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約在書店 2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0 123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相約在書店 2

相約在書店 2 (21)

「吃,我一定吃,只要妳做的我都會吃光光。」他摸著我的頭:「所以妳要快點好起來。」

到了急症室登記好,醫生檢查了一下,說立即安排手術室。我有點死到臨頭的感覺,扯住冷煙:「不做手術行不行?…」實在很怕。

他搖頭,說一定要做。

護士說已經準備好,我要動手術了。我哭成淚人,冷煙坐在我面前,握住我的手:「沒事的。完結之後,妳可能會見到爺爺和爸媽,也可能是見到我。見到爺爺和爸媽不是會很開心嗎?」

我點頭。

「那…見到我的話,妳會不會開心?」

我一下伸出雙臂,跟他擁抱起來。

「以後我做的菜,你不准不吃。爺爺說過不可以浪費食物!」我這樣告訴他。

他點頭答應:「保證連菜汁也一滴不剩。」

我要進手術室了:「你會在這裏等我嗎?」

他點頭答應。

結果我手術完畢,他沒有在,叫我很失望。我醒來之後想見的是他,不是爺爺。

到了晚上的探病時間他才出現。

我說他沒守信用,他說一直在醫院等我的消息,但沒到探病時間護士不讓他進來。

他叫了手下買了一堆東西給我,有花有食物。我第一次覺得原來在醫院也不是那麼慘。

第二天探病時間冷煙又帶著花來看我,可是我的床前堆滿了書店的左鄰右里。餐廳的老闆見我沒開店,所以打給我;得知我入院了,便聚集大夥來看我,令冷煙靠不過來。

他們也不讓他靠近我,很齊心地瞅著他,彷彿是他害我入院。

他不甘示弱地瞪著他們,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我開口:「是他送我進來的…」大家都難以置信。我解釋他在收保護費時發現我不舒服,背著我找醫生。

大家的表情沒那麼難看了,但還是對他不瞅不睬。他覺得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2)

又另一天的探病時間他又出現了,這天我的床前來了一個穿整齊西裝的男人。冷煙看到又瞪大眼。

我和穿西裝的男人聊得很開心,一時沒察覺他來了,直到他輕咳了一聲。

我的朋友起來向他笑和握手,他卻別過臉不屑一顧。

我向冷煙介紹這西裝男人叫洪亮,是我大學的學長。

亮學長禮貌地笑著遞給他名片,介紹自己是律師;他態度輕浮地接住了:「殺了人放了火,找你打官司是不是便宜一點?」讓大家啞口無言,氣氛又冷起來。

不過亮學長倒沒在意他的冷言冷語,說既然我有朋友來了,他也有事,所以先走了,說我出院後請我吃飯。

冷煙依然是用那種不屑的眼神,目送亮學長離去。

他在我面前坐下了,不滿地:「原來這麼多人來看妳,害我還白白替妳擔心。」話語酸酸的。

我告訴他左鄰右里的關係很好,跟爺爺和我很稔熟;而亮學長在學校照顧我很多。

他還是板起臉。我看得出,他在吃醋、在不滿—他不是我的唯一。

「冷煙,謝謝你。」我說幸好他當時在店裏,才能及時送我進來。

他的臉部肌肉跳動了一下:「…之前妳也救過我…當扯平啦…」望向別處。

我們沉默了一會,他才開口問我什麼時候出院。我答就這一、兩天。

「叫妳那個學長來接妳。」他說。

我說學長最近有宗大官司,不會有空:「你不來嗎?」還以為他會來。

「小姐,我也很忙!」他向我叫:「妳的學長有大官司,難道我就很閒嗎?」很不滿我看他比學長低。

我告訴他我沒那個意思,說不來就算了,反正沒大礙。

他有點晦氣:「我沒說過不來,只是我來了有用嗎?妳有一大堆街坊朋友。」

我低下頭沒作聲。

他只是留了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3)

我答是我叫他們不要來的,大家都要工作。

他瞅了我一眼:「還好我來了。」

他帶我坐上一部私家車。我有點意外,不知道他有車。

他答是前幾天買的:「我好歹也是個老大,沒車很難看;加上妳病了,我可不想我的女人擠公車,或是坐的士,妳不能受這樣的苦。」

我看著他—他剛才說什麼了?

