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谷 作者:魔神(連載中)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4 12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畫谷 作者:魔神(連載中)

畫谷 作者:魔神(連載中)

繪畫就像一座山谷,你從上方看,絕對無法猜測到幽暗的谷底有著什麼,你唯有從危險的峭壁攀下,才能看到畫的真意。

法國已故畫家羅倫˙艾伯特的遺作「畫谷」被譽為超越畢卡索、梵谷畫風的抽象派畫作,被視為國寶級的名作,巡迴擺放世界各地的畫廊供人欣賞。

在羅倫˙艾伯特書房中所尋到的遺書中寫著:「畫谷隱藏了一個秘密,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進入,你就會知道其中隱藏著什麼。」



我看見了什麼?這裡有著幽深的山谷,峭壁上生長著數種的植物花草,天空被濃密的白雲所覆蓋,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了白霧,隱隱透出弧形的彩虹光。
        
眼前這幅由世界名畫家羅倫˙艾伯特所動筆繪製成的名畫「畫谷」帶給我的感覺就像我之前所形容的一樣生動有聲,我甚至能看出那黑色顏料所構出幽深感覺的山谷中有著無數的神秘感、黑暗到深不可測等等。

        我雖然能看懂這幅畫中所要描述的意思大概是什麼,但我絕對不是個畫家,更不會是一個合格的觀賞者,你相信一個合格的看官會一時瘋癲,拿失業後剩餘的生存財產拿來看一場要好幾萬塊門票的畫展嗎?我相信除了我以外,可能沒有那樣的人了,如果有,那絕對是個瘋子。

        在看著那幅畫的同時,我正思考著如果沒用那幾萬塊拿來看畫,我能撐多久?兩個禮拜或者是一個月?我不知道,就算能撐好幾個月,錢總是會有花光的一天,而那天,如果還沒有找到工作,我該怎麼辦?

        死?那是一種解脫,但是我畏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現在我所在做的。

        當我從我那不太正常的思考路線回過神來,那幅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新燕 經驗 +100 你最後面說的 我很喜歡 2011-1-20 06:17
  • 新燕 金幣 +100 你最後面說的 我很喜歡 2011-1-20 06:17
  • 新燕 威望 +2 你最後面說的 我很喜歡 2011-1-20 06:17

TOP

2-1 畫谷...另一個世界?(上)

冷天的意識緩緩的從黑暗中甦醒來,他感到身子異常的疼痛,就像是被一台載滿貨物的貨車給壓了一遍又一遍的痛楚,隨便動一下都能引起一陣陣的麻痛感。

在這種過烈的痛覺之下他勉強張開了雙眼,迎來的是格外刺眼的光線,他將雙眼瞇了起來才看見四周的景色,這是一片花園,各種他所見過以及沒見過的花草植物生長在肥沃的土地上隨風搖擺著,數十間外表簡陋的茅草屋搭在了花園的一旁,還有著一個正澆著的花的白衣女子、一個拿著一把精緻短刀在甩動著的男子。

他們似乎發現了冷天,紛紛停下了手邊的雜事走了過來,那男的開口了:「歡迎你。」
        
「這裡是哪裡?」冷天克制住自己不發出一絲痛苦的聲音,緩緩移動著身子爬了起來:「為什麼我會身在這裡?」

        「這是個好問題。」男子笑笑:「這裡是畫谷的世界,一個無法想像的地方,而你身在這裡的原因,不也是尋找著你所想知道的真相嗎?」

        「畫谷?」冷天稍微的愣住了,似乎是想到什麼:「羅倫˙艾伯特?」

        「是的,正如你猜到的,就是羅倫˙艾伯特的畫谷。」男子將手中的短刀放入了口袋又再說道:「這裡,正是畫中的世界。」

        「怎麼可能?」冷天顯然非常的不相信男子所說的話:「這麼奇幻的事情……」

        「奇幻……哈哈。」像是聽到了一個好笑的笑話,男子笑了起來:「如果你經歷過了原罪,你就不會這麼說了,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艾強。」

        「歡迎,我是琳。」女子對我友好的伸出手道。

        「你好,我是冷天」回握琳的手,我感覺不到她手的熱度,只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2 畫谷...另一個世界?(下)

冷天在一次體驗這種傳送在空間的感覺,之前的疼痛似乎沒了,他能看見自己身在一個光亮的隧道,不斷的快速前進著。

        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是到達目的地了,隧道的不遠處終於出現了一小點的黑色,出口到了。

        在那瞬間,他又昏了過去。

        當他再次醒來,只見到艾強和琳笑嘻嘻的看著他臉帶笑意,臉稍微一紅,冷天道:「幹麻這樣看我?」

        「我們只是佩服你能在這種環境睡的那麼香甜。」說著說著,艾強還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好了,快點開始吧,這次的任務可不簡單。」琳提醒道,將她所背的大包包給打開,從中朝冷天和艾強扔出了黑影。

