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小時候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緣來,小時候

緣來,小時候 (82)

差不多晚上十二時他才送我回到家裏,麥可在門口等。

他們打了個招呼。麥可謝謝大衛送我回來,很平和地道別了。麥可維持一貫的風度。

進屋後麥可問我哪裏去了,我答他去了嘉年華玩。

「怎麼跟大衛去?」他好奇:「還打算買票跟妳去。」

我淡然說是公司請客。

我想回房間去,麥可叫住我:「指環都找不回了?」

這句話像箭一樣穿過我的心,就是怕如此我才急急想躲開他。

我愣住許久,他見我沒回答知道答案,歎了口氣坐在餐椅上:「妳打算怎樣?」

我看著他。我可以怎樣?「我都盡力找過了。我存錢重新打兩枚好不好?」

他又嘆了口氣:「不是錢的問題…」

「但我實在不知可以怎樣!」我叫了出來:「你要我怎樣賠給你?你到底想如何?」

我忍不住哭。他無可奈何…

當晚我搬出了他的房間,住到隔壁那房間去,真的沒法再面對他。


我和麥可到底會不會為兩枚指環而離婚?以前我會覺得很可笑,現在笑不出。

我不怪他過份看重它們,明白它們對他的重要性,可是我盡了力也找不到,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每次見到或想起只剩下他那枚婚戒我就感到很不是味兒,可想而知他會有多不開心。

我去珠寶店問過價錢。如果重新再打兩枚相同的起碼要存大半年錢。婚戒倒沒所謂,但家傳之寶真的失卻了意義。這件事日夜煎熬著我。

麥可沒問我怎麼搬離了他的房間。我們很久都沒說話。理莎回來我也藉詞工作多而沒去吃飯。

我不禁想離婚的話會怎樣,會被遣返嗎?還是會怎樣…

大衛見我精神很差,我告訴他我和麥可因遺失指環的事鬧得很僵,萬一他跟我離婚,我很可能不能留下求學;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3)

他說今次機會相當難得,很多人都想參與,被選中的人十分幸運,也有重視之意。我去的話對我的報告很是有利。

「況且妳可以趁這段時間跟麥可好好冷靜一下,思考將來的路。」大衛說。

其實這機會不錯,雖然出發時間很是倉促。希望在這段冷靜期,我和麥可能得到方向。

我出發那天麥可去了鄰市兩天替理莎辦點事。我留下了信,說明我出差的地點和需時,並希望他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思考一下。

我和幾個同事先行,大衛要過兩天才來,說有點事。

我心裏想才留封信給麥可好像不太好…決定下了機便給他打個電話。

不知我這樣出去兩星期他會不會生氣?但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冷靜一下。

下了機,當地的同事來接,很快便被他們「趕」上車,說天色晚了路便不好走。我沒機會打電話。

坐了很久的車,我發現跟幾個同事分散了,去了一個獨立屋,臨進去之前大衛打了個電話來,說明天中午便會來找我,叫我吃點東西、好好睡一覺;至於其他同事負責別的項目,所以跟我分開了。

這裏不算陰森,但有點偏遠。我安頓好後想打電話給麥可,發現整個房子都沒電話,也沒其他通訊器材。大衛是靠其中一位當地人的手機跟我聯絡。

我有點擔心,麥可會不會很生氣?

我帶著忐忑的心情吃晚餐和睡覺,很輾轉反側,這幾年沒試過離麥可這麼遠。

終於捱過了一晚,早餐時我問當地人借電話,可是他們沒有,要指定的人才會有。大概要等大衛來到才有辦法了。

中午時大衛出現了,問我睡得好不好。我勉強笑了笑,隨即問他要電話打。

他拒絕了:「公司的人會通知他,妳不要擔心。」叫我換件衣服去海灘游泳、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4)

但我沒法相信他的話,麥可怎麼會一聲不吭便跟我離婚?我這更要打電話回去問清楚,我要他親口對我講!

