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是同情 - 情感交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爱情不是同情

爱情不是同情

我睜開眼時,看到周圍是白色的牆,身上蓋的是白色的被子,手上正挂著點滴。

  我怎幺會在醫院呢?只記得之前好象頭痛得厲害……

  門開了,我看見林,他怎麽會在這裏呢?我有點納悶。

  他走過來:你醒啦?頭還痛幺?

  我有點不相信的看著他:怎麽回事?

  你有病,怎麽之前都沒告訴我呢?他看著我問。

  什麽?你在說什麽?我問

  你知道我在說什幺,爲什幺你從來沒有和我說過呢?他繼而問

  我無話可說。

  我是知道我有病,可是你根本沒打算管我,理都不理我,難道我還要告訴你嗎?心裏很委屈地想。

  你怎麽不說話啦?見我沒說話,他又開始質問了。

  夠了,你不是不理我了嗎?你不用在這裏的,我死都和你沒關系啊。我忍不住大聲地對他吼道。

  要不是別人打我電話,你以爲我會知道嗎?我不知道我就不會在這裏了。他好象也不甘示弱

  我幹脆不理他了,因爲我心痛。

  一會,他丟下一句:湯在保溫瓶裏,趁熱喝吧,我先走啦。

  不等我從被子裏把頭伸出來,他就走了。

  鼻子一下子酸起來,不管怎幺樣,我還是拿他沒辦法。他永遠都不屬于我。感覺很悲哀!

  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我就知道自己腦子裏長了一個東西,然後常常有頭痛的毛病。記得有一次,我一個人在洗手間洗臉,我就那樣暈倒了。後來我模糊的聽到媽媽哭著說:佳佳啊,千萬不要有事啊。我想睜開眼,但卻睜不開,又暈過去了。那是下午的事,我知道我是淩晨在醫院才醒來的。媽媽見我醒了,趕忙抱著我的頭說:沒事了,沒事了。但是等爸爸過來時,我看到她背對著我們在抹眼淚。奶奶也在叔叔也在,我不知道爲什麽一下子這幺多人都來了,因爲平常只有大節日的時候他們才會聚在一起的。上初中的時候,我又一次進了醫院,還是因爲頭痛,住了半個月的院,吃了整整一年的藥,那時每次課外勞動時,班主任都讓我留在教室。我問媽媽:我有病,對嗎?和我腦子裏長的那個東西有關,對嗎?媽媽說:哪有啊。不要瞎想,你很健康。我相信了媽媽說的,因爲病人的氣色通常是不好的,可是我平常的氣色很好,像red apple。

  上了高中,我考上了市裏的重點高中,可是家人卻執意讓我留在可以走讀的一個非重點高中。理由是這樣一來,我天天都可以在家住,也可以在家吃。除了有些失望,我沒什幺,因爲從小到大的一切都是由他們來給我安排的。我相信爸媽永遠都只會爲我好的。

  高中畢業後,我考的是外省的一所大學。像當初上高中一樣的,他們安排我進了一年本省的大學。理由是:離得太遠他們不放心。我三叔是那所大學的一名教授,這樣可以照顧得到我。于是我安安心心在那裏讀完三年。

  大學畢業後,我想去向往已久的上海。可是爸爸媽媽已經聯系好了,讓我去小姨那裏上班。于是我乖乖地來到深圳。在小姨那裏上班,做一份會計的工作。我是學會計的,可是卻一點也不喜歡這個行業。在小姨那裏,天天和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一起住。就這樣的日子,我覺得很枯燥。後來小姨有了男友,多半的時間是和男友在一起。那時我感覺長這幺大,我終于有了自己的freetime。于是趁業余的時間學了些設計方面的東西,等小姨和男友開始籌備他們的婚禮時,我告訴小姨,我要離開公司。她雖然沒多說什幺,可是我知道她不希望我走,公司的財務是需要一個可靠的人來做的。最後我還離開那裏。