        冷天伸手一接,冰涼的感覺傳到手掌,仔細一看,是把真槍,讓嚇了一跳,而艾強倒是沒什麼將槍背到了肩上對冷天道:「冷天,看看那幅畫吧。」往冷天的身後一指。

        冷天這才轉過頭,往四周一看,發現自己早已身在一棟高樓之中,而艾強所指的牆上有著一幅畫。

        上頭繪畫著一只鷹頭、六手以及骨刺組成的怪物,在那怪物的周圍,是一個個金光燦爛的寶箱,畫的右下角,被寫上了「瑪門」兩個字。
「你知道上頭畫的是誰嗎?」艾強凝重的說道:「瑪門,在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七大原罪當中,為『貪婪』的支配者。」
        「那又代表著什麼?」冷天問道:「難道是考驗的難度?」

        「也可以這麼說,但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類別』才對。」琳插話道:「這種的類別又分為了七種,分別用了聖經中的原罪來區分,貪婪、憤怒、妒忌、慾望、懶惰、大食以及驕傲這七個原罪,而其中,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1 死亡...進化!(上)

「我……要死了嗎?」冷天用著沙啞的聲音吐出不太清楚的文字,此時,他的雙眼所見到的是一片的黑暗,嚴重過度的缺氧,使他開始喪失一些身上的功能。

        在藤蔓的劇烈疼痛下,冷天被緊捆住的身體開始瘀青,嚴重的還已經滲出了血來,冷天痛叫著,但人造植的藤蔓仍然無情的加大力量,要將他給弄死,在他們的眼裡,老人的命令就是不能違背的,他們必須要殺了這個人類。

        在劇烈的疼痛下,冷天重複著痛昏以及痛醒的過程,那種經歷是痛苦的,因為不管是醒還是昏,都是對精神上最大的折磨,慢慢的,他精神已經稍微有些失控,開始出現了幻覺以及幻聽,他能在本空無一物的天花板看見好幾個人影子,而且那些人他是認識的,嘲笑過他的同班同學、學生時期的老師、同事、老闆上司以及女朋友,都在空中惡狠狠的瞪著他瞧,並對他罵出他們曾經說過的話。

        「冷天,你這個雜種!沒有父母親的棄兒!」這是由他的同學口中說出的。

        「冷天,為什麼這次的成績又是全校最末!你是傻了是不是?」這是老師所說的。

        「冷天,你的工作效率那麼慢,你就等著被老闆罵吧!哈哈哈。」這是同事所說的。

        「冷天,為什麼這個案子你還沒搞定!你以為我們公司是請來吹冷氣、喝咖啡的嗎?在不搞定,你就等著被炒魷魚吧!」這是老闆所說的。

        「冷天,我們分手吧,凱文他比你優秀多了……」最後,是他的女朋友所說的。

        「你們夠了!」冷天對著虛影怒吼:「我就是我,不管是壞事好,仍然都是我,過去的我軟弱、怕死又沒有毅力,不代表現在的我沒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2 死亡...進化!(下)

深入每一條經脈的痛感漸漸出現,冷天腦袋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樣充滿著腫脹感,而呼吸管似乎也遭到了堵塞,無法吸入半點的空氣。

        「啊──」倒了下來,冷天以全身被冷汗所浸濕,彷彿剛從一個水池中打撈起來一樣溼透,他的雙眼在翻白,看不見了東西,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脆合會出現這種現象。

        身體的異常反應,在破壞著他身體內中各項生命機能,由五感視、聽、嗅、觸、味開始到血液停止向心臟輸血的各種危險,隨時都有可能在一瞬間喪命。

        但他沒有。

        冷天的強烈生存意念在堅持著他的精神,雖然口中還在痛苦的大聲嚎叫著,但精神卻是一動也不動的屹立不搖。

        「滋滋──」在這個過程,他的皮膚不斷的裂碎開來噴出大量的鮮血,可是在他那幾乎可怕的恢復能力下不斷的維持一個平衡,不死的平衡。

        「我……還有事情沒做……我……還不能死……」冷天在拼著命吸著無法吸入的氧氣的同時也自語說著話,直到腹中的氧氣完全被大腦轉成二氧化碳為止才停止住,眼前一黑,在房間內昏了過去。



        「冷天……冷天……」一個聲音不斷迴響著。

        「是誰在叫我……」冷天喃喃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你真的想要休息了嗎?」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嬌小的身影,那是一個身著骯髒破爛衣服的小男孩,他正拿著一隻不斷掙扎的肥老鼠說著。

