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華甄--冥府花嫁(七月鬼丈夫一)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長篇}華甄--冥府花嫁(七月鬼丈夫一)

{長篇}華甄--冥府花嫁(七月鬼丈夫一)

古立恒是則傳奇──他以文人之身,搖身變成上海富賈。
但一場大火毀去他的容貌,更無人敢靠近古家大宅!
眾人都稱古宅為“冥府”,他就是冥府中的“鬼王”……
可冰冷的心在乍見如陽光燦爛的她時,只想抓住這抹光芒。
雖然她和眾人一樣怕他,自己卻無法克制親近她的渴望──
就在他以為她也動心的時候,她的“未婚夫”卻出現了!

韓漪蓮因被流氓追趕,而誤入一個恍如仙境的庭園,
沒想到這竟就是眾人口中的“冥府”!害怕之下,
她被迫留在古宅一個月,卻發現鬼王不過是個傷心人……
他的憂鬱、他的傲氣,讓她不知不覺深陷情網──
但不行!她怎能忘了,自己早就沒有愛他的資格!

楔子
  「大爺,求求您放了我,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

  半明半暗的房間裏,一名垂髫少女跪在屋子中央低聲哀求。她身前站著一個身穿長衫上了年紀的男人,身後是兩個身著黑衣的大漢。

  老人似乎沒有聽見她的哀求,只是注視著房間的一角。

  令人窒息的低氣壓充斥于室內,厚重的窗簾阻隔了空氣與陽光,房間更顯得陰森森。

  「大爺,放了我吧……」女孩再次哀求。聲音在幽靜的房間裏迴旋,更加顯得悽惶無助。

  「那妳為何進來?」

  驀地,一個冰冷而低沉的聲音從她身側角落發出。女孩一驚,她根本不知道那裏有人。回頭往那裏看,可除了黑暗,她什麼都沒看見。

  他是誰?為何不現身?難道、難道他就是大家口中那個極醜的鬼?!女孩心驚地想。

  「我……我同家人走散,被流、流氓追逐至此……」她哆嗦著,交握的雙手十指扭絞得死緊。

  房間裏一片靜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當總管在廚房見到漪蓮時,果真看到她已經將自己打理好,連早餐都吃過了。

  「勞伯,你看我是不是很能幹?我還幫忙沙大叔洗碗呢。」見到總管,漪蓮高興地指著佝僂著脊背,正忙著的廚師羅鍋沙表功。

  「是啊,這位天仙似的姑娘可幫我不少忙。」羅鍋沙樂呵呵地說。

  總管僅以點頭表示贊同,提著羅鍋沙準備好的食籃走了。

  「勞伯跟他主子一樣,對人愛理不理的,還是沙大叔好。」漪蓮對總管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羅鍋沙可樂了。「姑娘嘴真甜,但姑娘的話不對。勞伯可是大好人一個哪。」

  「那個陰陽怪氣的古立恒呢?」漪蓮聽他替總管說話,不由想知道更多。

  羅鍋沙眉頭一皺,不笑了,嚴厲地說:「姑娘可不要對主人不敬!咱主子曾是京城響噹噹的禦使大人,只因膩煩了才辭官歸鄉。想當年大人出門時前有鳴鑼開道的差夫,後有護轎守衛的役從,那威風妳可沒見過!」

  「你就見過?」漪蓮更好奇了。

  「那當然。」羅鍋沙將手中的鐵鍋放下。「那時候我在京城開菜館,一個大雪夜被一幫混混砸了店流落街頭。因身帶殘疾,無人雇用,尋思著這條爛命就要喪于街頭時,遇上了辦事回府的主子。主子救了我一命還留我在府上掌勺,自然看過主子的風光……唉,這一晃眼都十來年了。」

  「當真?」沒想到他曾經那麼俠義,漪蓮對古立恒的懼怕在這一刻淡了不少。

  「那還有假?」羅鍋沙眼一瞪,挺起無法挺直的身軀。「不光是我,咱主子救的人可多啦。」

  漪蓮還想再問,但這時幾個黑衣男子走進來,他們都是古立恒的護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不准碰那些東西!」古立恒冰冷的聲音帶著寒氣響起。