他也會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連忙別過頭去,扮作專心開車。

他送我到家門前—這是第一次。

他叫我好好休息,有什麼事就打給他。就算不能親自來,也可以找個人來看看。

我決定休息幾天。雖然書店生意不算很好,但我都沒休息過,加上之後還要教夜校,我就趁這個時間歇一下。

他每天都會抽空來看我,給我買點用的吃的,也陪我去覆診洗傷口。每次見到我第一句就是:「今天怎麼樣?傷口痛不痛?」

他的外表雖然很冷酷,做事也很狠,但我發現他對人也挺好、挺在乎的,沒像外表看起來那樣。

「在江湖行走,講的是『義』嘛。」他這樣說:「而且對妳才這樣好…其他人?管他去死。」

我知道,他對我好。

休養這幾天我都做粥吃,清清淡淡的。本來以為他不愛吃,誰知他還是吃個不剩:「答應過妳所做的菜都會吃光嘛,而且這些粥很好吃。」

我們坐在家裏的飯廳一起吃。他看到爺爺跟我的合照,忍不住笑:「如果妳爺爺見到我在妳家出現,還在吃粥,不打死我才怪。」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所以你快點走,免得爺爺氣得從墳墓裏跳出來打你。」

「妳忍心讓他打我嗎?」他從後摟住我:「誰代替妳爺爺照顧妳?」

他,真的讓我無話可說,甚至無可抗拒。

他先是輕輕吻我的後頸,然後慢慢變深,雙手環抱的力度也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4)

他吻得我快要醉了。他的懷抱很溫暖,跟爺爺很不一樣,我不曉得如何形容…只知道是我從沒感受過的,我感覺到他的心跳得很快,動作也變得大膽。

在這醉熏熏的氣氛下,我忽然一下子醒了,連忙推開他。他被我突然而來的推開嚇得有點不知所措,氣氛變得尷尬。「我的傷口痛…」我這樣解釋,他唯有點頭。

「我改天再來看妳…」然後離開了。


自從那次的吻,我和他都很尷尬,不知如何面對對方。

休息了數天,書店又重新開門了。我每天都會做二人份的午餐,他能來則會來,不能來則叫人來拿。我們就只是吃飯,鮮有說話—不知說什麼,視線一碰上就會避開。

我不明白那天為什麼會推開他,是真討厭他的吻?覺得他冒犯了我?還是什麼?我真的說不清…雖然對他的解釋是「傷口痛」。

出院後一個月,我們還是那樣尷尷尬尬的。有一晚我們一眾大學同學在酒樓聚餐,散席時看到冷煙和幾個手下在酒樓門口的代客停車櫃枱等客人,這也是他其中一項「生意」。

一同出席的亮學長邊問要不要送我回去,邊走到櫃枱,請冷煙的其中一位手下代為取車。

冷煙一見到跟我一起的是亮學長,立即拉長了臉,像個會爆的炸彈。

不過亮學長顯然忘記了他,若無其事走過去,看都沒看過他。

我說可以自己回去。雖然這跟冷煙沒關係,但我還是不想刺激他,故意做些他不喜歡的事,明知道他是很愛面子。
車來了,亮學長又問了我一次要不要送我,我搖頭,他就叫我自己小心點,自己開車走了。

我站在酒樓門口攔的士,十五分鐘都沒攔到。冷煙就在一旁看著我。

最後我過去問他:「先生,請問地鐵站在哪裏?」

「妳怎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5)

我們走了一條街,冷煙不時回頭看我,終於他按捺不住,抱起我來吻,我沒有拒絕他。


我們吻得難捨難離,彷彿這件事早該發生,只是拖到今天而已。

我在冷煙身邊躺到天亮,情感上是開心的,但理智上則是相反。如果爺爺知道我喜歡上冷煙,不知會有什麼感覺?他送我去寄宿、花這麼多錢讓我讀書,為的都是希望我遠離阿飛,現在我卻…

冷煙擁抱著我,抱得很緊,迷夢中不停用唇點我的臉和頭髮。我挪了一下身子,他睜開睡眼,關切地問我是不是睡得不好。

我沒有作聲。他看著我的雙眼,明白我在想什麼:「妳不要擔心,我會像妳爺爺那樣照顧妳,甚至比他做得更好。雖然我沒像妳和那個什麼學長唸那麼多的書,但我答應妳跟著我,會過得很好。」連連說愛我,保證我一定不會後悔成為他的女人。

可能別人會覺得我笨,然而我相信他—有時人與人之間的感覺很難解釋,總之我看得出他的真心;我也明白跟一個阿飛一起會是怎樣的生活,但我真的喜歡他。

我說我還想休息一會,他對我笑了笑,說給我買早餐,買好叫我起來吃,然後很雀躍地跳下了床。

我閉上眼,心裏也同樣覺得開心,回想起來,喜歡上他不是現在的事;吃早餐時,我問他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他笑答:「我也說不準…應該是妳還很小的時候吧,見到妳穿著很可愛的花裙子,在店內看書或是玩小遊戲,向著爺爺和客人甜絲絲地笑,我多希望能夠跟妳一起。」

我會喜歡上他,很可能是因為感覺到他很留意我,繼而對我很好吧。我總能知道他心裏的感覺和想法,也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是與別不同的:對別人是冷酷兇惡的,但對我,在冷酷的背後,隱藏著一份溫柔。

