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四小姐的槍 (61)

我無法解釋自己的想法和行為。雖然她好像「幫」了我們一把,但在我看來,不是有她這件突發事,格寧不會死。就算沒殺死富商,他也不會就這樣死了。我殺掉她,可以說是為格寧報仇,也可以說是洩我心頭之恨。

之後我學格寧那樣,去酒吧和娛樂場所收集情報,用特製的儀器去得到委託人想要的資料,賣個好價錢,也偷過一些古玩、秘密的記錄等,有價有市;當然有人出價要我替他們做事。

我不是想向卜證明些什麼,只是我沒其他技能,也不介意去做賞金獵人。用著格寧留下的知識和用過的儀器,我覺得他在我身邊,沒離開過。

孤身一個的人最適合幹這行業,沒有負擔,也沒有牽掛。

我跟格寧有點不同,我不抗拒接殺人的委託,只是也不刻意去接。

有一類委託我挺喜歡的,就是去尋人,或者去救人。不一定是誰不見了去找,或者誰被困了去救。很多時是安排一些人離開逃到別國去,或者讓委託人「不經意」地看到想見的人一眼。

格寧在生時,這種委託不算很流行。他也不怎麼喜歡接,因為耗時很久,也不一定有什麼成效,偷偷寶物和機密資料簡單得多。

我會喜歡接這種委託,因為我不像格寧顧著要存錢。他留給我很大筆遺產,大到我可以只為興趣而工作。卜常勸我退休,過回正常人生活。我不喜歡他這樣說。他自己也是同行,怎麼可以這樣說?難道說格寧也不正常了?在我眼中,沒有什麼正常和不正常的。我喜歡做下去而已。

間中我也會跟其他人搭搭檔,負責在他們完成任務後載他們逃走,漸漸地我成了這方面的能手。其實不同人有不同專長,有些擅長殺人,有些擅長偷竊,有些擅長破壞等。格寧各方面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2)

很多時候我晚上都不睡覺—因為睡不著,關掉所有房燈,坐在床上,閉上眼,腦裏自然會轉出和他一起的片段,最後我都會流淚流到累而睡著。

自出娘胎,我從沒試過身邊一個人也沒有。我有時會跟卜見見面,起初他會唸我,後來也沒有,只是問我的近況,和叫我要需要便找他。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格寧會不停接任務,除了因為錢,還有這種孤單空虛感覺蠻難受的—這個世界沒有人在等你,你就算存在和消失也沒什麼差別,唯一可以忘掉方法就是不停找事做…只是我跟他不同,否則我也會跟著。

聽其他行家說二哥身體不好,因為實在太胖。我有點擔心,那次一別,我沒按承諾回去看他,因為怕大哥的人在那裏,不想再給他添麻煩了,加上我們工作多。其實我很想去看看他,但真的顧慮,也覺得那邊再也不是我的家鄉了。

我離家快數年,感覺好像過了半個世紀。最初大哥也趕緊想要抓我,但後來漸漸沒了聲氣,可能聽到格寧放出去的假消息,也可能我的用處已越來越少。他早就想除掉我,那就正好。

我知道家裏的生意越來越差、越來越萎縮,都怪大哥決策和領導無方。加上世代改變了,多國政府都致力打擊毒品,新金三洲那邊幾國尤甚。他們好幾個總統候選人和政黨都以取締罌粟田為政綱,使國家不再淪為毒品出口國。有些外國的救濟和人道組織也幫助罌粟農民改種稻米等正面的經濟作物,停止他們對罌粟和毒梟的依賴。

我很難過,爸爸的輝煌成績就敗在他手裏。

而三哥的生意繼續蒸蒸日上,什麼時候聽過賭場會倒閉?加上酒店和旅遊業都是新興和可以長遠發展的項目。

格寧叫我要小心三哥,說他並不如表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3)

我很想回去看看爸爸,之前一直沒回去看過他。如果連他「起骨」也不回去,實在太過份了。

我不是想回去參加儀式,只是想回去看看他老人家而已。

我在差不多的時候回去,滿以為已經辦完,沒想到因為大哥病了而推遲。這傢伙愛玩女人,跟臭味相投的損友流連風月場所,身體會好才怪!

我本來想躲在一旁看,在完結前離開,改天再回來獻花,誰料被三哥的手下看到。大家看到我都怔了怔。

三哥最快回復正常,向我拉起笑容:「卓慧,早知妳一定會回來。爸爸生前最疼愛妳,妳又怎會不出現?」

他說得很對,但不知為何我不喜歡他的語氣和笑容。其實他的態度這麼親切,我應該很開心,但我居然一點也不覺得。

是不是因為格寧叫過我小心他?我是不是寧願相信一個外人也不信自己的哥哥?

