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要最後吃 (微BL)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草莓要最後吃 (微BL)

66

薨看著門外那具屍體。

想必還是溫熱的。



沒有甚麼人生跑馬燈歷歷在目的假象啦,小說還是電影看太多了是不是?嗨,人生在世不過數十載,花多少、活多久沒有命中注定,我說真的,一切只因為天使不爽,就可以隨意取人性命,表面上說得好聽是為了完成上帝交付的任務,不得已殺人,但死的往往都是好人居多,惡人自古總是命不該絕。

說啥反省,該死的混帳就給他去了吧。

幹。






「加布里耶爾,你是個墮落天使。」

「嘿。」他朝薨微微一笑。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那我只相信死神。至少祂不會在背後捅你一刀,假裝對你好,背地裡又使壞,這樣做很不道德。

呸,真是噁心。

天界太假,叫凡人信上帝,屬下又任意殺人,而地獄出來勾魂,默默承受人們的憎惡與唾棄。



我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你要拿靈魂。」尹表情充滿怨懟。


熾什麼也沒說,身體卻更加靠近,他的呼吸很輕很暖。果不其然,熾在尹元喜額頭上輕輕一吻,眼神是那樣地溫柔,與其說是例行禮貌,其中包含更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現在是什麼情況?」

薨一頭霧水,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
目前只能辨別這個吻當中沒有脅迫、沒有咒怨、沒有罪惡。




───為什麼要親他?





「璽擁有王者的能力呢,只是心腸太好了,幹嘛戴著隱形眼鏡呢?怕傷到人嗎?也對,璽是『王者』,也是『亡者』呢。」熾舔舔嘴唇,樣子看來很滿足,「聽說總爺很珍惜你呢,可是請璽不要忘記,我們都不是人類,別想些不可能的事,而且你永遠都是總爺的……不,只到今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7

加布里耶爾想幹嘛?他想要璽的能力和他身上靈魂殘留的怨念?那對他有什麼好處?是上帝的指示?不,不可能,幾千年的約定,啊──六翼天使終究墮落了,一切是路西法的主意嗎?




「你身上有『朗基勞斯之槍』吧。 」

尹元喜喃喃說著,並試圖努力扭開熾的環抱,這個時候他笑了出來,使勁摟住尹的腰,「好吧,我承認我有點沒禮貌,璽,請問我可以抱抱你嗎?」




「操他媽白癡。」


簡潔有力的髒話,一語中的,表明尹元喜的立場。







薨只能站在一旁看著。
結界威力太強大,無法突破,只能等待。








該是爭執與衝突的時刻,但不知怎麼地空氣中帶有浪漫的氣味,熾利用移動的能力把尹元喜推到油漆斑駁的牆面,湊近尹的嘴唇並吻了他。




「我有點喜歡你。」熾輕佻的說。





薨看在眼裡,開始思考。雖說非關愛情的親吻是靈魂的取得方式之一,但是效率不高,加布里耶爾是個聰明人,除非別有用心,不然大可一刀殺了璽,怎麼說呢,怨恨泰半在過世前一刻才忍不住吐露出來,或是來不及訴說的憎惡,「禍從口出」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若是把這些殘存的恨意,聚集起來,黏貼在混沌世界的寄宿者,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無論如何,天界最高等級的天使,不該冒犯地獄的印鑑,這是嚴重違反紀律的事件,而且會讓天地之間產生無法彌補的裂痕。



這樣也沒有關係嗎?



















「墮落,開心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8

「你知道的太多了。」







雖然尹元喜是擁有最多大腦皮質層的生物,亦即人類的身軀,但是他沒有情感突觸,身體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熾深情款款地看著他,柔和地說:「你有什麼感覺?」


「像在親冰箱。」尹扳開他的手,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你已經瘋了,滾吧!」

在興頭上的熾哪有這麼容易退讓?他雙手抱住尹元喜,不放棄的又親了頸子幾下,只可惜尹元喜似乎是膩了,竟然打起哈欠。




「你真的很變態。」尹睡眼惺忪地說。


「哼。」


加布里耶爾順勢將他壓倒在地上,自上衣口袋拿出「朗基勞斯之槍」,也就是所謂刺死上帝的「命運之矛」,眼中沒有憐愛,只有冷酷和毫不留情,矛頭瞄準尹元喜的側腹位置,隨時準備戳刺。


