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蕭十一郎(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9 12345
發新話題

[長篇]古龍系列~蕭十一郎(全)

[已閱]

[長篇]古龍系列~蕭十一郎(全)

第01章 情人的手
第02章 飛大夫的腳
第03章 夜半歌聲
第04章 割鹿刀
第05章 出色的女人
第06章 美人心
第07章 沈太君的气派
第08章 鷹王的秘密
第09章 傾國絕色
第10章 殺机
第11章 淑女与強盜
第12章 要命的婚事
第13章 秋燈
第14章 雷電雙神
第15章 蕭十一郎的家
第16章 柔腸寸斷
第17章 君子的心
第18章 亡命
第19章 奇計
第20章 玩偶世界
第21章 真情流露
第22章 最長的一夜
第23章 嚇坏人的新娘子
第24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
第25章 夕陽無限好
第26章 七個瞎子
第27章 怪物中的怪物
第28章 怜香惜玉的花如玉
第29章 寸步不离
第30章 會走路的屋子
第31章 蕭十一郎在哪里
第32章 伯仲雙侯
第33章 愛是給予
第34章 牡丹樓風波
第35章 割鹿刀
第36章 久別重逢
第37章 嫡親兄妹
第38章 七殺陣
第39章 造化捉弄人
第40章 債主出現
第41章 無垢山庄的變化
第42章 紅櫻綠柳
第43章 大江東流
第44章 金鳳凰
第45章 尋尋覓覓
第46章 神秘天宗
第47章 夢醒不了情
第48章 搖船母女
第49章 水月樓之宴
第50章 白衣客与悲歌
第51章 迷情
第52章 死亡游戲
第53章 揭開面具
第54章 春殘夢斷
第55章 一不做二不体
第56章 月圓之約
第57章 龍潭虎穴
第58章 俠義無雙
第59章 真相大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endoh96 經驗 +50 精品文章 2007-6-27 16:49
  • sendoh96 金幣 +50 精品文章 2007-6-27 16:49
  • sendoh96 威望 +1 精品文章 2007-6-27 16:49

TOP

第一章 情人的手

--------------------------------------------------------------------------------

  初秋,艷陽天。
  陽光通過那層簿簿的窗紙照進來,照在她光滑得如同緞子般的皮膚上。
  水的溫度恰好比陽光暖一點,她懶洋洋地躺在水里,將一雙纖秀的腳高高地蹺在盆上,讓腳心去接受陽光的輕撫輕輕得就像是情人的手。
  她心里覺得愉快极了。
  經過了半個多月奔馳之后世上還有什么比洗個熱水澡更令人暢快的事情呢?她整個人都似已溶化在水里,只是半睜著眼睛,欣賞著自已的一雙腳。
  這雙腳爬過山、涉過水,在灼熱得有如熱鍋般的沙漠上走過三天三夜,也曾在寒冬中橫渡過千里冰封的江河。
  這雙腳踢死過三只餓狼、一只山貓,踩死過無數條毒蛇,還曾將盤踞祁連山多年的大盜“滿天云”一腳踢下万丈絕崖。
  但現在這雙腳看來仍是那么纖巧、那么秀气,連一個疤都找不出來;就算是足跡從未出過閨房的千金小姐,也未必會有這么完美的一雙腳。
  她心里覺得滿意极了。
  爐子上還燒著水,她又加了些熱水在盆里;水雖然已夠熱,但她還要再熱些,她喜歡這种“熱”的刺激。
  她喜歡各式各樣的刺激。
  她喜歡騎最快的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殺最狠的人。
  別人常說:“刺激最容易令人衰老。”但這句話在她身上并沒有見效,她的胸還是挺得很,腰還是細得很,小腹還是很平坦,一雙修長的腿也還是很堅固,全身上下的皮膚絕沒有絲毫皺紋。
  她的眼睛還是很明亮,笑起來還是很令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花平道:“你穿上衣裳,我等會見你。”
  風四娘道:“我已經穿上衣服了,你進來吧!”
  花平的人終于在門口出現了,他的臉本來就很白,看到風四娘還是赤裸著坐在澡盆里,他的臉就像是突然又白了一倍。
  風四娘格格笑道:“有人存心想來偷看我洗澡,我就要殺了他,你存心不想看,我倒反而偏要你瞧瞧。”
  花平其實很矮,但任何人都不會認為他是矮子,因為他看來全身都充滿了一般勁,股懾人之力。
  他穿著件很長的黑披風,卻露出了刀柄上的紅刀衣。
  花平能為關中群盜之首就因為這把刀。
  風四娘道:“听說你前些年殺了‘太原一劍’商飛,是嗎?”
  花平道:“嗯。”
  風四娘道:“听說‘太行雙刀’丁家兄弟也是敗在你刀下的,是嗎?”
  花平道:“嗯他非但不敢看風四娘,甚至不愿多說一個字。風四娘笑道:“高飛和丁家兄弟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你居然能將他們殺了,可見你的刀法已越來越快了。”
  花平這次連一個字都不說了。
  風四娘道:“我這次入關,為的就是要看看你的快刀!”
  風四跟嫣然道:“你也用不著緊張,我不是來找你比劍的,因為我既不愿死在你的刀下,也舍不得殺你。”
  花平的臉色過了很久才复原,冷冷道:“那你就不必看了。”
  風四娘道:“為什么?”
  花平道:“因為我的刀只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給人看的!”
  風四娘眼波流動,帶著笑道:“我若偏偏要看呢?”
  花平沉默了很久,突然道:“好,你就看吧”花平的話雖說得很慢,但一共才不過說了五個字。無論誰說五個字,都用不了很久。可是等他這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飛大夫的腳

