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7 1234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四小姐的槍 (31)

「我則從來都心疼你吃不飽和受傷。」撫摸著他臂上那道很長但模糊了的傷疤。

他跟以往一樣得意地道:「這是我愛妳的印記!」說很清楚地感受到我給他的關愛,是他母親外最溫暖的。

他是我最在意的男性,我對爸爸和哥哥們都沒這種關注。

天仍未亮,我們再次擁抱起來。我看到月光溫柔地灑在風身上;他的愛溫柔地滲進我心內。我抱緊他,冀求月亮成為我倆愛的見證。我深吻他,希望從此之後每當看見月亮,他都會想起今晚!


第二天我睡醒時小屋只剩我一人,我的懷抱是空的。

風已經離開了。

良哥過來敲門,說我們吃過早餐也得走了。大哥很快便會到約好的地點會合我們。

由於我們約了大哥,所以又坐上火車,跟風走上一條不同的路。

我和他的人生也走上了一條不同的路。

可是我心已沒鬱結。有了昨晚、有了他給我的愛,我變堅強了。良哥說得對,愛一個人要適時放手,知道他活得好好便足夠了。我的人生也無憾。

經過長途的車程終於來到一個偏僻落後的村落。我想起爸爸的話—這裏大概連抽水馬桶也沒有!動物跟人一樣自由和隨處可見,到處都是糞便味道。大哥一下車便厭惡到掩住口鼻,我也躲到良哥後面去。起初看到風乞丐般的模樣已夠吃驚,現在我看到的是一村子乞丐!覺得很怕!

他們看到衣著光鮮的我們像是看到別種生物那樣,又怕又好奇,小孩則純真地對我們笑。

可是一下車便感受到喜慶的氣氛。鄉下人沒什麼娛樂,世界觀也狹小,所以一有什麼喜慶事便會大肆慶祝。村子鋪天蓋地是紅色,慶祝有人結婚。

人們都聚在一個屋子裏,一定就是辦喜事的主人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2)

他扶老婆回房間的時候,回頭笑了笑再走。

雖然他是看著大廳所有人,但我覺得,他是在對我笑。他在給我最後的笑容!像那晚一樣溫柔,我看到幾乎流淚!

他在提醒要堅強點,因著他給我的愛,我要堅強!

他也堅強面對了,我怎可以讓他失望?

我看了看身旁的大哥,他一定很想看到我們傷心的樣子!我們就不能讓他得逞!

到了晚上,風盡主人家之誼,落力招呼賓客,不停向客人敬酒,結果醉得要人抬進新房。我和大哥離開了村落,到市裏一家旅館休息一晚再回去。

雖然旅館的環境也不怎麼好,但比起那條村實在好太多!那裏蚊蟲超多!

我很早便躲上了床,一想到風在新房裏,已經是別人的老公,心裏很不平靜,但不敢哭出來。我迫自己睡覺,希望時間可以沖掉悲傷。


風離開了,我的心跟這偌大的祖屋一樣,空空洞洞,了無生氣的。

從婚禮回來才兩天,爸爸便過世了。我相當吃驚,不久之前他還不是很精神嗎?以為他康復有望呢!

到現在才想起,那叫「迴光反照」。

我本來已經夠傷心,老天爺真不會憐香惜玉,還狠狠地踩我一腳!我整個世界都黑了—

兩個我最愛、對我最重要的人先後離開了我。

很多人都說爸爸是大壞蛋,我只知道他很疼愛我。我懷念他抱我到天台看風景、帶我去買玩具衣服吃下午茶,讚我彈琴和唱歌跳舞。

沒那麼一個人會對我這麼慈祥了!

我跪在靈堂哭了很久,快昏倒過去。風走了,爸爸也走了,我的傷心無處發洩!

喪禮很盛大,光是儀式已得舉行數天。很多人到來弔唁,包括他的生意夥伴、政商名人、朋友等。

守夜那晚我在爸爸的靈柩旁哭了一晚,終於因傷心過度而昏倒,被送回家打點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3)

大哥這混蛋!

大嫂笑得很淒然:「我明白,他根本不喜歡我,只是順著雙方長輩的意思結婚,旨在繼承家業…」雖然她沒被拆散過,但很明白政治婚姻和家庭壓力是怎麼回事。

怪不得大嫂一直沒懷孕!

雖然我一直都知道大哥很在意家業的繼承權,但沒想過他心裏只得這個,其他的都不重要。

爸爸走後,他便順理成章成為了祖屋和整個家的主人。

我的近身保鑣和管家早了換了人。與其說是來照顧我,不如說是大哥派來監視我的。經過風這件事,大哥給我很多限制,幾乎每件事都要向他報告和經他批准。我活像個囚犯。

我真不明白,我和風相愛真有那麼錯嗎?要如此折磨我們?