哎呀,眼看就要死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尹元喜沒有搖尾乞憐,沒有虛假偽善,沒有使勁抗拒,坦然接受這風華絕代的暴力。



熾露出詭異的笑容,試探性地說:

「要不要殺了你呢?」



「隨你,我不曾活過。」






薨掙扎著,寂寥地在心中默念,希望有個人能來救贖這一切,不然即將展開一場毀天滅地的世紀之戰,難不成又要再一次面對人世間頹廢、佈滿死亡的灰階煉獄……





面對這令人不知所謂的情況,行動受制於結界的尹元喜懶得管了,輕輕閉上眼,感覺大理石混著花崗岩製成的地板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熾還沒動手。







「元,我跟你說……」

倪馨穗匆忙走了進來,手上那杯霜淇淋一半融化成了奶昔。映入眼簾的畫面,一個男人站著,元躺在地上,而那個男人正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9

「嗨,米歇爾,我就知道是你。」




原本跨坐在尹元喜身上的加布里耶爾忽然展開笑容,發狂似的笑,自嘲似的笑。看到熾歇斯底里地大笑,無論是誰,見到這一幕的任何人,當下一定會認為這個人是神經病,不然就是中邪,吃壞東西還不至於會這樣。

那,到底是怎樣?






「啊……今天的時間差不多了,沒時間跟你好好聊聊,抱歉,」他站了起來,意猶未盡的表情看著尹,說:「只好等下次囉。」


倪蹙眉,有點像是第一次看到16進位的人。

結界束縛力正在一點一滴地減弱,尹元喜吃力地起身,嘴很不乾淨,必是含糊罵著幾句渾話。見狀,倪馨穗才正想過去扶他,未料加布里耶爾快他一步,左手在他的肩胛骨下,手指約在腋下附近,右手則是放在膝關節處,一手把尹給抱了起來。唉呦,是「公主抱」。




「別碰他!」



倪馨穗發狂似的嘶吼著。
頸上青筋浮現,連帶地,手上霜淇淋的生命還是走到了盡頭,還沒清楚認識這個世界,就這樣死了。真可悲。











「怎麼?吃醋啦?」






熾神色愉悅,看來尹元喜並不重啊。















「米歇爾,你這點還是沒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0

沒人經過這兒。

而榕樹下的那具屍體依舊深深依戀著熾的人類化身。






──米歇爾?


薨看著倪馨穗。

米歇爾是指這個人類嗎?也對,明明是普通人類,卻可以進到這個大廳?如果他真的是受嚴懲而被降格到人間的米歇爾,那麼加布里耶爾手上戴著的那枚鈦扉頁戒指就是境界口耳相傳的「願望戒」?


「……怎麼可能?」

薨掙脫結界咒縛,癱坐在地上。




「怎麼不可能?薨死板又頑固,」熾笑了,情緒興奮,又說:「要是我沒出現,你會把『璽』活活弄死。」


尹揉揉額頭,眼簾子半張。聲音有氣無力。

「……放手。」

「不要。」熾扮起鬼臉。


親密無間的擁抱,其實這不叫「公主抱」,正確的稱呼是「橫抱」,在醫護人員抬傷者時到病床和輪椅時就會出現這個動作。而尹確實是個傷者。




「別碰他!」


倪馨穗沒心思注意別的地方,他眼睜睜看著尹元喜在這個男人懷裡,面容看來虛弱無力。

元是我的。

也只能是我的。




「米歇爾,我在幫你,這個人會毀了你,跟以前一樣。」


「我說『別碰他』!」


「好吧。」

加布里耶爾彎著腰,輕輕放下尹的雙腿,接觸地面的那刻,他先給倪馨穗一個陰沉笑臉,充滿挑釁意味的摟住尹元喜,撂下蠻橫又放肆的吻,沒意外,花舌跟著興風作浪,兩個男人在接吻,在薨和倪馨穗的見證下。



不,是一個精壯的男人強吻一個興趣缺缺的男人。




儘管尹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仍然盡最大力道推開熾,卻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1

艷麗的玫瑰終究有枯萎的一天,只是我不喜歡摘掉枯萎的花,太麻煩了。

根本不需要摘掉。



眼看著一枝生氣蓬勃的花兒一天天沒了生息,花蕾和葉片由翠綠轉為褐色,象徵著生命的枯竭,也挺有意思的,無需垂憐,沒什麼好哭的,回歸大地不失為一樁喜事。我試圖親吻逝去生命的花瓣,它默默接受我的情意,無厭的魅惑,這世界太擁擠,經過長時間的醞釀,必須有人背上屠殺者的罪名,在輕盈跟強烈之間找尋細膩的平衡。