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6)

我沒特別擔心過自己的安危,他很保護我,所以才常來書店看,晚上也來幫忙收店和送我回家。聽說他的聲名很大,江湖人士多少也給他幾分面子,應該不敢騷擾我吧。

不過有一天,我剛開店,就有幾個很年輕的女阿飛闖進來,在店內大肆搗亂,把書本雜誌翻得一地都是,還狠狠摑我。她們指罵我淫蕩,其中一個又過來扇我一記耳光:「就憑妳跟我搶男人?」我起初並不明白,她們再說下去我才知道她們是冷煙以前的女朋友,不甘心我「搶走」了他。

我想過他的仇家會來尋仇,但沒想過他以前的女朋友會來報復。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現在的女朋友是我沒錯…雖然不算是「搶」,但就算解釋她們也不會聽,唯有捱打的份。

她們揪住我的頭髮,準備再打的時候,冷煙一個箭步衝進來,一手撥開她們再擋在我前面,怒髮衝冠地要她們住手,質問她們怎麼打我。其中一個很委屈地哭起來,說很愛冷煙,不能失去他,求他離開我,回到她身邊。他聽後兩眼冒火,跟她說清楚跟她只是玩玩而已,從來沒看上過她:「我愛的是千柔!從我小時候一直都是!」她哭得一塌糊塗,求他不果後,指罵我是狐狸精,說如果沒有我,他就不會變心。冷煙越聽越氣,叫人把她們拖出店外,鬧劇才結束。

女阿飛走後店內凌亂不堪,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雖然有預計過會因為他而令我自己受到傷害,但到真實經歷過,才感受到是怎麼一回事,是怎麼樣的感覺。店外圍滿了左鄰右里,都在指指點點。

他轉身過來看我,但我只顧收拾殘局,沒心思理會他。

他向我道歉,說不知道會有這種事:「我跟她什麼也沒有!玩完很久啦!」又保證不會再有這種事。

我不怪他。要怪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7)

後來我知道那幾個女阿飛被冷煙處罰得很慘,他還下了「命令」,要是誰敢打我和書店的主意,他必定親手處理,也絕不留情—「敢傷害冷煙的女人和她的書店,等於挑戰冷煙,必定會死得很慘」—江湖是這樣流傳的。

於是我過得還算太平,不過跟左鄰右里的關係則面目全非,以往的和諧一去不返。那件搗亂事件之後,他們見到我都像見鬼那樣,招呼不打、也不來往。

我不怪他們,不抱怨冷煙,也不後悔自己的決定。我明白左鄰右里的擔心和害怕、體會到冷煙的感受、也很了解自己對冷煙的感情和知道他需要一份接納的愛。

書店的生意不算太好,冷煙每個月都給我錢補貼。雖然他叫過我結業,說不想我太辛苦,但我每次都提到:「這是爺爺的心血…」他就沒再說下去;後來他更買下這個店面讓我經營下去:「用好吃的飯菜來付租金好了。」所以我都很用心給他做飯,不能虧待我的業主。

冷煙把「生意」打理得很好,賺錢很多,很受上頭器重,所以買下這個店面沒有問題。他說我喜歡就幹下去,但不想我再教夜校。雖然他通常都是晚上才工作,不會有空陪我,但說不想我太辛苦。


跟冷煙一起的生活算是很不錯、很開心。他對我很好,很關愛和體貼入微。雖然他會向我發脾氣,但過後一定向我道歉;我也知道他工作壓力大,性格剛烈,只要他道歉便會原諒他;加上我們對對方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不太干涉,所以相處得很好。

偶然他會陪我去去大型連鎖書店買書,看到他頭昏腦脹的樣子很好笑。我知道要他看書會要他的命,所以我會像之前一樣,給他唸些故事,他有時在我唸的時候,問我一、兩個生字,我就教教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8)

他很了解我對爺爺的情感,也覺得要尊重老人家。我們找了一個晴天,去到爺爺和父母墳前,告訴他們我要結婚了:「雖然冷煙的背景跟我大相徑庭,但他對我很好,很疼愛我。」他也向他們發誓,今生只愛我一個,無論如何都會代替他們來愛護我:「要是我做不到,你們來找我好了。」他發的誓雖然很好笑,但我聽起來很窩心。

拜祭完父母和爺爺,他送我回家,隨後出去工作。我都習慣了他晚上很少陪我,會自己看看書或者電視。

本來以為是尋常的一夜,可是第二天天未亮他滿身是血地回來,慌張地說要帶我逃走。原來他前一晚跟別的幫派打架,不小心打死了對方的老大,現正被黑白兩道追捕。我一聽心裏凌亂非常,很是不知所措。從沒想過他會打死人,頂多是打到人家躺幾個月醫院,真不知該擔心他身上的傷還是以後的事。他叫我什麼也別問,也不要多話,趕快收拾簡單的行裝,我們得盡快逃跑。看樣子他也是第一次闖出這麼大的禍,看得出他也慌張,但還是努力鎮定下來,計劃以後的路向和安撫我。

