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嵐星雨 作者.叁万陸佰 (已完結)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7 1234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飄嵐星雨 作者.叁万陸佰 (已完結)

從迷宮隧道裡出來了。
這裡就是悲嵐谷的谷口,進入谷地之前,還有一塊小小的樹林可以休憩,一旦進入谷中,就只剩下一片荒蕪的景象。
在洞穴屋的戰鬥已經折騰掉一天的時間了,黃昏的悲嵐谷,在這個位置還能看見日落的紅色倩影從谷口落下,晚雲和彩霞像是完美的和聲,譜出一曲聽過就永世難忘的樂章。
我把王宗道輕放在樹下,杰庫爾也跟著坐在樹下,休息。
我走向前,輕撫矗立在地上的碑形石頭,石塊上幾個隱約可見的刻字透露出這座墳墓的主人,「吾人愛妻之墓」。
「果然……還是到這裡來了,我說寧兒,真是抱歉,算了算……已經有兩年沒來了。」我閉上眼,臉上不自覺的掛上了淺淺的微笑。
「阿新……這就是她的墓吧?」緹絲問,這是自從她來了之後,我就不曾來的地方。
「嗯……那是我見過,最平凡,但是卻最美最可愛的女孩,我想我這輩子應該不會再喜歡上其他人了。」我說,瞇縫眼裡是回憶的惆悵和甜美。
不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因為沒有比平凡和普通更適合她的形容詞。
火化之後的她的骨灰,就是從這裡飄向空中。
「……?」杰庫爾好奇的看著我。
「……」緹絲卻若有所思的閉上了眼。
「大概也是在十年前吧!那段時間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但是和她的開始是在更早之前,從我有記憶以來吧!」我笑說。

她的名字是章鈺寧,在我搬家到皇朝貧民窟之後,跟我青梅竹馬的鄰居。
我記憶裡的她,是個總是傻傻的笑著,做事粗手粗腳,還是個貪吃鬼。
後來移民到了白王朝,我和錫海兩人共同經營一家鐵舖,儘管那時我們還沒結婚,她卻像嫁雞隨雞跟著我到鐵舖裡當掌櫃小姐,大家也幾乎都知道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李恩倒下之後,鎖鏈部隊卻沒有立刻衝上去給李恩最後一擊,遊俠隊員們立刻衝上前去守住李恩的周圍。
胡凱說:「別著急!這些複製人現在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下,在我允許之前還不會攻擊,應該說他們的行動全由我的意識控制,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有時候話太多是個很大的缺點呢……」不知道從拿裡出現的聲音說,接著數十隻金屬飛鏢往胡凱的身上飛去。
胡凱似乎發現了攻擊,立刻操控批著斗篷的鎖鏈部隊朝四面八方射出鎖鏈,鎖鏈網像是防護罩似的,把所有的飛鏢都攔了下來。
「解鋒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間諜,我知道你的飛鏢術很厲害,所以我早就準備好這層防禦了。」胡凱說,接著發現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麼纏上了……胡凱後面的斗篷人手上纏了一條鋼絲,鋼絲的其他部分纏在自己的脖子上。
「解鋒!你竟然藏在鎖鏈部隊裡!」胡凱大喊,想要抽身逃開,卻發現能移動的範圍全都被鎖鍊封死了,自己完全沒有可以逃跑的空間。
「是啊!我的戰鬥是暗殺術,不是飛鏢術……還有,死吧!」

