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首部曲--校園篇(上)(完)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7 123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夢見首部曲--校園篇(上)(完)

演戲——(下)雙贏局面

Sam帶我報到完,留完資料,就帶著我找黃經理。跟我約好明晚七點去他家坐坐客跟他老子講講話。 葵牙和我來到經理辦公室,他秘書是個漂亮女人,輕聲細語的請我們在會客室稍等候就去請人。 「妳哦,真是的,不要這樣搞怪嘛。」葵牙抱住我寵溺揉揉髮絲。 我嘻嘻笑,「有錢人都好小氣喔,你也是嗎?」 「我不會對妳小氣。」 「那多大方呢?」 葵牙微微一笑,「只要妳喜歡,我都會給妳。」 我挑挑眉微笑,「如果我喜歡星星月亮你也會摘給我嗎?」 這問答實在很老梗。 很驚人的是他回答:「對,我可以帶妳坐火箭去住那邊,一輩子都陪伴著妳不會改變。」 這情話跟至死不渝有什麼差別?我笑笑地,「我先記起來了,你欠我這個噢。」 「嗯。」 「哎呦,你們是來找我說正事還是放閃的啊。」這位應該就是黃經理,推門而入看到恩愛的畫面,「我還單身,繞了我眼睛吧。」 葵牙沒鬆手反抱緊我,打趣的說:「倒追你的一堆啊決定一個定下來如何?」 「你說想要錢的女人嗎?」黃經理是一個年才近三十,尚年輕的男子,也許是他們公司形象就是要整潔打扮,人有衣裝後看起來都不賴。斯文的在沙發就坐,「別說了,想到就有氣,我沒透視眼怎知道誰到底真心,老被欺騙感情啊我。」 ⋯⋯怎麼有錢人某方面其實很悲慘。 因為錢被騙、因為錢被歧視、因為錢被利用⋯⋯ 捐太多錢還被酸。上次我看到同學在討論頓時什麼屁都說不出。 真是神奇的食物鏈。 「咳,是這樣啦,我想好好謝謝你接受我的提議,一堆人都在笑我呢!我想當面謝謝你比較真誠。」咳了聲,我說起正事,「但我沒有帶什麼來好好道謝,先來打招呼一下,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破碎的玻璃聲

一來到夢中,又是打鬥。

黑耀石站我身後、持著長劍。兇猛的白虎距離十公尺處在吼叫,地點還在那破碎的戰場:「寶物早毀了,不見了!被貪婪的人類給毀了。」

我擔心的轉頭看,黑耀石怒嗔:「不可能的,它還活在我們心中!它在這邊,沒有不見。」

白虎嗥:「渡船人都如此不可理喻?放掉人!」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我蠢蠢的問:「妳在騙我喔,妳說寶物很重要。」

「局外人,滾離我視線。」黑耀石動怒,抓著長劍撲上去,銳利刀鋒幾閃,白虎慟吼,跟一擊KO不同,血灑下,如鮮豔的玫瑰花瓣,窮妖極麗,牠負傷的逃躲開,跳到遠處瞪視她。

而黑耀石,一點傷都沒有。

我屏息畏之,她在騙我究竟有什麼目的?

「滾!」

白虎低低怒威嚇:「妳會後悔的。」

「不可能,永遠不會。」

白虎怒視一眼,轉身踩著腳步離開。

看著牠遠去的身影,罕默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鏘的長劍入鞘,轉身臉毫無異色,依然微笑,「我們走吧。」

欺矇之人,心如何所想?

那無罪惡的神情,我只知道,這句話講出來,是多餘。

「如果妳不要說謊老實說實話,我很願意跟妳一起努力,找到妳所說的寶物。」我嚴肅地盯著她看,耀石現在就像是一個做錯的小孩似的,慚愧地低著頭,不安的扭動手。但這些在我看過她有多聰明之後,我就沒把她當一般的小孩來看待了。難怪她會出現在戰場,卻可以安然退身,還藉機接近我,我越想越覺得這小孩城府很深。「妳到底想要什麼?坦白的說出來,說不定我還不會這麼討厭妳。」

耀石抬起頭,眼淚奪匡而出,「我只是要找到約定的寶物。」

我訕笑,「妳真的以為我傻子嗎?妳的寶物是我頭髮嗎?」

「妳不會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鬧鬼的話

我哆嗦了聲: 「妳...妳要利用我找?」

「不是利用,樹頂,你很重要,他很信任妳。」

我免不了有些駭怕,這人,哪句話是真的?是一秒都不想跟她講話接觸了, 「那妳知道剛剛那隻老虎?白虎什麼的。」

「是啊,我知道,他們只是類似寵物的玩意兒,主人另有他人。」

「妳說寶物,我一點記憶都沒有,也沒有妳說的那麼厲害,或許我要走走繞繞才清楚。」 我緊張提議,她不是老薑辣,是墨西哥辣,辣到會噴火的。

黑耀石轉變回人形,和善的微笑: 「好呀,如果能自然想起來一定很不錯,妳也會喜歡他的。」

妳錯了我不會喜歡他還會在知道寶物下落當下關保險箱去填海造陸。

尊重人權啊妳這混蛋狐妖!