  「你幹嘛老是嚇我?」驚魂未定的漪蓮看著矗立在窗邊黑暗中的身影埋怨。

  見對方並沒有解釋或回答的意思,她又說:「你不用藏起來,我已經見過你的臉,而且我不怕!」

  「不怕為什麼會暈倒?」古立恒波瀾不興的聲音裏有一絲譏諷。

  想到自己曾經被嚇得暈倒的事,漪蓮的臉發燙,暗自慶倖他將窗子關上,而且他們倆都站在陰影處,昏暗的光線下他看不到自己臉紅。

  她逞強地說:「那是因為太突然,又那麼黑……現在再看到你的臉,我是絕對不會暈倒的。」

  「嗤!」古立恒嗤鼻冷笑,表示他一點都不相信。

  「我真的不怕你,如果我撒謊,願遭天打雷劈。」漪蓮發誓。但說完「願遭天打雷劈」時,她不由心虛地回頭眺望門外的一小片天空,確定外頭晴空萬里時,才放下心來。

  古立恒卻有趣地想,這丫頭忘性大,忘了他有一雙能穿越黑暗、透視人心的眼睛。此刻她竭力掩藏的羞愧和不安,就如那天他抓到她做鬼臉時一樣清楚落入他眼中,他再次被她的天真頑皮吸引。

  然而多年來他已經習慣掩飾自己真實的感情,於是他沈默地注視她臉上任何一點細微的表情。

  忽然,就在他這樣近距離地看著她、欣賞她時,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流穿過他的心房,帶給他全新的感受——快樂與平和。

  隨即他意識到這些天來,自己的目光總是不由自主地追尋著她,正是為了攫取這份新感受時,他心中一驚:難道這個年輕的女孩真有這麼大的力量,啟發他心底封存的熱情?!

  哦,不!這領悟令他猝不及防,他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這件事過後整整三天,漪蓮沒再出現,甚至不再像前陣子那樣在樓裏大呼小叫,跑來跑去。

  一句話,那個麻雀一樣聒噪的女孩變安靜了!

  如願清除了她的「騷擾」,古立恒終於得到所要的清靜。

  他又恢復了要人送飯、將自己關在黑暗房間裏的習慣。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了可以藏匿真實面目的假面具,除此之外,他的生活重歸幽靜。

  令他極度懊惱的是,他的心卻渴望聽見那霸道又不失天真的聲音;他的雙眼總是難以克制地追尋那道纖麗的身影,夜晚,他會身不由己地佇立正窗前,探望樓下的前廊。

  他不明白,前幾天自己煩透了她的糾纏,可如今她不再出現在他面前,不再命令他做這做那時,為什麼他會失望、煩躁?

  此刻,光是看著她在水池邊自在地喂魚,他的心竟充滿了祥和。

  凝視著這個嬌小靈活、滿頭鳥發的女孩,他想起最初看見她時的震撼。那時的她站在院牆的牆頭上,模樣真真切切如水做一般,嬌柔清麗,像極了因受巫山美景吸引而留連忘返、誤落塵間的王母之女瑤姬,渾身透著與凡塵不符的爛漫與純真。

  如果說強留她一個月的理由,是要懲罰她私闖「悅園」及順應勞伯的話,還不如說是由於他被她的天真率直所吸引,渴望留下她、得到她的陪伴更恰當。

  之後他看到她像個精靈似地與竹林山水融為一體,快樂無比地歡笑奔跑,他的心彷佛注入一股清泉,整個人都活了起來。儘管他竭力漠視心底氾濫的感情,但是那濃烈的情感已經深深竄動在他血液中,啟動了他沉寂已久的心。

  她是那麼年輕,卻能理解他的痛苦,並急於拯救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早晨,古立恒在書房裏辦事,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吵鬧聲,這可是奇事。而更令他驚訝的是,他聽到有個男人正高聲喊著漪蓮的名字。

  於是他站起來往窗外看,可是只看到幾株龍柏樹在搖晃,他立即往外走。

  「主子,有人硬闖。」一個護院剛好來報告,同時漪蓮和勞伯也匆匆走來。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為何那麼吵?」漪蓮一見到古立恒便抓住他的手問。

  「沒事,只是有人闖入而已。」古立恒回握她的手安撫她,對護院說:「打開大門讓他走就是。」

  「可是那人一直在喊……」護院遲疑地看了看漪蓮。「姑娘的名字。」

  「喊我?」漪蓮驚訝地問。「那我去看看。」

  可是古立恒拉住她,不讓她去。

  「立恒?」漪蓮回頭看著他,看到他眼裏的擔憂,便安慰他道:「我不會有事的,要不,你隨我一起去吧。」

  古立恒想了想,拉著她往龍柏樹後走去。

  繞過樹林,他們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被塞著嘴,四肢捆起躺在地上,他身邊有四五個黑衣護院守著。

  那男人呼呼地喘著氣,怒氣衝天地瞪著最靠近他的護院。

  「你這小子夠種,一身勁不用在正道,擅闖他人宅院算什麼好漢?!」護院罵著邊踹了他一腳。

  「不要打他!」漪蓮突然大喊,掙脫古立恒的手跑了過去。

  她突如其來的喊聲和動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震驚地看著她,古立恒更是僵立當場。地上的男人在看到漪蓮的瞬間,眼裏的怒氣轉為欣喜,他掙扎著坐了起來。