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已在一個小碼頭裏等船,冷煙的上頭京哥來送我們。船也是京哥準備的,會到南洋。他叫我們先去避避風頭,過上一年半載,等事件丟淡才回來。他給我們一筆錢,叫我們不要擔心這邊,他會替我們處理之後的事。

冷煙帶著我謝謝京哥。看樣子京哥不會出賣我們,因為冷煙為他辦過很多事。冷煙說他會跟京哥因為京哥很有義氣。

船來了,我們上去了。看著船慢慢駛離岸邊,我的心情很複雜…這麼傖促地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爺爺的書店怎麼辦?


我們差不多坐了一個星期船才到南洋。從上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29)

他暫時鬆了一口氣,說先歇一下腳,他再打算。

我說他累了:「不如我出去買點吃的?」他說他去買,但我說:「你不會說英文…」他就說一起去買,不放心我一個人出去。

這果然是正確的決定,那些男人見到我都一副色瞇瞇的樣子,幸好冷煙護著我,用眼神把他們兇回去。冷煙叫我沒事不要出去,其實我正有此意,可是他不會說英語,連買個菜也有問題。

飯後他叫我教他幾句簡單英語和生字,他唸得一點也不好,但現在唯有將就將就。

這幾天冷煙都出去了,叫我留在板間房,不要隨便出去和開門。他說出去跟京哥聯絡,順道買食物和日用品。

憑著臨時教他的英語,他都不知買些什麼回來,但實在沒選擇…

十天後他說京哥給他在這裏安排了一份差事,我們就搬走了。雖然新地方的環境也不算很理想,但比以前那邊乾淨,人的品流也沒那麼複雜,租的是個一房一廳的小房子,不是板間房。

冷煙還是在做以前做阿飛所做的事情—收保護費、管理賭檔、賣私煙等等,但不像以往做老大了,是個低級的混混。我擔心他心理上會不適應,會一蹶不振,可是他一點事也沒有,反而做得很不亦樂乎:「有錢吃飯養老婆就夠啦。」也說風頭最好不要太大,始終還是被人追捕中嘛。

我說誰是他老婆?我們還未結婚耶!他說:「肯跟我逃跑的還說不是我老婆?」說多謝我願意這樣跟著他,可能這段日子會吃點苦,但只要一有機會回去,他一定會重振聲威,給我過上好日子。

其實我並不特別介意來到南洋,也不覺得這裏的日子苦。當然在物質和冷煙的名氣上,這裏跟以前是天壤之別,但他對我的好沒有減少。他可以的話每天都會回來吃飯,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相約在書店 2 (30)

後來書本越堆越多,我又捨不得丟掉,因為冷煙說是由不同地方給我收集的,所以我在家裏樓下租了個小地方,把這些書出租,兼賣一些簡單飲品,幫補一下家計。
冷煙叫過我不要做,說怕我辛苦和危險。要是家用不夠,他再多賣兩轉私煙好了;可是我告訴他不是純粹因為錢,而是白天他在睡覺時我很悶,怕吵醒他而什麼也不能做,加上我很想跟人分享這些書:「就像爺爺的書店。」而且店面在樓下,一下去就到,一點兒也不辛苦,他這才准我去做,唯一的條件是:「我想妳陪我的時候,妳要留下來。」因為我們的作息時間完全相反,如果我白天工作了,他便見不到我。這個我當然答應。

冷煙很擔心會有壞男人打我的主意,所以他間中會來看管一下,讓人知道這裏有個不好惹的男人,不過幸好來看書的人都很正經、很有禮貌,他不需要這樣擔心,而且漸漸地,這裏成了一些愛看書和文化人的聚腳地。

他也怕我辛苦,有時候吃完午飯,會叫我回家小睡一下,他替我看店。我起初怕他會因語言不通,加上兇神惡煞而跟客人吵起來,但他居然沒有,憑著我教他的簡單英語向人收錢、給客人沖奶茶咖啡。他一個大男人做這些瑣事,很可愛!

租書店原用爺爺書店的名字。他知道後嘆了口氣,說不知道我們本來那家書店現在怎麼了。他垂下眉的表情讓我知道他很歉疚,我握著他的手說不要緊,現在書店不是重生了嗎?只是換了個地方、換了個形式而已。這也是他讓我做的其中一個原因。

冷煙的辦事能力很高,所以搬來新地方、接手新差事不到半年已有幾個手下,開始慢慢向上爬了,令我想起一句說法,就是有能力的人在怎麼樣的環境都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0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