以前的我,的確會覺得他這樣很可親;可是我現在的感覺—很怪。

加上我跟格寧生活過幾年,甚至到了結婚的地部,我不覺得他騙我—這樣沒有用;如果他要害我,機會多的是。在第一次見到大哥便可以把我交出,哪用搞這麼多?

「喂,你們走開,讓四小姐站過來,另外再拿一份祭品。」三哥指示家傭和手下,叫我一同站到爸爸墳前,拿好祭品。

大哥和大嫂站在三哥旁邊。大哥有點不以為然的樣子,大嫂則比以前更怯懦,三哥仍舊意氣風發。

我一點也不想跟大哥有交流,盡量專心想著爸爸;他也一樣。我們大家在墳前排好,鞠躬、獻祭品、做儀式…爸爸的骨給拿了出來,又做了另外的儀式,清洗過後又葬回去,然後又是一種儀式…做完天都黑了。雖然挺煩人和累,但都只是這麼一次而已,加上之後爸爸便可以真正安息了,我覺得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4)

我們去了爸爸生前喜歡的中菜酒家,叫了好幾席酒菜,連下人也有份。三哥坐在我和大哥中間,而大嫂則在大哥旁邊,完全不敢作聲。我看著她覺得很悲哀,也慶幸因為格寧的出現,我不必步她後塵。雖然說賞金獵人的生活辛苦又朝不保夕,但也比她好多了。

三哥依然很笑臉迎我:「怎麼出來這麼久也不來找三哥?」可能因為在外做賞金獵人幾年,見過許許多多不同的人,遇過許許多多不同的事,我真的不再是溫室中那個卓慧了。我終於明白三哥給我的是什麼感覺—

虛假。

也許我並沒證據、也許我聽格寧說得太多,但要我相信大哥沒派人到三哥那裏等我、他倆不是同一個心思,我死也不信。

大哥重視利益,三哥更甚,真的會只因關愛而照顧一個小妹妹嗎?我還小的時候可能真可以這麼單純,但我長大後就夾雜很多因素了。說到底得罪我,還是得罪大哥會比較損失大?很顯而易見吧。不用格寧,當初的我用心想想便知道。

我沒格寧那麼多社會經驗和社交能力,不知道怎樣回應三哥。格寧常說我說話直腸直肚,是優點也是缺點,在他面前無所謂,但在外面最好不要,所以一直都由他應付外人。我現在只是笑而不語,不作聲最安全。

我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我和格寧的事,或者知道幾多。三哥消息挺靈通,知道也不足為奇。

三哥說我越大越漂亮,沒見幾年都脫胎換骨了,在街上遇到也認不出。

沒錯,我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他們腦海裏那個軟弱無能的小公主了。

他問我這幾年生活如何。我答不錯。

他一邊給我倒茶,一邊說他和大哥都擔心我,都派人不停找我。我笑了一聲:「找我回來嫁給六十歲的老頭子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5)

「卓慧。」三哥在我背後開口:「這裏是妳的家,就算妳再怎麼不喜歡也不能改變。在外面玩夠了便應該回來。小時候沒帶妳出來唸書,這幾年便當讓妳見見世面。妳也該知道外面的環境多險惡,誰的勢力較大、誰不能得罪,妳心中有數,哥哥們也只是想保護妳。沒家的孩子很可悲的,在外頭死了也不知是誰幹的呢。」

他這麼一說,難道格寧的死…?沒可能,那是意外,沒可能安排得這麼巧合—等格寧開槍前下毒以引起騷動,這得從格寧潛進去開始計算,整個過程只要有一絲錯誤便會失敗,機率太高了,不會有人設這種計。要殺富商和格寧絕對有更好的方法。

然後有個年老、我從小已看到家傭過來拉起我的手說:「四小姐,請妳回來吧。如果老爺知道妳在外面這麼久,一定會很擔心。」三哥也順勢說祖屋雖然裝修過,但我的房間一切沒變,歡迎我回來。