--------------------------------------------------------------------------------

  這老人正是飛大夫。
  兩個轎夫竟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出手之快,如電光石火,四柄劍一上一下,前一后,剎那間已將飛大夫所有的退路全都封死,無論怎樣閃避身上都難免被刺上兩個洞。
  風四娘雖然是老江湖了,卻也未料到有此一著,再想赶去阻止也來不及了,只道這次飛大夫只怕就要變成死郎中。
  誰知就在這剎那之間,飛大大的身子突然一偏,兩柄劍已貼著他身子擦過;另兩柄劍剛剛已刺人他衣服,卻又被他以兩根手指夾住;這兩根手指就像是鐵做的,兩個“轎夫”用盡全力也扳不動。
  只听“格”的一聲,兩柄劍竟被他手指生生拗斷。
  轎夫大惊之下,凌空一個翻身,倒掠兩丈。
  飛大夫連眼都沒有張開,手輕輕一揮,手里的兩截斷劍已化做了兩道青光飛虹。然后就是兩聲慘呼!
  鮮血箭一般射了出來,轎夫人雖已死了,但去勢未退,身子還在往前沖,鮮血在地上畫出兩行血花。
  慘呼之聲一停。天地問立刻變得死一般的靜寂。
  只听一陣清脆的掌聲疏落地響了起來。
  飛大夫厲聲道:“誰?”
  他眼睛一張開,目光如閃電,閃電般向風四娘藏身的山崖上射了過去,就瞧見了風四娘動人的笑臉。
  飛大夫皺了皺眉頭,道:“原來是你”風四娘嫣然道:“一別多年,想不到公孫先生風采依然如昔,武功卻更精進了。”
  飛大夫眉頭皺得更緊,道:“四姐對老朽如此客气,莫非是有求而來?”
  風四娘歎了口气,喃喃道:“我若對人客气,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風四娘咬著嘴唇,咬得很疼;她從不愿想到他,但人類的悲哀就是每個人都會常常想到自己最不愿想到的事。
  地上有個人的影子,正在隨風搖蕩。
  風四娘滿腹心事根本沒瞧見。她垂首急行,忽然間看到一張臉,這張臉頭朝下,腳朝上,一雙滿布血絲的眼睛几乎已凸了出來,正一瞬一瞬地瞪著風四娘,那模樣真是說不出的可怕。
  無論膽子多么大的人,驟然見到這張臉,也難免要嚇一跳;風四娘大駭之下,退后三步,抬起頭。
  見這人被倒吊在樹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風四娘剛想用乎探探他的鼻息,這人的眼珠子已轉動起來,喉嚨里“格格”的直響,像是想說什么。
  風四娘道:“你是不是中了別人的暗算?”
  那人想點頭也沒法子,只好眨了眨眼睛,嘎聲道:“是強盜—強盜—”風四娘道:“你遇著了強盜?”
  那人又眨眨眼睛。
  他年紀并不大,臉上長滿了青滲滲的胡碴子,身上穿的衣服雖很華麗,但看起來還是滿臉凶相。
  風四娘笑道:“我看你自己倒有些像強盜,我若救了你,就不定反被你搶上一票。”
  那人雙目露出了凶光,卻還是陪著笑道:“只要姑娘肯出手相救,我必有重謝。”
  風四娘道:“你既已被強盜搶了,還能用什么來謝我?”
  那人說不出話了,頭上直冒冷汗。
  風四娘笑了笑,道:“我怎么看你這人都不像好東西,但我卻也不能見死不救。”
  那人大喜道:“謝謝—謝謝—”風四娘笑道:“我也不要你謝我,只要我救了你后,你莫要在我身上打歪主意就好了。”
  那人還是不停地謝謝。但一雙眼晴已盯在風四娘高聳的胸膛上,風四娘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夜半歌聲

