐,你誤會他了。說實話,很多人都巴不得他別工作呢……”

    這後半句就讓胡姐他們有點沒聽懂了,但楊小槿確實說的是實話,例如周氏王氏假若得知任小粟現在退隱山林般的生活,很多人真的會燒高香乞求任小粟就此隱退,千萬別再來中原“找工作”了……

    這貨的工作,有點特麼的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13、介紹工作
        

    胡姐進屋裏之後,王越息見她麵色不對便詫異問道:“你這又是怎麼了,口紅不都給你買了嗎?”

    “不是口紅的事!”胡姐說道:“不就讓你幫忙買點口紅嗎,好像立了多大的功勞似的天天掛嘴上,我生氣是因為,剛才我跟隔壁那小夥子說給他介紹個工作,結果他倒好,竟然說清閑挺好的。”

    王越息夾了口菜說道:“我也想清閑,人家說的沒錯啊。”

    “你不知道……”胡姐把早上楊小槿擺攤賣桃子的事情說了說。

    王越息詫異了:“那也跟你沒什麼關係吧。”

    “我這不是覺得,照這麼下去就把小槿姑娘給耽誤了嗎?”胡姐歎息道:“多好一姑娘啊。”

    “那你就給她再介紹一個對象,”王越息慢慢悠悠的說道:“我看他倆應該還沒結婚呢。”

    結果一說這個,胡姐倒是挑起眉毛:“人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我怎麼能在背後挑撥人家的感情,那我成什麼了,王媒婆嗎?幫西門慶找姑娘的那位?我可不做這種事情,我看那小夥子雖然不幹正事,但人家感情倒還是挺好的,所以我就想讓你找找門路,給他介紹份工作。”

    王越息又把臉苦下來:“怎麼老說這事啊,你這麼愛管閑事怎麼不去維護世界和平?”

    “維護世界和平這種事有咱們少帥呢,哪輪得到我啊,”胡姐喜滋滋的說道:“你就說幫不幫吧,不幫的話你就睡沙發去,一天天把自己吹的多厲害,一到 事的時候你就熄火了!”

    王越息哭笑不得:“行行行,我明天問問服務大廳那邊,看看有沒有什麼空缺的臨時崗,好賴給他弄份穩定點的工作。”

    “這就對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014、糧食問題
        

    “胡姐,這我得跟他商量一下才行呢,”楊小槿微笑著說道,畢竟胡姐這邊介紹個工作,任小粟想不想去還是一回事呢,這她得徵求任小粟本人的意思。

    胡姐急了:“你跟他商量什麼,你就看他那懶樣,能去才有鬼了呢!所以別跟他商量什麼,直接攆他去就行了。我給你說,男人都這德行,年輕的時候消磨時光,我家那口子年輕的時候也不務正業,一天天就知道躲在學校裏教書,宗氏被打掉以後我硬攆著他才去西北軍毛遂自薦,你看,現在不是幹的挺好嗎?”

    “不行的胡姐,”楊小槿笑著搖頭:“我家那位很有主見的,我勸不了,這樣吧我跟他說一聲,你給我三天考慮的時間,成不成?不過不管怎麼說,都感謝你這麼熱心幫這個忙了。”

    “行吧,”胡姐歎息道:“我就是怕他耽誤了你。”

    說完胡姐回家去了,楊小槿忽然覺得這裏更有家味了,不光有自己賺錢的營生,還有形色各樣的鄰居,大媽老太太們說著家長裏短,不遠處還有搓著麻將的聲響。

    家家戶戶門口堆放著煤球,有人要是被偷了煤球,大早上的還會在家門口罵賊。

    當然,丟煤球這種事情還比較少,不然大家可能就把煤球都搬後院裏去了。

    這一切在楊小槿看來,都是人情味。

    楊小槿回到屋裏對任小粟說道:“胡姐給你介紹了一份行政中心的臨時工作,你去不去?”

    任小粟哭笑不得:“我去那幹嘛,行政中心是負責給居民辦手續的地方,我也沒幹過這種事啊。”

    “都隨你,反正我給她說要考慮三天,你要不想去,我三天之後回絕她就好了,”楊小槿笑瞇瞇的:“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