「加上現在也晚了,回去住一晚,明天再走也不遲。」三哥又拉起笑容:「不是連回家住一晚也不行吧?」

我覺得,如果說大哥是條仗勢凌人的狗,三哥便是老奸巨猾的狐狸。我終於體會到他的高明。

這晚我便回了家住。我的房間果然沒有變過。而大哥大嫂則搬進了祖屋,所以重新裝修過。大哥獨自住在爸爸以前住那翼,大嫂則住在我住這翼。

下人都見怪不怪,他們半分居已成了公開的秘密。

我很替大嫂難過。她是個賢淑的女人,相信也是個好妻子,可是大哥不懂珍惜。我甚至覺得大哥配不上她。

她親自拿睡衣和乾淨被鋪給我。我們聊了聊。她問我在外面生活怎麼樣,有沒有受委屈。我其實挺喜歡她,但無奈她是大哥的人,要小心提防。害人之心不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6)

我淺笑了一下。他立即說:「有什麼比自己的家、自己的床舒服?」

家傭為我擺了餐和倒果汁。三哥說我不喜歡吃西式,可以吃中式。大嫂一早起來為我煮了粥。

我覺得很辛苦她。

我隨意吃吃,跟了格寧工作便習慣了吃無定時;他走後我更加愛吃不吃。

三哥叫我多吃點,說我瘦了;大嫂也這麼說。

大哥還是木無表情。我覺得他不那麼歡迎我,但沒有開口便罵,都給三哥面子。

吃著三哥說下午帶我到他的酒店吃下午茶,說推出了很多新款式很想我去試試;又說可以帶我逛逛賭場:「夠十八歲了吧?去拉角子老虎機。」

其實我不算太大興趣,但他的態度很好,像最初見面的時候。我敢說只要我提要走,他又會尖酸起來。

我轉過去問大嫂那鍋粥如何是好,她說沒關係,她可以一個人吃。

「那我陪妳吃粥。」跟三哥說不去吃下午茶和逛賭場了。我覺得要她一個人吃掉那些粥很可憐,我也有責任吃,因為她為我而做。

整個房子,唯有大嫂像個人。

早餐後我主動陪她出去買菜。她連忙說不用,叫我不如在家多點休息,菜市場又濕又髒我會不慣。我說沒關係。

我跟她一起坐司機的車。她問我喜歡吃什麼,提議不如做水蟹粥,結果我們買了很多菜回家。

回家後她立即穿起圍裙殺蟹,叫我出去坐。我說我雖然不會殺蟹,但洗個菜還可以的。

跟格寧一起沒太多機會做飯,是他求婚後我才多了一點機會,但都只限簡單食物,例如麵、煎蛋、炒炒菜,始終女人不會做給老公說有點說不過去。我們沒很多環境和時間可以做飯。格寧自稱烹飪高手,見他煎過一次牛排,是第一次跟我過生日的時候,味道不錯,可惜以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7)

吃完午飯,我問大嫂平常會做什麼。她答都是看看書和電影,有時畫畫和做刺綉,反問我。我則沒特定,有時在工作、有時剛工作完、有時則在練射擊,但我都沒告訴她。

我看到她放在架子上的影碟,收藏量很豐富,她真的沒事可做。有些我看過,格寧是電影迷,一有空便看,連帶我也一起。

我拿了一齣出來一起看,她很開心。

傍晚大哥和三哥回來了,大嫂到廚房準備晚飯。三哥問我今天幹過什麼。我就答陪大嫂買菜和看電影。

他說女人就是跟女人談得來,叫我以後多點陪大嫂,大哥工作忙,我和她可以有個伴。

其實我打算今晚便會走,接下來有工作。

三哥一聽便皺起眉:「已經回到家還要走?」我說答應了客人要工作,否則要賠大筆毁約金;他問我價錢多少,給我賠好了。

我說怎麼能這樣,他也是個老闆,難道員工說賠錢就可以隨便不幹嗎?有時候是道義的問題。

他反問我:「妳那是什麼客人?知不知道妳爸爸、大哥和三哥是什麼人?我們不高興的話,找個人對付他易如反掌。」用凌厲的眼光看著我:「我說妳在外面已經玩夠,是時候回家了。或許大哥做過的事令妳生氣,但長兄為父,有權決定妳的親事。」

「你在迫我嗎?」他果然跟大哥同一陣線,格寧全都說中了!可是我已今非昔比,不會束手就擒了。我拔出腰間的手槍,環看廳中有多少人,即使對付不了,我也可以自殺,絕不會再坐以待斃。沒有第二個格寧出來救我,但我可以靠自己!這就是這幾年修來的成績!

三哥看到我這劍拔弩張姿態,態度緩了下來,大概看到我不是鬧著玩,是有股狠勁跟他們拼命:「我知道他做得不恰當…我可以向妳保證同樣的事情不會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