※※※

短兵相接,數道花火在空中閃耀,風門北的利爪就像金屬一樣銳利,和強大的臂力與紫色的魔力相乘,結果便是死亡般恐怖的暴力。
但是錫海也不惶多讓,雖然沒有特別專精的武器,但是接二連三,已經拿出不知道多少的武器,每種武器都有一種風格。
這些武器全都是錫海曾打造過的武器,在成為守護者之後從這個世界借來的力量,就是把這些武器複製一個備份回到自己的手裡,順帶借用一部分歷來最強的武器使用者的能力,只要有更強的人使用自己的武器,自己也能變強。
只要所使用的武器還沒被破壞,就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足輕點地,狂亂的劍風掃過半獸人士兵的喉頭,鮮血濺落。
又一支蠻兵小隊命喪我手,此刻我已宛如化身為十年前的殺神。
好了……就是這裡。
悲嵐谷,我和寧兒結婚的地方,她離開我的地方,我和王宗道遇到緹絲的地方,還有我將要死的地方。
辜身一人直立在山間谷道的中央,和東邊的盤山谷一樣,悲嵐谷也是個只容三、四個人並排而行的窄谷,所以只要位置適當,就能發揮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最佳效應。
只是……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蕭瑟,比秋天還要更具商意。

「假如你必須要殺人才能守住身邊的人,你會如何抉擇呢?」

「哈哈……啊……」這就是答案了。
最後的溫暖已經到了該被捨去的時候了,該化成鋼鐵的心也就緒了。
緹絲杰庫爾已經帶著王宗道離開了,而我將會用我最後的背影住死守他們生命,以我的戰力可以阻擋他們一大段時間,他們也會趁現在退出悲嵐谷,只要他們──我的家人──能夠離開,我就算死也瞑目。
說什麼不殺之約,斬斷仇恨的鎖鏈,這些承諾到最後還是當成不值一文的生鏽廢鐵捨去了,說來也覺得好笑。
平常的我一定會為了撕毀這麼多對自己的承諾而哭泣,但是到了今晚的生死關頭,還是直指回我的本心,那個凡人的心──我想要守護我的家人,緹絲和杰庫爾,還有王宗道。
不對……我是無論如何都會命喪於此,所以我不能死的遺憾,因為我已經捨去了一切了。
左右兩旁的樹葉早已從樹枝脫落,只剩下乾癟的枯枝和傲立的粗幹,如果是在秋季,這裡將會是一片燦爛的楓紅。
徐徐的涼風輕拂過每吋肌膚,吹落緩緩舞下的楓葉,鮮紅的火一樣,落在手中卻不會燙手,是種說不出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殺退了一波又來一波,永無止境的車輪戰,斬倒一群人之後,總算又有了喘口氣的空隙。
沒多久,下一波的攻擊向潮水迅速湧上……所幸這次人並不多。
但是,有個高大的人影,走在半獸人的大軍前面,散發足以隻身一人在大軍前面開路的霸氣,手執巨大戰斧的半獸人戰將徐徐的走到我面前,背後跟著好幾個充滿威勢蠻兵。
「奉將軍的命令,我古木在此迎戰你。」半獸人戰將說。
「……」我沒有動作,瞇縫眼裡的雙眼凝視著半獸人戰將,古木。
「人類,你不攻擊我嗎?」
「只要你不攻擊我或是繼續前進,我很樂意跟你保持和平,當然,這也是我的願望。」
「是這樣嗎?我從各個方面都聽說你擁有很強的力量,為什麼不試圖除掉我?」
「因為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
「對,沒有意義。」我帶著淡淡的微笑說,和我相對的,是半獸人古木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會沒有意義!向強者挑戰,然後戰勝對方,不正是一種榮譽!我們的心無時無刻都向著榮譽前進,我們為榮譽而生,為戰鬥而死,有什麼不對嗎!」
「或許是吧!但是對我來說,還有很多事比戰鬥更加重要,我有孩子和喜歡的人,我有朋友和尊敬的人,比起戰鬥我更在意他們,這就是我。」
「那你就更應該追求榮譽!當這些人談到你的時候,能向別人炫燿你的光榮,讓他們能夠真正分享你的榮耀,這才是你應該做的!我活著的二十年來,沒有一戰是讓我的家人蒙羞的!」
「當身邊的人離開我的時候,我的心會發疼,而當我離開我身邊的人的時候,他們一定也是傷心無比,我不希望他們傷心,所以我選擇活下去,活下去比起什麼都重要。」
「你矛盾了,當你站在這裡的同時,你已經沒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王宗道奮力地跑著,忽然察覺到後面有人逼近,回頭一看,鄭西輪已經追了上來,鄭西輪一蹬腳,高高跳起,從空中擲出手上的長矛!
王宗道轉身拔出手中的銀劍,揮開了鄭西輪擲出的長矛!然後朝著反方向繼續奔跑。
才跨出沒幾步,鄭西輪就追到王宗道的身邊,揮出另一把長刀!王宗道回身閃避,驚險地避開了那一記突斬,鄭西輪再補出一刀,王宗道閃不開身,被砍中了左手手肘。
「啊啊啊啊!!!」王宗道抱著左手大聲喊叫!倒在地上痛苦的扭動身子。
鄭西輪冷著眼,在意旁看著:「血紅眼的小子,你真不愧是第一劍的弟子,還好我是今天遇到你,不然就會是棘手的對手了。」
鄭西輪朝著王宗道的心臟斬下了致命的一擊!王宗道卻像是做最後掙扎的困獸,把身體往旁邊一撐,心臟躲過了長刀的斬擊,但是左手臂卻被整個斬下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
男孩的哀嚎和噴濺出的鮮血一同潑在鄭西輪的腳上,但是鄭西輪卻不在意這些,他眨了眨眼,心想:「我居然沒刺中?剛才是誤算了?」
然後聽到山到前面發出了數聲暴鳴,接著是一聲代表著強大殺傷力的大爆炸。
「……倉十三?……這小鬼已經沒救了,擺著也會自己死,不管他也罷。」鄭西輪心想,然後離開了在地上痛苦掙扎的男孩。