--------------------------------------------------------------------------------

  竹葉青盛在綠瓷杯里,看來就像是一大塊透明的翡翠。
  明月冰盤般高挂在天上,月已圓,人呢?
  風四娘臉紅紅的,似已有了酒意,月光自窗外照進來,她拾起頭望見了明月,心里驟然一惊。
  “今天莫非已是十五了?”
  七月十五,是她的生日。過了今天,她可就要加一歲。
  “三十四”!這是個多么可怕的數字。
  她十五大歲的時候,曾經想:一個女人若是活到三十多,再活著也沒什么意思,三十多歲的女人正如十一月里的殘菊,只有等著凋零。
  可是她自己現在也不知覺到了三十四了,她不敢相信,卻又不能不信,歲月為何如此無情?
  牆角有面銅鏡,她痴痴的望著鏡中的人影。
  鏡中的人看來還是那么年輕,甚至笑起來眼角都沒有皺紋,誰也不相信這已是三十四歲的女人。
  可是,她雖能騙過別人的眼睛,卻騙不過自己。
  她扭轉身,滿滿地倒了一杯酒,月光將她的影子長長地拖在地上,她心里忽然想起了兩句詩,“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她以前從來也末感覺到這句詩意境的凄涼。
  門外隱隱傳來孩子的哭聲。
  以前她最討厭孩子的哭聲,可是現在她多么想要一個孩子!她多么希望听到自己孩子的哭聲。
  月光照著她的臉,她臉上哪里來的淚光?
  最近這些年來她曾經有几次想隨隨便便找個男人嫁了,可是她不能,她看到大多數男人都會覺得很惡心。
  青春就這樣消逝,再過几年,以前她覺得惡心的男人只怕也不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割鹿刀

--------------------------------------------------------------------------------

  現在她的眼睛亮得就像是燈,一直瞪著蕭十一郎,忽然道:“那把刀的故事,你不想听了么?”
  蕭十一郎道:“我不想听了。”
  風四娘忍耐了很久,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為什么不想听?”
  蕭十一郎板著臉道:“因為我若想听,你就不會說出來。我若不想听,你也許反而會忍不住要告訴我。”他話末說完,風四娘忍不住大笑起來,笑罵道:“你呀!你真是個鬼……別人常常說我是個女妖怪,但我這女妖怪遇見你這個鬼也沒法子了。”
  蕭十一郎只管自己喝酒,也不答腔,他知道現在絕不能答腔,一答腔風四娘也許又不肯說了。
  風四娘只有自己接著說下去,道:“其實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要告訴你的,那柄刀,叫‘割鹿刀’!”
  蕭十一郎道:“割鹿刀?”
  風四娘道:“不錯,‘割鹿刀’!”
  蕭十一郎道:“這名字倒新奇得很,我以前怎么從未听說過?”
  風四娘道:“因為這柄刀出爐還不到半年。”
  蕭十一郎皺眉道:“一柄新鑄成的刀,居然能砍斷古代的利器?鑄刀的這個人,功力難道比得上春秋戰國時那些名匠大師么?”
  風四娘先不回答。卻反問道:“繼干將、莫邪、歐冶子等大師之后,還有位不出世的鑄劍冶鐵名家,你可知道是誰么?”
  蕭十一郎道,“莫非是徐夫人?”
  風四娘笑道:“不錯,看不出你倒真有點學問。”徐夫人并不是個女人,他只不過姓“徐”,名“夫人”,荊柯刺秦王所用的劍,就是出自徐夫人之手的。
  蕭十一郎目光閃動,忽然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這老頭子姓屠,莫非是坐鎮關東垂四十年,手里的旱煙袋專打人身上三十六大穴、七十二小穴,人稱“天下第一打穴名家”的關東大俠屠嘯天?馬車上有了這兩人,第三人還會是弱者嗎?
  路旁竊竊私語興趣更濃了。
  第三個走下車的是個枯瘦頎長、鷹鼻高額的道人。
  他雖是個出家人,衣著卻十分華麗,醬紫色的道袍上都縷著金線,背后背著柄綠鱉魚皮鞘,黃金吞口上還鑲著顆貓儿眼的奇形長劍。一雙三角眼微微上翻,像是從未將任何人放在眼里。
  馬回回的笑容更恭敬,躬身道:“晚輩久慕海道長聲名,今日得見實在是三生有幸。”
  那老頭連瞧都沒有瞧他一眼,只點了點頭,道:“好說,好說。”
  海道長!難道是海靈子?
  海南派的劍法以迅急詭秘見長,海南派的劍客們也都有些怪里怪气,索來不肯和別的門派打交道。
  七年前“銅椰之戰”震動武林,銅椰島主以及門下的十三弟子固然都死在海南派劍下,海南派的九大高手也死得只剩下海靈子一個人了,自從這一戰之后,海靈子的名頭更響,眼睛也長得更高了。
  今日他怎會和趙無极、屠嘯天走在一起的?
  最奇怪的是,這三個人下車之后,并沒有走入店門,反而都站在車門旁,等著第四個人走下來。
  過了很久,車子里才慢吞吞走下一個人。
  這人一走出車門,大家都不禁吃了一惊。
  這人的長相實在太古怪。
  他身長不滿五尺,—顆腦袋卻大如笆斗,一頭亂蓬蓬的頭發,兩條濃眉几乎連成一條。左眼精光閃動,亮如明星;右眼卻是死灰色的,就像是死魚的眼睛。亂草以的胡子里露出一張嘴來,卻是鮮紅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出色的女人