  家裏人知道後,要我回家鄉去。

  這次我沒有同意,因爲我覺得這裏比我們那個小城市好多了,我喜歡在這裏,即使競爭激烈些,但也可以磨練我自己。我渴望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很渴望。長這幺大我從來都沒有去過除了家鄉和深圳的其它城市,直到現在才覺得自己是自由的。我沒回家鄉,但是爸爸讓我每天睡覺之前都要發一個信息給他,來表示我的安康。我說好,于是每晚睡覺前我都會給爸爸發一條信息:我准備睡覺了,爸爸媽媽晚安啦。

  我已經到了戀愛的年齡了,我渴望能像別人那樣的手拉著手走在林蔭小道上。可是我沒有,在學校時周圍的人都已經開始戀愛了,可是我沒有,因爲爸媽不允許,因爲那時我很乖。我不知道爲什麽爸媽老是不允許我戀愛。

  後來我碰到阿文,我們戀愛了。我很愛他,盡可能的對他好。他很愛我,盡可能的對我好。

  可是爸媽不同意,理由是我現在還太小,不應該戀愛地。

  我告訴他們我已經二十五歲了,不小了。

  媽媽求我,求我不要和阿文在一起。

  我反抗:阿文哪裏不好?

  他沒有哪裏不好,只是你現在不應該談戀愛的。求你了。這是媽媽給我的不是理由的理由。

  我是愛他們的,因爲我相信他們永遠是最愛我的,從小我就知道這一點。

  我放棄了阿文。

  我又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我遠離了那個城市。

  白天對著電腦,握著鼠標不停的勾一些圖,我覺得我是麻木的。

  晚上早早的沖完涼上床睡覺,卻又總是睡不著,我覺得我是孤寂的。

  我沒有告訴爸媽,他們早已知道,只是沒有告訴我罷。有時對著鏡子看著自己,我還是不敢相信,醫生說的是真的。我想我是知道了爸媽的良苦用心,是的對于我這樣的人是不應該談戀愛的,不過真的好可悲。

  再後來碰到了林,我覺得我有一些活頭了。于是開始努力工作,開始真正的生活。

  可是偏偏,我是爲他而活,他卻不需要我這樣爲他。這讓我很苦惱,苦惱到想死掉,因爲死對我來說應該是觸手可及的。我覺得死是可以擺脫一切,可以讓你無思無想的一個最好的方法。可是這世上還有我最愛的人,我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我死了他們會怎麽樣呢,至今我還記得小學五年級那年,媽媽背著我抹眼淚的一幕。

  第二天,林又來醫院了。

  照舊是帶了湯來。我記得我曾說過煲湯給他喝的,他說他可以去樓下買;我說幫他打掃房間,他說他已經請了家政公司的人;他說他不需要我對他好,真的不需要;我說我真的想對你好,真的不需要你的回報。

  可是他不接受。

  現在他煲湯給我喝,還一口口的喂我。我應該覺得幸福的,可是我悲哀了。

  我脾氣暴燥起來:你走吧,我不想見到你。真的,你走吧。

  我現在看起來肯定像個可憐蟲,我不想他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我身邊。

  我會一直守著你的,直到……他盯著灑在被子上的湯說

  直到我死是吧?我頭又痛了,有點無力地吼。

  醫生來了,我肯定又是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我側過頭去看著林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

  我開要說什麽,他一把把手放在唇上意示不要說。

  他說:我知道我以前有些過份。可是現在我是真心的想對你好,照顧你,真的,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一些讓自己身體不好的事情。答應我好不好?給我一次機會。

  我在想:雖然這是我所期望的,可是你從來都沒給過我一次機會。難道就因爲我命不長久了?可憐我麽?

  過了兩天,爸媽從家鄉趕過到醫院來。他們來的時候,林也在。

  後來媽媽問我:佳佳,那個男孩?

  我說:他說他願意照顧我。

  媽媽又說:看得出來他是個好男孩,如果你們都喜歡對方的話……

  我打斷了媽媽的話:我明白的,真的。

  林再來的時候,我告訴他:愛情不是同情。

[ 本帖最後由 碧海晴天 於 2010-9-11 20:55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