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作 異世界的尼德赫克 請到新作那邊看:P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9 12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舊作 異世界的尼德赫克 請到新作那邊看:P

舊作 異世界的尼德赫克 請到新作那邊看:P

如題 新作網址

網頁: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 本帖最後由 ヾΚ 於 2015-8-2 01:37 編輯 ]

TOP

暫定每日更新一回。

以下都是前作, 新作請到長篇小說看:p 諸神黃昏的魔劍使











001

就目前這不科學的發展來推測,等著我的應該是個愛與夢想與冒險的熱血故事才對——那麼有誰可以為我解釋一下現在這另類的情景?

嚐一口緩緩冒起白煙的咖啡,香醇的味道在舌頭化開,滲透到每一個味蕾的每一個角落上,貌似有舒暢緊張的顯著功效。

「嗯⋯⋯確實不錯。」

「嘿嘿,對吧?就說了這家店的東西也不錯,不過可別想打我甜品的主意哦!跪地求我也不會給你的!」

「執念太強了吧!」

悠閒地品嚐地道咖啡,悠閒地望住服務生工作,悠閒地觀賞汐音大口大口將冰淇淋送入唇間的光景。

如此安逸舒適的日常當真不是個白日夢?

由被醜陋的怪物襲擊到現在這平和,的而且確是經歷了不少風波,但我姑且也是從異世界而來的居民,在漫畫裡一般不都是帶領小伙伴打敗想要統治世界的大魔王嗎?

「明天的測驗你準備成怎樣?」

「明天有測驗?我完全不知道!糟糕,要被留校補課了!雖然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但是明天是超級市場大減價,我不去不行!」

「吃飯的話,在學校吃不就好了嗎?簡單快捷。」

「這怎麼行!你也不知道在檢察局當個小卒工資被搾成什麼樣子⋯⋯每日也在擔心三餐的心情你是不會明白的!」

說得起興,我雙手拍桌站起來,店內客人的臉都投到這邊。

「上週已經是中尉了吧?哪裡是小卒?」

「只是徒有虛名而已。」

我說完有點難以為情地聳聳肩,盡量不引起注意地坐下。

鈴鈴——店門被某個人推開了。

進來的是一個十七八歲左右的少女,看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忍不住還是繼續放了(說好的每天更新一回呢?!

《第一章 - 我所不知道的世界》

002

一步,二步,三步⋯⋯

伴隨輕快的腳步,噠噠一聲接著一聲迴盪在夜晚的樹林。在這靜謐的地方,腳步聲顯得格外響亮。

這腳步聲滲透了些許焦急,腳步卻沒有因此被打亂,仍然筆直地前往目的地。

「就是這裡吧,沒想到我會有一天來到這種書本才會出現的地方上學。」

重複檢查地貌是否和地圖一致後,我大步邁進目的地。

映入我的眼簾的是個建築群,歐陸風的建築別有一番風味,而外頭也被圍牆包圍,入口只有被鎖上的一對鐵欄柵。

我慢慢地掏出事先申請的學生證予門衛,獨自一人進入了這學院——沙里斯柏利魔法學院。

在學生證上刻劃上我的個人資料:黑羽鳴海,16歲,魔法實技階級是最低入學要求的F級。

「首先要跟理事長請示才行,可是這個時間⋯⋯」

抬頭一看,天空點綴了無數星光,有些獨在一角,有些聚在一起,有些偶爾一閃一閃。

也不知道理事長是否還在學校裡頭,於是我決定在早上才去理事長室。

雖說這裡是寄宿學校,剛入學沒有房間,也只能暫時逗留在外頭。

「早知道早上才過來好了,據說這個學院的夜晚挺危險來著⋯⋯」

我閉上雙眼,在身體探索某種魔法,在寂靜之中,身體微微亮起了白光。

淡薄的魔力繞在鳴海的體外,控制到不會被人探測到的程度,籍魔力的共鳴和反射掌控了這個學院的地理狀況和魔獸的狀況。

「一,二,三⋯⋯大概25隻擁有新型坦克以上的戰力,這個學院還正常嗎?竟然在夜晚將那樣的傢伙放到外面,搞不好真的會有死傷。」

至於為什麼鳴海為什麼會就讀魔法學院呢?說來話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那時候汐音變得很認真,大概在一年前,在汐音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吧,所以她才會露出這泫然欲泣的表情,像是沙漠裡的一棵樹,永遠也見不到其他樹木的那種寂寞,就像個什麼都沒有的一個孤島。