--------------------------------------------------------------------------------

  已經等了快一個時辰了,那位出色的女人還沒有來。
  屠嘯天喝了杯酒,搖著頭道:“這女人的架子倒還真不小。”
  “獨臂鷹工”也搖著頭笑道:“你這糟老頭子真不懂得女人,難怪要做一輩子的老光棍了……你以為那女人真的架子大么?”
  屠嘯天道:“難道不是?”
  “獨臂鷹王”道:“她這么樣做,并不是真的架子大,只不過是在吊男人的胃口。”
  屠嘯天道,“吊胃口?”
  “獨臂鷹王”道:“不錯,她知道男人都是賤骨頭,等得越久,心里越好奇,越覺得這女人珍貴,那种一請就到的女人,男人反而會覺得沒意思。”屠嘯天撫掌笑道:“高見、高見——想不到司空兄非但武功絕世,對女人也研究有素。”
  “獨臂鷹王”大笑道,“要想將女人研究透徹,可真比練武困難得多。”他突然頓住笑聲,豎起耳朵來听了听,悄悄笑道:“來了。”
  這句話剛說完,門外就響起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
  就連海靈子也忍不住扭過頭去瞧,他也實在想瞧瞧,這究竟是怎么樣一個出色的女人。
  門是開著的,卻挂著帘子。
  帘下露出一雙腳。
  這雙腳上穿的雖只不過是雙很普遍的青布軟鞋,但樣子卻做得很秀气,使得這雙腳看來也秀气得很,雖然只看到一雙腳,“獨臂鷹王”已覺得很滿意了。
  他那特大的腦袋開始在搖,一雙發光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這雙鞋,眼珠子都似乎快凸了出來。
  只听帘外一人道:“我可以進來嗎?”
  聲音是冷冰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她不笑時還只不過是個‘木美人’,這—笑起來,當真是活色生香、風情万种;若有男人見了不心動,必定是個死人。
  “獨臂鷹王”自然不是死人,直著眼笑道:“我司空曙縱橫一世,但你若真要我鑽你的褲襠我也認了。”
  思娘嫣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
  她眼波流動,接著道:“譬如說,我雖打不過你,但你被我打了—下,卻肯不還手,那才真正顯得你是個男人,才真正有男子漢的气概。”
  “獨臂鷹王”大笑道:“這容易,我就被你打一巴掌又有何妨?”
  思娘道:“真的?”
  “獨臂鷹王”道:“自然是真的,你就打吧!打重些也沒關系。”
  思娘笑道:“那么我可真的要打了。”
  她卷起衣袖,露出一截白玉般的手腕。
  “獨臂鷹王”居然真的不動,心甘情愿地挨打。
  這就是男人。可怜的男人,為了要在女人面前表示自己“了不起”,表示自己“有勇气”,男人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思娘嬌笑著,一掌輕輕的打了下去。
  她出手很輕、很慢,但快到“獨臂鷹王”臉上時,五根手指突然接連彈出,閃電般點了他四處大穴。
  “獨臂鷹王”顯然做夢也想不到有此一著,等他想到時,已來不及了——他自己就成了個木頭人。
  思娘已銀鈴般嬌笑起來,吃吃笑道:“好,‘獨臂鷹王’果然有大丈夫的气概,我佩服你!”
  “獨臂鷹王”瞪著他,眼睛里已冒出火來。但嘴里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整張臉已完全麻木。
  思娘道:“其實你也用不著生气,更不必難受,無論多么聰明的男人,見了漂亮女人時也會變成呆子的。”
  她嬌笑著接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9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