大衛不讓我打電話。我說:「我這就回去!我要聽麥可親口解釋!」想要衝回房間收拾行李,大衛拉著我:「他根本不愛妳!為那兩枚指環跟妳離婚!這混蛋算什麼?」

我叫他住口:「不准叫麥可做混蛋!他是我丈夫!而且這件事錯的是我,他怪我很應該。」

大衛瞪大了眼:「怎麼妳總是要偏幫他?他這樣對妳!難道妳還不知道誰才是真正愛妳的人?我為了妳而日夜幹活,發奮圖強!不是為了妳,我為何得如此?」

我告訴他這不是為了我:「這是你的責任啊,經理!」總之我一定要找到麥可!轉身回房收拾。

大衛追上勸我別走:「不要回去麥可身邊,我比他更需要妳!」、「我發誓會對妳好一萬倍!」、「他不愛妳了!」什麼理由都說出來了。

我看著他的眼睛,肯定地說:「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就算他不愛我,我也不會愛你。我跟你已經完了,你現在是我上司,充其量是朋友!懂了沒有!」

我繼續收拾,他則在大叫:「不會的!不會的!」、「為什麼我對妳這麼好,妳居然那麼絕情!」我沒空管他,思考著怎樣才可以最快速度回去。

他忽然從後抱著我,摔我到床上,想要侵犯我,我奮力推開他,混亂中摔破了一個玻璃瓶子,我撿起了一塊大的碎片架在頸上,喝令他滾出去:「不然我死在你面前!」

他看到之後很害怕:「萊絲莉妳冷靜點…」尤其見到我滿手鮮血。

我叫他滾,他戰戰競競退出去,怕我真的會割下去。

我鎖上房門,身體忍不住癱瘓在地上,很累…滿手都是血…現在才覺得痛。

不過心更痛。雖然有想過,但聽到麥可想跟我離婚還是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5)

我都靠洗手間的水維生,但太餓、太累、精神太繃緊、太思念麥可、手也流血太多,我虛弱得很,漸漸都不再走動,只在大衛出現時提起精神回應他。我請求見麥可,他先是不答應,但聽到我的聲音越來越無力,終於急急答應我:「妳別胡來、支持住…」又叫我開門吃點東西,但我真的沒力了…


到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醫院。坐在旁邊的是佐治。

完全沒想過會見到他。「理莎叫我暫時照顧妳。妳現在還很虛弱。」他說。

理莎?怎會是她?「麥可呢?」我緊張地問,一動便覺得很辛苦,又倒回床上。

佐治見到叫我先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但我忍不住哭起來。麥可一定是生我的氣,所以不願意來見我!我們之間恐怕真的要完蛋了!我實在很不想!

佐治輕輕地嘆了口氣。

我斷斷續續哭了一天,除了哭我不想做其他事。到了半夜,迷糊中我感覺到有隻溫暖的手輕輕摸了我的頭一下,我立即轉身睜開眼睛看,雖然幽幽暗暗不清楚,但一定是麥可沒錯!

我立即坐起來抱住他,不停道歉。

起初他沒回應,但後來也擁抱著我在哭。

他喃喃地唸著我的名字,感覺很複雜。

我哭著叫:「不要…不要跟我離婚,不要就因為那些指環…」

「那已經不重要了…」他輕輕地掃我的背。我奇怪他會這樣說。

他稍稍推開我,從口袋摸了些東西讓我看。我很吃驚,正是那兩枚指環!「你怎麼找到的?」

他看看病房門口,原來大衛站在那兒。他鐵青著臉叫一臉不悅的大衛:「你不該過來好好解釋嗎?」

大衛很不服:「你也不比我好幾多!」

麥可真的生氣了:「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亂!萊絲莉被你耍得團團轉!」衝過去抓住大衛的衣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6)

我看著大衛,難以置信,他怎麼會…為什麼?他的表情似笑非笑,那就肯定是他的所為。

我明白了,他故意在我和麥可中間挑起事端!真過分!

「他在妳第一天上班時撿到妳不小心掉在座位附近的指環,一直都沒還給妳,令妳心情欠佳再借機對妳好,博取妳的信任和歡心,然後伺機在妳出差時故意讓妳先走,自己則來找我說妳打算跟我離婚:『萊絲莉說這些找到了,可是也看清你的為人,叫我還給你,從此各走各路。』」麥可這些解釋令我吃驚得懷疑自己聽錯了!大衛這傢伙真卑鄙!