        「我好累……我想休息。」冷天昏昏沉沉的異識在回著話。

        「你要放棄了嗎?放棄你現在的一切。」小男孩甩弄手中的老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1 危險!隱藏考驗的開啟(上)

「冷天,接著。」艾強從身上掏出一個有點髒髒的木偶丟給了冷天。

        「這是?」木偶一入手,一排排訊息便跑入了冷天的腦中:「詛咒木偶,任務用品,帶到第三層結束考驗後自動消失。」

        「你的任務就是這個,你必須要把它給完成帶到第三層的那個地方。」艾強抬抬他手中那把槍:「而我和琳,則負責掩護你。只要你中途有一絲過失,歪們可能都會死在這裡。」

        「我做得到嗎……」想到自己背負著如此沉重的包袱,冷天不僅自問道。

        「我們……相信你。」琳和艾強有默契的同時用手搭上了冷天的肩說道。

        「我會完成這個重大的任務的。」受到鼓勵,冷天眼神堅定的回答道:「那現在,我們該怎麼到第三層?」

        「不錯,這是個問題,但還不至於難找,我在第一層找到了一張這大樓的內部平面分布圖,你們看看。」艾強從他那長褲中拿出了皺皺的紙攤了開來:「你們看看這裡和這裡,這裡是我們進入時的地方。而這裡,便是我和琳以及昏迷時的冷天上來第二層的樓梯。」

        「那代表著什麼?」冷天問道:「這不就是一張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大樓介紹平面圖嗎?」

        「不!」琳搖搖頭:「在每一場的考驗中,每一樣的東西都是非常重要的,你看過《絕命終結站》嗎?就像那裡面一樣,一些小事物,通常都是活命的關鍵。雖然,這部片的最後結局都是死亡。」

        「所以說,這張平面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冷天戲戲觀察著整張圖上面的一些細節,除了稍微的骯髒之外,倒是沒有其他的特點。

        「恩,其實要看這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2 危險!隱藏考驗的開啟(下)

百葉窗被一雙纖細的手給撥開,光線從那小口透了進來,男子稍為陰沉的臉孔在陽光的照耀下顯的十分的怪異。

他轉過身子面對的會議室中那唯一的長桌,她所站的地方剛好是長桌的前方位置,能看到長桌兩旁的人,那些人無不一臉嚴肅,滿臉正經。

        「啪!」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男子臉上的冷感更加深了幾分:「你們可真是做的很好,竟然讓外部的人進到這棟大樓裡頭……哼!防衛系統都是裝假的嗎?」

        「林董事,請息怒。」一位在這群人當中最為年老的老者回應:「防衛系統當然是沒問題的,只是這入侵者的裝備過於的超科技,竟然能掩飾掉大部分的紅外線掃描突然出現在大樓裡頭,這可不能怪我們阿。」

        「說得倒好聽,那保全或者守護者又是擺好看、巡邏走好玩的?就連最重要的那個木偶都會被他們給竊走,你們這群飯桶!」男子物終於爆發了,激動到口沫噴得滿桌都是,看那群人面露苦澀的樣子,就知道這數量是非常的恐怖。

        「這也不能怪我們,是那群侵入者的格鬥技巧過強,人造植在他們手下大概一會兒就被打爆了。」查看異常房間的一個幹部面仍些許恐懼的道,回想起那綠色汁液噴得到處都是的噁心樣子,這人便是一陣的疙瘩竄上身。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男子暴怒,響亮的拍桌聲綿延不斷:「我只給你們五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這五個小時以內你們無法將木偶放在我的面前,那你們就等著瞧吧!還有,他們現在已經到了第二層,如果動員所有人都還沒有辦法阻止他們的話,那我將親自動手,散會!」

        男子一宣佈散會的指令,一群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5-1 之間的...信任?(上)

伴隨著這訊息的是一陣陣金屬摩擦而發出的聲音,在第一個陣眼內高處,一條被鎖鍊吊住的鐵製監牢緩緩的放了下,即將落在了冷天眼前的不遠處。

        「又是怪物嗎?」察看了手錶上的訊息,冷天警惕的看著鐵牢,手上那把槍也就了位置等待著。

        「啪──」鐵牢穩穩的落在地面上,鎖鏈因為碰撞的關係而脫落,鐵籠在鎖鏈失去綑綁力後,鐵牆開始往四面打開,露出裡頭那神秘的生物。

        「吱吱吱──」那黑色絨毛的小東西叫著,雙眼非常的赤紅,白大的門牙似乎閃著亮亮的光,從外表看,完全就是一隻普通到極點的大黑兔。看到了鐵籠裡是隻兔子的時候冷天也楞了一下,反覆思考才發現如果是一隻兔子怎麼可能用鐵籠關著呢?