地面在抖動,愈來愈激烈地抖動。

「學院的守護獸⋯⋯剛才的騷動被那些傢伙察覺到嗎?」

沒想到這個學院真的那麼瘋狂,在夜晚釋放出強力魔獸在學校範圍,好使學生必須在門限前回到宿舍,違者便會遭受魔獸的襲擊。

在這個世界人類並不是站在最頂端,在其之上還有一種被稱為「魔獸」的怪異生物。

魔法是對抗這種生物的唯一手段,正因如此,魔法在這個世代是不可或缺的,而魔法的強弱就好比於社會的地位。弱者會怎樣對待?這種事情誰也不知道,只能說,基本上所有人的人生也被魔法所束縛。

為了生存,為了生活,有些人迫不得已要成為魔法使。

大概在某程度上,汐音也一樣。

「守護獸不就那些強得亂七八糟的魔獸嗎?趁他們還沒來到這邊,快點逃了!」

「你自己逃吧,我要留在這裡。就算逃跑,卻追上也是遲早的事情。」

「不要⋯⋯我已經不想有人再⋯⋯」

「安心吧,我絕對會回來的!絕對不會在消失在你的眼前的!」

「不要再說那樣的話了!拜託你!難得有人用正常的眼光看我,跟我說話,就當是為了你自身也好,停手吧!然後⋯⋯從這裡逃跑,把我忘了吧!我留在這裡就好!就我一個人!」

為什麼汐音要說這樣的話?我並沒有嘗試去理解。

我握住汐音捏住自己衣袖的手,汐音並沒有縮開。

不僅如此,那幼小又柔軟的手不斷地顫動。大概在以前也有誰人說了這句話以後,卻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3

死者是無法復生的,這個定律適用於任何一個世界。

被魔獸捨命救下的某個人,為了尋找將死者復活的方法而成為了魔法使,可是無論她怎麼尋找,也找不到讓死者復活的方法。魔法終究不是萬能,愈是理解魔法愈明白這一點。

魔獸在百年前現身,從此以後社會出現了階級制度,以實戰的力量作為評價人的基準,全球設立了多達百所魔法學院,這個島作為世界人口集中地的31個區域之一,擁有五所魔法學院,平均每所學院的人數也近萬。

面積30公頃的沙里斯柏利魔法學院是全島第1,全球排行第8的魔法學院,入學的需求相當高,大約五個合資格的報考生才有一人被取錄,而且合資格也不是容易的事。最低需求是F級魔法實技,即是全球2億人中,首1000萬名的魔法使用者,不過成功入學的人平均也有D級水平,即是序列200萬以內的少數人。就因為想要尋找讓死者復活這種禁忌的魔法,她來到這個學院了。作為另一個世界的白羽汐音對戰鬥一竅不通,即便如此,仍然仗著擁有特別的能力成功入學了。

這裡的建築有如20世紀初歐洲國家的貴族學校,但內裡的設備卻相當先進,以高新科技配合魔法,不少令人矚目的新產品隨之誕生,例外產生虛擬魔獸的實戰場地。

南海禦魔島的重點學校,自然會有超卓的魔法使入學。3月是櫻花盛開的時期,同時是幼苗破土而出的時期。

在開學典禮那天,兩名剛成為二年級的學生在上學途中談起話來。

「不知今年的新生怎麼樣呢?據傳A級的魔法使也有十人來著。」

「十人?真恐怖⋯⋯我們這些學長們也站不住腳了,我最近才勉強成為了B級。你也好好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4

汐音不想與任何人扯上關係,羈絆愈深,分開時的傷害愈大。有如死死扎實的繩子,用剪刀去分開它們,最終雙方也有缺陷。

怎樣與人相處?

怎樣進行交流?

怎樣討人喜歡?