※※※

「呼……呼……」杰庫爾喘著氣,費盡力氣從地上爬起,「二公主大人……我很抱歉沒幫上忙……」
接著鄭西輪從山道的上面走下來,杰庫爾看見鄭西輪腳上的血跡,大聲質問:「王宗道他在哪裡!」
鄭西輪慢條斯理地回答:「在後面,已經死了。」
「你!」
「怎麼了嗎?」
「……」杰庫爾沉默了下來,冰冷的殺氣從他的眼神中緩緩釋出,和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6 終響
「二公主大人!您沒事吧!」杰庫爾試了好幾次,終於使出了凌空劍氣,把困住他的獸籠斬開。
「沒事的喔!我好像輸了,傷得不輕啊!哈哈哈……」緹絲躺在地上笑著,然後接著問:「我不重要,倒是有找到小宗道嗎?」
「是壞消息,他已經死了。」杰庫爾說。
「這樣啊……」緹絲。
「二公主大人,請不要難過……」
「謝謝你,杰庫爾,其實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緹絲的臉上依舊是那樣甜美的笑容,但是不過是逞強。
「嗯……看著他就這樣離去,最後連小宗道都被帶走,連他的孩子都保護不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緹絲失望的垂下肩膀,嘆了口氣。
片刻的沉默引爆了心中低迷的情緒,緹絲忽然直接跪坐在地上,臉上滑下兩點晶瑩的淚滴。
「二公主大人,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怎麼可能沒事!他、他們全部都死了!那兩個人都死了!」堅強無比的精靈王女還是崩潰了,然後止不住的淚珠滾滾流下。
「二公主大人……」杰庫爾無助的眼神盯著緹絲。
「你知道嗎!很久以前,我被皇朝的士兵攻擊,受重傷快死了,原本已經放棄希望,不打算活下去了的我,還是被他們救了,他們還收留了我,為什麼……像他們這樣好的人非得要受到這種待遇!阿新他為了我們犧牲了自己,可是我們卻連小宗道都救不了,為什麼……到最後活下來的卻是這樣的我!!!」
「二公主大人,請您不要說出這樣的話!師父他絕對不是白白犧牲的!既然我們還活著,那就應該做些我們能做的事情!既然我們還活著,以後能做的事情不就還有很多很多嗎!既然我們還活著,那就去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啊!!!」
杰庫爾大吼!接下來,又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其實不用那麼在意啦!就當作是在看戲就好了~~~

TOP

 37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