「他說你要跟我離婚!」我告訴麥可。

「就是這樣了,他在我們中間挑撥。」麥可很厭惡:「害我們離婚為止。」

我真的很憤怒!這傢伙怎麼這樣!我氣到罵不出,只脹紅了臉。

「混蛋!真有那麼愛我,就祝福我的選擇和婚姻!搞這種破壞只令我更加討厭你!」很久我才罵得出。

「哪有男人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嫁給別人還能笑著祝福?」他對著我大吼:「妳不應該嫁給麥可,而該嫁我!」

看到他的眼神凌厲又受傷,我明白他的感受,但無法原諒他的行為。他傷害了我和麥可。

我和麥可都叫他走:「以後都不想再見到你。」

大衛很不忿地離開。我跟麥可擁抱在一起。我們互相道歉:「對不起,我太不小心,弄丟這麼重要的物件。」、「不,是我不成熟。如果這件事處理得好一點,就不會令大衛有機可乘。」

我問麥可怎麼會找到我。他說是大衛通知他,始終我又傷又虛弱,大衛也怕搞出人命,所以即使有多不想,也要他來見見我。

麥可後來告訴我:「大衛拿指環來還給我時,我也有點訝異。」不信我要離婚。跟我一樣,說想要見見我。但大衛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7)

這家公司不比大衛的輕鬆,但我應付得不錯。麥可忙碌過後都接我上班下班,讓我的同事見見他。他們雖然有點意外我這麼年輕便已婚,但沒說什麼。

工作很忙,我像理莎那樣,一上車便睡著,真的很累,晚飯唯有在外面吃。

我很抱歉很久都沒為麥可做飯。他叫我別介意:「工作嘛,我了解。」

經過大衛的事件,我和他的感情變得更好,彼此在心中的份量都增加了。

也由於這家公司跟麥可和理莎和大衛的完全不同,我體會到麥可當初開公司時廢寢忘餐的情景,原來一開始工作就很難停下來;很多事情要兼顧,常常一早回到去,到了午飯時間和下班間也渾然不覺,都是麥可打電話過來提醒我。

「是妳叫我不要操勞過度,自己卻忘得不可開交。」他不介意我不做飯,但很生氣我因工作而忘記吃飯。

不過我挺享受工作的時光,很充實,很有滿足感。

有一天經理問我要不要跟公司的代表到中國的廠房視察:「妳的表現不錯。」說我到那邊看看會有很大得著。

可是我婉拒了:「對不起,我結了婚…」不能再丟下麥可一個人,加上上次跟大衛出差有過不愉快的經驗,不想麥可不開心。

經理覺得很可惜,其實我也一樣!我想去中國看看。但出差的話我的心會很過意不去。

晚飯時跟麥可說起這件事,他反問我怎麼不答應:「這機會不是很難得嗎?」說也想去中國見識一下。

我說不想離開他,也不想他不開心。他強調:「大衛那件事已經過去,我對妳只有更多信任。

代表公司出差是工作和學習的一部份。萊絲莉就是要做萊絲莉的事情。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去,困在我身邊什麼都學不到。」鼓勵我要增廣見聞。

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緣來,小時候 (88)

準備功夫完成,我的行李也收拾好了,明天出發。

麥可說送我去機場,我說不用,他根本沒空,要跟供應商開會。

可是一上機,我覺得下腹怪怪的,隱隱作痛的樣子。我上過廁所,可是沒有肚瀉。

下了機,情況沒有改善,比之前更痛,但我沒特別去管,我們要到會場佈置,博覽會明天正式開始。

一忙起來我就什麼都管不到,也不特別覺得痛,但一回到酒店又覺得痛。

我吃了止痛藥,但沒什麼大改善,我睡了又醒。第二天早上同事們說我臉色不太好,我告訴他們只是睡得不太穩。

我對這突然而來的痛沒有頭緒,只是忍著,大家都忙得要死,我怎可以躲懶?

又捱了一天,我晚上回到酒店痛到話也講不了。麥可打電話過來,我告訴他我不想講話,他向著電話大叫:「趕快去看醫生!」

我告訴他晚上沒有醫生看,他叫我:「明天一早去!聽我的話!」我勉強答應了。

第二天我一睡醒便早上十時!原來經理見我有點不舒服,容讓我休息一下,叫同事不要叫醒我,不必做每天的準備工作。

我趕到會場,裏面已人山人海,參展商紛紛向客戶爭取生意,我的同事忙得團團轉。

我過去幫他們。經理叫我今天不必招呼客人,只需在後面支援和開單據。我坐在電腦前輸入資料,覺得視線漸漸模糊。我站起來想走動一下,經理指著我坐過的椅子,叫我清理乾淨上面的血污,一個女同事過來在我耳邊說:「萊絲莉,妳流好多血!妳沒事嗎?」

我尷尬得很!怎麼在這時候…我先到洗手間清理一下。到了洗手間,我發現血不停沿著大腿流下,下腹劇痛。不一會廁格的地板和馬桶都染成紅色,我從未見過這麼恐怖的情景,更難相信這些都是我的血!我很害怕,不是跟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