我的地位也被剝奪了,每次我抗議或者有什麼意見,大哥都不准我說,罵我:「妳這個小賤人,憑什麼說話?」

我叫大哥讓我跟三哥出去唸書,或者送我出國留學,他居然一反常態,不讓我去:「妳這小賤人,在家勾引男人不成,想到外面鬼混嗎?我才不會給妳機會丟我的臉!」我告訴三哥,請他替我說情,他很為難,說很久沒管家裏的事,這件事又是我不對在先,找到機會才替我說說。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每天都行屍走肉一樣…想找個人說話也沒有…每當想起風和爸爸我都以淚洗面。

到後來我連哭的權利都沒有。大哥罵我日哭夜哭,好運都哭走了。大嫂不停地當和事佬,叫大哥慢慢教我,但他推開她:「就是老頭寵到她這樣!」大嫂無奈地叫我忍忍大哥,說生意不好,他心情很壞,因而會發脾氣。其實他人沒怎麼樣,只是脾氣差了一點。我從報紙上看到,各國政府近年來致力打擊白粉等硬性毒品,所以毒販只好改為研發新興的軟性毒品。三哥以前的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4)

很多人巴結爸爸爸。他的名聲如雷貫耳,很多人久仰大名。以往他出席這些場合都一副「大駕光臨」的氣燄。無可否認爸爸是個很驕傲的人,但他驕傲得起。他管理和做生意很有一套,人們都排著隊要他的貨。然而我覺得大哥差很遠,到處跟人握手,對方也不怎麼理睬,往往都是陪笑的樣子。

雖然說現在市場萎縮了,但爸爸以前的對手還不是仍舊混得風生水起?聽說爸爸一走,那些對手便搶走了我們的份額。因此大哥才罵我把好運都哭走了。

不知是大哥沒用,還是爸爸的光環太大,大到無法超越?

我某程度同情他身處的客觀環境,但也認為某程度是他咎由自取的。他天份已沒爸爸好,在爸爸身邊多年仍是老樣子。風說他對手下和工人不算太好,能力很一般,但礙於他是將來的繼承人,也看在爸爸的份上,才沒出大問題。

越出席這些場合,越聽得到人們說大哥虛有其表的閒話,但我都扮作聽不到。

大哥很積極地向我介紹爸爸的生意夥伴,很多都是老頭子,看著我色瞇瞇的,偏偏大哥給我買的衣服又挺性感,害我渾身不自然…我跟大哥說不想再去,但他很生氣,罵我漠不關心家裏的生意,又罵:「讓人看看會少塊肉嗎?」說我假矜持:「讓下人亂搞就可以;只是穿少一點去跟家裏的生意夥伴吃個飯、喝杯酒就推三推四!」

我完全不是這個意思!

難道我這樣就可以為家裏多帶來一點生意嗎?這根本不相關!

不過這樣一來,大哥也再沒要我去了。

安靜了數個星期,炳叔和家傭好像變得很忙,先是整間祖屋來了個大掃除,然後有不同的人來量尺,說要把所有傢俬、窗簾和用具都換了。

新年也未有這麼誇張,何況距離新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5)

我打電話給三哥,請他來帶我走,但他在外國,正在跟重要的人物談生意,不能回來。我聲淚俱下地求他,現在唯有他能幫我!他叫我給他一些時間想辦法。

還有時間嗎?家裏正不停地佈置!看來不出數個星期,我便可以嫁過去了!

我心裏只得一個念頭,就是逃!

雖然三哥還未回來,但我想逃到出去,他差不多已回來;就算還沒有,我也不可以再留在家裏。趁大哥仍未加派人手監視我,否則逃不掉!

我帶上所有存款,還有大嫂給的錢,慌忙離開家裏。我在床頭櫃找到風的配槍,應該是他之前留下的,也一併帶上。

其實我很怕,怕到不敢停下來,這裏一帶都是屬於我家,被人發現便會被抓回去!幸好我打扮得很樸素,又左躲右躲,盡量避開家裏工人和守衛的耳目,可是他們人數眾多,我真的很怕一個不留神被認出。

我走了一天,到了一個小型的上貨區,終於被人認出了。裏面的總管問我怎麼會在這裏,我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們說要通知大哥和送我回家,我幾乎哭了出來!