恐怖的大吼叫在我耳邊爆開----

「醒來了啦!妳考試又要遲到了!」

我被嚇清醒過來,猛力起床,呆滯整整有三分鐘,看到牆上的行事曆哀號了起來: 「期中考啊啊啊啊啊----」

到了學校既是遲到又是最早交卷。

看來又避免不了被當的命運,但我不想轉系,也不想放棄就醫植在系上當吊車尾。面臨最不會的科系,就算考試很差,我還是沒有放棄學習意願。

這在外人看來一定蠢斃了。

我揹著很輕的背包漫步到學校圖書館,搭電梯到四樓的電腦使用室。就是難記住死板板的公式。

開啟網頁,我查詢起 「特異功能」,不管怎麼查都像唬爛的,照片也是。詭秘太甚,很不真實,更像是編造的。

吳英承對網路資料的評語就是: 『不怕死的盡管相信。』

我對自己乾笑,夢境的事情越來越真實以至於我都快分不清,還有那見鬼的簡訊...去找專家大概不用十分鐘就送醫了沒有懸念,何況,這要找什麼專家...?

呆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曾經的朋友

如果,人真的有前世今生,會不會好奇自己到底是什麼前世?

為什麼會忘記?

為什麼而死亡?

前世走到終點時,有什麼遺憾過嗎?

那是作夢般的情節,但又靠的如此之近,活生生在眼前上演。

還有辦法忽視嗎?

『妳怎麼稱呼?』

那幾乎潔白的手,溫和的笑容。雖然她現在找到的人還沒有那份特質,但是她發現了他存在他身上的證明。

『又有人被殺了,夢,怎麼解決?』

『先把他們帶回去吧... 』

然後後來他們幾乎過著安全無憂的日子。而她幾乎也沒見過那當初救了她的人,他們到的地方,是一個幾乎想像不出來的仙境。

直到有一天,她無意間闖進那個房間,看見了驚人的秘密。

『糟糕!有人闖進去了!』

一陣腳步聲,一個人很快地跟著衝進房間。她轉過頭,一個年幼的孩子往她跑過來,一邊大喊: 『快離開那裡!』

……什麼?

還沒意識到什麼,她瞬間就被黑暗包覆了,然後在那裡,她看見最可怕的噩夢。

***

『真讓人無奈。』女人的聲音,她恍恍惚惚的聽見, 『要不是生發現,她就危險了。』

『大致上她還能活很久,但是她已經看見你的夢了。』

『讓她悠著學吧。』

『鴻,這也是你的責任,怎可以如此輕率?』

『她不能如此沈醉在夢中,再不讓她看清楚,她會再也不信任任何人的。』

『……智去哪了?』

『夢,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找到那些遺族的下落了。所以智出發去緩暫他們的戰爭。』

『!』

『我能感覺的到他們的生氣,但不能撐多久...』

『當務之急是處理好這孩子,她已經快看不清真相了。』

『……』

『這真是迫不得已......』

『她有這份能耐,你看得清吧。』

『我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獨當一面

魯莽的衝撞到操場沒力了,才驚覺忘記把筆記本要回來。我拿起書包看,裡面簡簡單單的只有筆記本、鉛筆盒、手機,太匆忙出門也沒準備什麼複習東西。

他說的是很對,但我脾氣就是硬。不曉得多少人這樣說過我了。

「嘿。」

突然間有人拍我肩膀,我嚇到立即轉身,現實的弩無聲無息地接近我都不知道。愣愣瞪大眼,很傻又笨的問: 「你是活人?」

他樂得笑了,原就很帥的臉這樣一笑實在帥到讓人想毀容, 「妳真覺得鬧鬼嗎,才不是,我只不過是駭入妳的手機。」

...當個駭客當到害死別人的報告好嗎? 「這樣你幹嘛讓人報告做不完?很要命也很缺德欸。」

「不是,我也受害者我剛剛在寫程式就沒電!我沒存到檔案!」

我乾笑了, 「你是同校的啊?」

「不是啦,剛好放假,來這借護理書籍,你們學校就這書籍最齊全,哪裡都沒這樣。」

「等下,你跟我做到同個夢?」

弩一臉白癡的打量我, 「同學,這事情都這麼久了,妳才驚覺,我跟妳,做夢搭上線嗎?之前我來這學校借書的時候有看到妳跑到停車場還以為自己眼睛看錯。」

我發毛, 「但我做夢時我看到我自己是個男的!」

「......妳腦子有被打到嗎?」

幹,這樣到底是哪裡有問題?