        「唰唰唰──」但還沒等他想完這個問題,黑兔就已經動了,只見一道黑影竄過冷天的肩膀刮起強風,過了數秒,冷天那被繃帶包裹的肩膀處便裂了開來,一道漂亮的血泉噴灑而出。

        「果然……不出所料。」咬緊牙根,不讓自己痛呼出來的冷天另一手網腰間的口袋摸去,似乎拉動了什麼,下一刻,三個橢圓形的圓球便脫手而出,飛向那虎視眈眈的黑兔,仔細一看,那分明就是三個已經拉掉了保險栓的手雷。

        「轟──」連續的三個爆炸幾乎將不小距離內的地方都炸的漆黑變形,要不是這大樓的建造材質硬度夠高才避免掉,如果換作是現實世界的任何一座高樓,早就被炸的倒毀了。

        「死了嗎?」冷天問道,但他看見從那濃煙中的黑色魔影如光的速度衝出時,臉色頓時一變:「草!」

        連忙拉了一個手雷又往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5-2 之間的...信任?(下)

「可惡,傷口又裂開了……」

        冷天咒罵著,一邊用著琳事前給他的治療藥水塗抹著不斷流血的猙獰傷口,一邊奔跑著:「果然如艾強所說的,現在的我連戰鬥都不能了。」

        咬著牙,忍住腿上的痠痛,冷天看了看後頭追著他的一些奇形怪物,雙腳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幾分:「不知道琳和艾強到底如何了?如果我成功找到了通往第三層的階梯,他們還沒來又怎麼辦?這是個問題啊……」

        自語完,冷天朝後頭的怪物堆裡扔出了最後的幾顆手雷,一陣轟炸過後,通道間就被無數怪物的屍塊給堵住,這時冷天才放慢速度,緩緩的將木偶從口袋掏出,手緊握著,緩緩的又開始提速:「艾強,既然你信任我,那我也應該要信任你和琳,必須要活著啊……」

        而在他說完的那一刻,前方似乎有一個巨大的身影朝發冷天這裡飛飆而來……

        「放馬過來吧!」似乎感覺到了有生物靠近,冷天眼中燃燒起了火焰,那是對夥伴的信任而產生的信念之火,在他身上的猙獰傷勢,也漸漸隨著治療藥水的藥力而以一種超乎常理的速度瘉合著。

        「在我還沒完成我的任務之前,我……不得死!」



        「似乎就有人快到了。」另一處,男子放在辦公桌上的手不停的輕微敲打著,臉上的憤怒似乎能焚燒一切之物:「第三層,就快要被突入了……」

        站起了身子,男子笑了,笑的很陰沉,充滿著邪惡:「希望,這些小螞蟻,不會太讓我覺得無聊。」

        隨著男子的話說完,綠色的影子從男子手臂的衣袖中竄出,擦過了辦公桌,接著又以著肉眼看不輕的速度竄回了衣袖之中,一切就像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1 阻撓之路(上)

「不要擋路!」衝過一個個的盡頭,在另一端冷天吶喊著,而前方,那個帶著眼睛的女子正毫無表情的看著他。

        「對不起,由於董事長已經下令封鎖,所以容許我不能讓路。」女子用著十分恭敬的話語回答:「請回吧!」

        「放屁!」冷天咒罵:「妳想擋我的路,就只能死!」

        「你確定要這麼不講理?先生。」矯正下有點歪掉的眼鏡,女子說道:「不聽從勸告的結果十分嚴重。」

        「趕時間,讓開!」冷天憤怒,直接衝過女子身旁,沒想到,眼前黑影一晃,他的身子就往後飛去。

        「碰──」巨響,冷天那身子直接撞擊鐵壁,鐵壁變得扭曲。

        「你怎能如此得不規矩,我話都還沒說完呢,你就走了。」女子緩緩的道。

        「可惡。」漸漸爬起,冷天咬著牙:「又是高速嗎?」

        「先生,請回吧,不然不要怪我痛下狠手。」女子面無表情:「下一次,就不一定是飛行了。」

        「我怎麼能……」冷天提起背著的那把槍,直接衝向了女子:「就此無功而返!」

        「無謂的掙扎。」掃了一眼衝來的冷天,女子冷笑,那衣衫底下,一道銀光閃爍的雷射就此向前射出,直飛冷天。

        「糟糕。」冷天臉色一變,但已經來不及了,雷射已經近在眼前:「該怎麼辦……該怎麼辦……難道,就只能這樣死了?」

        「你現在剛開啟第一階的進化,至少要好幾天才能回復過來,如果現在一直重複使用,可能會造成生命上的危險。」而在這緊急一刻,冷天腦中不知名的閃過了一句琳說過的話。

        進化?對……不正是進化嗎?唯有進化力量才能躲過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4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