忽然背後傳來一把聲音:「四小姐,妳怎麼在這?」

是良哥。他打量了一下我,有點生氣:「叫妳不要四處走嘛,這我才答應帶妳看看老爺以前工作的地方。」我起初有點不明白他的話,但看看他的眼,他在對我使眼色!我隨即附和他,向他說對不起。

他向總管笑了笑:「四小姐說掛念老爺,不停要我帶她看看他工作的地方。我上了廁所,她便趁機亂跑。」向總管說了句不好意思,又問我有沒有阻礙大夥工作。

「現在看完了,我送妳回去吧。」良哥叫我跟他上車。

他先在附近繞了一下,然後駛上一條我沒看過的路,一直坐了數個小時,過了一個閘口。

他告訴我再走下去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6)

幾天不算長,但可惜我不太知道怎麼走。我以往去看他都有人接送,也坐飛機,直接便捷得多。

我怕迷路。到了鎮上,感覺明顯複雜得多,人多車多,建築物也高得多。我好像是頭一趟單獨出來,心頭很不踏實,尤其看到男人,我都立即縮開。

又怕男人非禮、又怕小偷、又怕遇到家裏的人、又怕迷路,我每條神經都拉得很緊,覺得又累又餓又渴,很想倒下來!但我不停想起良哥對我說的話:「從此以後要靠自己了。」直到找到三哥前也要!不然誰來救我?

晚上我匆匆吃了些東西,躲在一個看起來比較有安全感的角落睡覺。我自出娘胎,第一次睡路邊,萬萬沒想過自己會變成這樣,心裏覺得很悽涼!但我沒時間哭。一天沒到三哥那裏,一天也得這樣!

當我的心靜下來之後,想起可以先到二哥那裏!他居住的地方比較近,到時可以叫三哥派人來接我;就算不能我也可以歇歇,不用睡在街上和左閃右避。加上我比較認得路。

天亮了,我坐了一程火車到了別的鎮。二哥的住處比較隱蔽,我找了大半天才找得到。

拍了很久門才有人來應。幸好知道二哥的性格和工作性質,否則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訝異我怎麼一個人來了,還骯骯髒髒的。我第一句便叫他救我。

我和大哥的事他略有所聞:「妳怎麼搞成這樣?」

我叫他讓我進去才說。他伸頭出去四周張望一番才叫我快點進去,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怕有人埋伏。

我進到去便開始大哭。家裏所有男人都怕聽到我的哭聲。二哥哄我別哭,我說大哥要把我嫁給老頭子,我怎麼可以不哭?

二哥說大哥打過電話來找我:「沒想到妳真的來了…」很是不知所措。我叫他別告訴大哥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7)

格寧


從來沒見過別的人在二哥的住處。

二哥跟爸爸一樣,是多國政府的通緝犯,卻是很多黑道和暗黑勢力招攬的對象,但他沒爸爸那麼大膽和顯眼,很多政府機關知道有他這個人,卻不知道其真實身份。因為他都像影子一樣做事,所以他的住處才會那隱蔽,處處小心翼翼。

這個男人是第一個。他穿著一件緊身的黑色汗衫,一條卡其色的多袋褲,看來有點像軍人,但又跟他們的感覺有點不同。

我和二哥的對話,他一點也聽不到似的,只看著面前的電腦。

二哥一坐下瞄到螢光幕:「糟糕!…」趕快轉過去打鍵盤。他得緊盯著電腦的運作,及時操控,也不能出錯。他說過電腦解碼和取得資料需要很精確的時機和指令。一出錯,對方電腦便會起防護、著警報,還會被人反追蹤。

他像小時候那樣哄我,叫我要乖乖,廚房的零食汽水可以任吃任喝,只要我不打擾他便行,完全還當人家是小孩子。

二哥一工作便超專心,不得已都不離開座位,所以才山一樣胖。

那邊的人也一樣,盯著一個螢光幕,不時輸入指令。

二哥斷斷續續輸入了一堆東西,屏幕上的字由紅轉綠,這他才鬆一口氣,說幸好拿的資料過程算是順利。

他剛擦完一下汗,電話響起來:「大哥…」瞄了一瞄我:「沒有呀…卓慧怎麼會來我這裏?….我怎麼知道她在哪?…有她的消息才算吧…」苦笑了一下便大叫:「你要來?怎麼行?我要工作!…什麼?很快便到?…」手足無措地望向門口。

他掛上了電話,很緊張地走到門口,又走回來,像盲頭蒼蠅亂飛。

我問他大哥是不是來找我。他點頭,又擦額角的汗。他很容易緊張,很小的事都會叫他震個不停,但駭人家的電腦、開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7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