我用力甩甩頭, 「先都等等,你到底叫什麼名字?還有你在夢中可以知道我的心情?」

「我叫坦途,對啊,我可以聽到。」他說著拿一張名片給我,是電腦程式的老師,在學校附近教書,怎麼遇到的都是老師?坦途這名字也奇怪, 「至於為什麼搭上線...我不知道,就是這樣,我才來這學校找書,看看是不是身體的問題。」

「老師好像也不會比較聰明嘛...」我得意的竊笑。

「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不離不棄

我還是甩開對方倉皇落跑,好處是什麼,我不知道。

也許只是不想知道我曾經做的讓人看不起。

就算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還是讓人評頭論足。

以前,告訴我離開,是因為我沒力量沒能力自我保護;現在,告訴我離開,是因為我是獨當一面的人!

什麼時候,人生才能為自己做決定?

跌跌撞撞地跑到停車場牽車,發動用時速七十瞬間飆出去,到家的巷口,驚嚇到差點摔車——葵牙獨自一人站在巷口那顯然在等我。

猶豫一陣子,我還是熄火停好車,脫下安全帽放好走過去。

「對不起。」見到我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道歉,對我笑了下, 「我...我有點心急,我只想妳生活好好的,看妳有困擾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

他們真在影響我?我抿起嘴, 「他們真的很糟糕嗎?你明明說他們值得敬佩。」

「精神可嘉是真的,但同儕的影響力很大,我很怕妳哪天學業遇到什麼挫折無法解決後,就會想跟他們一樣了。」

......這真的無法反駁,我沒辦法用平常心去看待上學這件事情,深吸幾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盡量少接觸了。」

「真的嗎?」葵牙憂慮的凝視我, 「那學校有問題的話,先找我說說好嗎?」

「你們為何這麼怕我不上學?」

葵牙深嘆口氣,拍拍我頭頂, 「台灣,非常好混學歷。如果妳在台灣的學歷都混不完,我要怎麼帶妳去外國?」

「......你給我等等,我沒有想要去外國!我沒答應欸!」

而且我根本連聽都沒聽過。

「可妳不喜歡這邊。」

「啊我就會喜歡外國了嗎?」我好笑反問。

「這樣嗎,那喜歡哪裡,他們對妳很不友善。」

我微妙地看他幾眼,真是標準的寵老婆, 「你家人朋友沒有什麼意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怎麼回事?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我並不想知道,我們一到站,下車,安養院就那間房間門口有兩三位面色不善,表情像踩到屎的,外露的皮膚上刺龍刺虎,從裡到外都散發著:別惹我。

那位腦袋不清楚的老媽沒在裡面,在路上我就聽葵牙說伯母每次都假裝陌生人來看自己兒子。

照護員都是匆匆路過,沒敢多看一眼。

就只有我站在一百公尺左右的距離瞪著他們,葵牙在旁緊張到快胃潰養的想把我拉走。

這麼明目張膽當然發現我了,一位壯到象牛的大叔大搖大擺的直直走向我, 「小妹妹,怎樣,找誰?」

「叔叔,你們這樣會打擾其他人喔。」我用力踩葵牙一腳讓他安靜,露出和善的微笑, 「我阿嬤在你們附近,她說她很緊張。」

叔叔算忠厚的眼直直看著我, 「這樣嗎,真抱歉,不過我們要在這等人,只能叫妳阿嬤閉嘴了。」

「這邊除了老人和病人,沒其他人。」我斬釘截鐵的表示。

「蓮華!」葵牙緊張斯叫。

「哈、哈,小妹妹,毛還沒長齊,眼睛沒睜開,別不小心哪天丟了小命。」

「叔叔,我有個夢想...應該說是理想,你要聽聽嗎?」我提起牛馬不相干的話題。看到他白眼我也不氣餒,自顧自說: 「出生在這個國家我覺得很幸運,因為這世界是美好的,我有好多外國朋友都說我們真好,不但治安好、醫療也好、人善良友善、說真的我也覺得,老師問我說未來想做什麼,我回答老師!我想要讓更多小朋友認識這社會的美好。」

「......」顯然沒想到我會說出一堆噁心巴拉的話,他起雞皮疙瘩。

我帶著最天真最無邪的笑容,繼續說: 「如果我是個好老師,我教的學生應該可以是好學生!這是塊美麗的寶島,人的真、善、美陶養著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7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