十九年了。

到現在為止,六十二個犧牲者,這個代價對人類整體而言很微薄。










加布里耶爾索求無度的噬魂,照這樣看來,尹元喜早晚都會死,薨並不打算救他。因為璽是玩物,對他而言。總爺讓他活到22歲,已經是最大的憐憫了。至於天界的為所欲為,遲早會有高層出面解決,雖然有舉白旗投降的意味,但能夠親眼看著情敵逼向死亡,真的覺得很幸福。



幸福?


這個形容詞好詭異。

薨捫心自問,之所以希望地獄最重要的印鑑提前消失在地球上的原因,只因為自己娘兒們般的嫉妒。四百多年前,龖的前世──剎羅喜歡當時沒有心跳的劫羅,也就是璽,要是沒有那件事,就不會有印鑑這個制度。

三羅死神之間的斡旋,過程痛苦又美好。








為什麼我還記得他們的過往?








也許是因為每天反覆回想這段記憶,才會讓它從工作記憶轉為長期記憶。




善於挑撥離間的邪羅,空洞沒有靈魂的劫羅,帶點黑暗個性的剎羅,他們有著獨特又直接的個性,是當時地獄裡的紅人。勾魂使者崇敬的對象。















我不想遺忘他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2

誠心接受死亡的尹元喜腦中浮現前世記憶。

如同收訊不良的液晶顯示器,斷斷續續撥放僵硬的動作片,泥人偶般緩行移動,他看到一棟古宅,石砌的池子,門牌掛著「櫻井」,年輕氣盛的總爺,拿著湯匙餵著一個有著美麗輪廓的男子吃粥,男子虛弱的微笑,總爺蜜桃色的臉頰,說明兩人交情匪淺。


換了個場景,自己撲向總爺撒嬌。
他一貫敷衍地笑著,只管尹元喜是個鬧脾氣的孩子。





直到那天,慌亂的陣雨,眼淚般大小,在池子起了陣陣漣漪。男子仰望天空,露出輕淡微笑。
靠在椅墊上的總爺盯了好久,充滿情慾的眼神,好奢侈又好貪婪。



「櫻井,我喜歡你。」













閻王,我更愛你。

你聽到了嗎?














「哈哈,人類究竟能愚蠢到何種地步呢?」

尹忍不住笑出聲,眼淚滑到加布里耶爾的嘴邊,微不足道的鹹味,其中卻蘊含數百年的遺憾,即使愛情早已腐壞。






「壞了。」


璽的眼睛,善意和懦弱同時消失了。

熾停止動作,抬頭望著天花板的吸頂燈,亮度漸強,霎時,浮動的空中垂下阿芙蘿黛蒂的紅色流蘇帶,前端綁著尖銳的銀針,目標是加布里耶爾,在毫無防備的情形下,一百多隻銀針同時刺穿熾的皮膚,沒有嗎啡的危險舉動。



「沾滿鮮血的雙手,果然跟祂們說的一樣……」

垂吊在半空中的熾斜眼看他,痛苦的掙扎著。
血從孔洞不斷冒出。










「舒服嗎?」


眼前的尹元喜個子高了些,五官沒甚麼大致變化,有著一頭金檳色的長髮,瞳孔如紡錘,膚色明亮,穿著黑色麂皮外套,拉鍊纏繞的黑色拼接皮褲。面無表情的眼神,手上拽了顆人頭,貌似女人,降紫色唇邊有著黑色血痕,頸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3

米歇爾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單泛黃的雙人床上,或許是天使的預感,告訴他不久的將來會有場紛亂戰爭。古茶色的微捲,深陷的雙眼,尖挺的鼻子,血液似乎忘了經過唇邊,黯然失色的嘴唇,毫無性感可言。他站起來照鏡子,那是面鑲滿古銅色花邊的橢圓鏡。


    鏡中的自己,兩眼有些浮腫。話說回來,現在才兩點,午夜剛過不久,想必僅僅睡了幾個小時。


「艾兒?」
米歇爾喊了一聲。

[ 本帖最後由 Okisme 於 2018-1-23 20:58 編輯 ]

TOP

感謝各位讀者,故事已完結

請從《73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開始閱讀,謝謝!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