這些事情對汐音而言早已無所謂了。

自從一年前的那個事件以來,汐音再也沒跟誰有什麼交集。

犧牲別人來換取的性命,永遠要背負上沈重的包袱,如披上荊棘,如萬蛆纏身,如重重枷鎖那樣的痛苦,那樣受到無限的束縛⋯⋯

汐音除了努力尋找復活他人的方法,好使自己可以對他贖罪以外,已經沒有餘力去尋找什麼人生目標了。

在學院的後花園有棵盛開的櫻花樹,汐音在樹旁小睡了一會。

「白羽同學?」

某個女學生在學院後花園的草叢遊走間,碰見倚在櫻花樹看書的汐音。

「妨礙到白羽同學讀書真是萬分抱歉!我立即就要離開了,不用理會我⋯⋯」

「二階堂鈴,出口在那邊。」

女學生的表情稍帶慌張,立即行了個鞠躬禮,汐音不急不緩地回答她。

「白羽同學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不對!我想問白羽同學怎麼會知道我迷路了?」

「沒聽過嗎?據說這叫做直覺。」

汐音一聲苦笑後蓋起書本,站了起來轉身就走。

「呼⋯⋯好緊張⋯⋯上台說話之後已經夠嗆了,還要被人問起話來⋯⋯」汐音從緊張的神奇轉化為疑惑,「可是昨天的男孩子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不怕他呢?說起來,還讓他看到了我尷尬的一臉⋯⋯」

剎那間,汐音的臉再次變得無比沈重。

「這些東西已經不重要了,那個人已經不會再跟我扯上什麼關係了⋯⋯」

汐音晃晃頭腦,將鳴海的事情從腦海中抹去,一心想著只要像以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 未知的前方》

005

春,百花競開的季節。

坐落於島內中心區的沙里斯柏利魔法學院沐浴在春風和煦的生機下。

歐陸建築外觀底下是高科技的設備,以及比外觀還要大的空間,向地的建築發展隨時代變遷逐漸普及,從外觀看起來共五層的建築物,實際上有十層以上(地下五層至地面五層)。

現在這萬花齊放的春天是入學的季節,新的魔法之花也將會在魔區學校綻放起來,包括這人才輩出的魔法沙里斯柏利學院也招收了不少新生。

一個平平無奇的上課日,有一個穿著骯髒校服的學生路經樓層走廊。那是個樣貌帥氣的男孩子。

沒錯,就是我。

「那就是理事長的推薦生?哇,很窮酸的樣子。」

「就是啊,為什麼理事長會特別優待這個人?明明看起來就超弱的。」

「說小聲一點,被聽到就不好了。」

這音量根本沒可能被忽略到,甚至讓人誤會那是特意去刺激我。

雖然剛才在自賣自誇自己帥氣,但貌似帥氣和受歡迎不是個正比關係,反而在某個程度上,我變得相當「受歡迎」了!

為什麼我要受這種罪?

好煩人!真心超煩人!話說到底為什麼僅僅一日謠言就會傳到個地步?

當我經過學校樓層的走廊時,旁邊的兩個情報通不斷在聊有關這前所未有的理事長親自推薦入學的學生。

不需經過入學考試,直接經由理事長許可而免除所有申請和條件,在這貴族學校是特例中的特例。

當然,我絕對會無視這兩人。

因為在這數小時裡已經不知有多少人這樣說過,逐一吐糟恐怕天亮也還未說完。

「啊⋯⋯話說,現在已經是天亮了吧!」

為什麼我要吐自己的槽?可惡,在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忽然有股涼意飄過我的後腦勺,本以為有什麼髒東西在我身後,但事實上只是普通的氣流而已。

咔嚓一聲,涼意又沒了。

我回頭一看,原來有人打開了大門,所以氣溫才忽然下降。

關門過後,涼意也沒了。

「理事長,有事要報告。」

說話十分乾脆,語氣十分堅定,從聲音得知應該是個剛強的女學生。

「還是老樣子準時啊,風紀隊長大人。」

「恕我正言一句,別再用這種稱呼了,搞得我好像尊卑不分。」她說完後,我感到有股熾熱的視線在自己腦後,「理事長,這位同學是?」

「啊⋯⋯忘了跟小千介紹,這傢伙是新來的!」

「喔喔!新人也能進理事長室,是個挺不錯的新人呢。請多多指教!」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拜託了!

此時,我並沒有回頭,而是冷汗直冒,一副緊張得快升天的模樣。

這種說話方式,這種嗓音,這種認真的個性。

就我認識的就有一人,心裡多次否定身後的人並不是那個人,但事實是無法扭轉的。

我放棄掙扎,緩緩地深呼吸,紓緩自己的神經兮兮。

「一日不見呢,宇都宮學姐。」

「哎?黑,黑羽?為⋯⋯為什麼?為什麼啊?」

臉頰泛紅的千夜變得語無倫次,似乎與鳴海再會真的讓千夜嚇的不輕,以往的拘謹頓時消散不見了。

「呵呵⋯⋯我好像看到什麼十分有趣的東西呢⋯⋯」

「不⋯⋯不是的,理事長⋯⋯不是的不是的!」

「有趣的東西?你們倆到底在說些什麼?」

「不!什麼都沒有!別在意!」

「比起這個,你不是築紫的副官嗎?今天不用回去?」

「我正是為這件事而來,雖然確實有不少日子我也要請假去工作,可是這次可不同,有任務必須要在學校裡面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6

魔法能力測驗,那是測定學生的戰鬥力和合作的測驗。

戰鬥力由綜合攻擊力、綜合防禦力、速度、回復力和俗稱HP的魔法承受力這五方面組成的平均數值。

以鳴海為了保護築紫帶領的軍隊而擊敗過的黑化地龍為例,以魔法承受力、攻擊和防禦為主,這三方面的性能數值約4000。相反,速度和回復力相較低下,只有約1500,所以黑化地龍的綜合能力數值大約3000點。

指數上千的魔獸在世界其實尚算稀有,大部份也是低等魔獸,能力指數只有150以下。

對魔法使的能力測定也擁有相同的基準。

在測驗取得的分數,經過核實會列入世界排行。

世界排名十萬的魔法使(等級A-),能力指數約2000,但那已經是天才才可到達的境界。

千名以內的魔法使(等級S),換作未毀滅的世界前,幾乎全部都是擁有匹敵一個發展中的國家全軍事力量的實力。

至於位於世界最頂端的百名魔法使(等級SS),被稱為世界最頂端的軍事兵器。他們的強大已經是無法用常理去理解的程度,用測試無法測定出一個穩定的數值,這百人各自擁有一個稱號。

例如擁有稱號「絕對防壁」——魔法機關聯合特區檢察局總司令官花井築紫少將。

鳴海入學已過去兩天,姑且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

在第一次魔法能力測驗準備開始的時候,雖說面對著各個新面孔,課室裡依然熱鬧萬分。

可是鳴海卻不打算融入當中,獨自走到學校的後花園。

「一年A班給我安靜下來!」

一種老師特有的語調令整個課室霎時靜下來,可是聲音卻沒有屬於老師的滄桑感。

或許沒人留意到,教師桌後一直有人站著。

當學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7

同一時間的後花園。

學校的後花園佔地將兩公頃。

除了數個溫室和中心的噴水池外,大多都是草叢草地和稀疏散佈的大樹。

噴水池在後花園中心,直徑四米多,由全魔力驅動,主要材料是大理石,中心聳立了一個光著身子的小孩雕塑。

噴水池默默地為這片地增添色彩。

但似乎只要它不消失,就沒人會特別留意。

只有例外的一人。

留了一把閃閃發亮的銀白色長髮,清澈虛幻的紫眼睛是稍帶孤寂的夜空,讓人真假難分的標緻五官身材。

獨特之餘近乎無瑕的外貌使曾見過她的人都有一瞬以為她是個極度仿真的人偶。

如此耀眼的少女,孤獨一人靜坐在噴水池邊上前後晃動赤腳,手按在池邊的磨了光的大理石,任由微風拂袖而去。

誰人看見此景後,腦中便柔柔奏起悲傷的奏樂,揮灑不去。

不禁生起疑問來,她在這待了多久呢?

這是沒人可以回答到的問題,就連這個少女是否存在這人的一問也令不少人疑惑。

「喔,終於來了嗎?」

汐音察覺到四周有什麼變化,在地上輕輕一踏,身影瞬間移動到數十米外的草叢。

只見躺著的鳴海被風輕拂著校服,一臉悠然地躺著,鳴海長著接近女孩般的娃娃臉,又帶幾分帥氣。

樹葉沙沙作響,黑短髮被柔風拂動,為這個場面添上和諧。

「我,我可沒有偷窺你睡覺喔⋯⋯」

汐音有所顧忌地凝望著他,忽然不知下了個什麼決心而別開視線。

「真虧你能這麼悠哉地睡覺,明明大家都為了能在這個繼續學習而心驚膽顫。不過,我也沒有資格跟你說教就是了,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靠自己的力量當上S級的!」

汐音回想起那夜晚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9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