  「快放開他!他是我哥哥!」

  聽到漪蓮說那人是她哥哥時,大家都驚訝地看著她。

  漪蓮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漪漪……」

  低沉的嗓音,沒有初遇時的冰涼,充滿了綿綿情意。

  「你醒了?」漪蓮微微一笑。「你餓嗎?」

  古立恒搖搖頭,撫摸她佈滿憂慮的小臉,輕輕吟道:「綠竹漪漪,我心萋萋,敢問佳人,琴瑟合兮?」

  見他毫無血色,還在竭力逗自己高興,漪蓮禁不住流淚。

  古立恒替她擦去淚。「別哭,這可是我做過最好的詩喔,妳別不領情。」

  漪蓮就著他的大手擦去臉上的淚,輕聲說:「好好一首詩被你改成這樣。」

  「那妳念原詩給我聽。」古立恒孩子氣地要求,其實想化解她的傷心。

  漪蓮點點頭,背誦道:「瞻彼淇澳,綠竹漪漪;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號僩兮,赫兮晅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妳真不簡單,連《詩經》都學過。」古立恒愛憐地看著她被淚水浸染得更加晶瑩的眼睛。

  漪蓮羞愧地說:「可是我並不完全明白其中的涵義,你可以講給我聽嗎?」

  古立恒笑笑,將她的手握在手中,緩緩地說:「這首詩講的是為人之道。做人當像青竹般高風亮節,如美玉般禁得起切磋琢磨,真正有道德修養的君子不靠宣揚吹捧來成就自我……」

  見他臉色愈加蒼白,喘氣急促,漪蓮急忙阻止他。「你不要多說話,等你好了再講給我聽吧。」

  「那妳不要再哭了。」他喘息地說。

  『好,我不哭。」漪蓮強忍著淚扶起他,喂他喝水。

  「跟我說說妳讀書的情形。」喝過水後,他覺得好一點,便要求道。

  漪蓮苦著臉說:「我很調皮,沒有好好讀書,現在會的這點是娘逼出來的。」想起總管曾說他自幼習文,不由讚歎道:「你才是有才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漪蓮快步穿過竹林,一剛轉過觀魚舫石碑,就看到兩個護院站在園丁身邊,牆邊的灌木雜草已經清理完了。

  不過令漪蓮驚訝的是清理後的牆腳,居然露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洞。

  「哇,大叔,這裏怎麼有個洞啊?」她大聲問園丁。

  「我也不知道,剛才發現的。」園丁說。

  「哦,真是奇怪!」

  「是很怪,這些灌木雜草並非長在這裏,而是被人挪來遮掩這個洞口的。」園丁指著腳下的灌木雜草說。

  漪蓮聽他這麼說,便蹲在洞口查看,震驚地說:「大叔,這些碎磚石都落在院裏,說明洞是被人從外面鑿開的,而且時間不久,你看,這磚面還很新呢……」

  「不錯,觀察很入微。」古立恒爽朗的聲音傳來。

  漪蓮焦慮地喊:「立恒,你快來看,這裏被人鑿了個洞!」

  「我已經知道了。」古立恒走到她身邊蹲下,估量了一下洞寬,撿起一塊碎磚石看看,對園丁說:「沒事,你將這個洞補上,以後牆腳不要留植物。你們--」他目光轉向跟他進來的護院。「以後記得留意每個地方。」

  「是,主子!」眾人紛紛應承。

  「好啦,我們走吧。」古立恒回頭對還在琢磨的漪蓮說。

  「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為什麼?」見他若無其事的樣子,漪蓮納悶地問。

  古立恒抓起她的手,拍去上面的泥屑,輕鬆地說:「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反正總有人想法子進來探險,我也習慣了。」

  「你知道是誰,對嗎?他會傷害你嗎?」漪蓮不讓他敷衍過去,盯著他問。

  現在她更明白為什麼悅園要有那麼多護院,一個被太多人好奇和覬覦的地方實在不安全!

  古立恒對她敏銳察知他的心思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就在韓家鬧得不可開交時,上海的悅園內也頗不平靜。

  「她到底去了哪里?」

  古立恒急切詢問著幾乎全被召集來的護院和仆傭,總管和羅鍋沙自然也在其中。

  中午他從城裏回來後就一直沒見到她,以為她又溜到哪個新發現的亭閣玩,可是到了下午也沒有聽到她開朗的笑聲和輕盈的腳步聲,這下他覺得不對了。找人來問,才知她連午飯也沒吃,而家裏所有人都說沒見到她。

  追根究柢,發現最後見到她的人是守廚房後門的護院。

  護院急忙將早上發生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最後說:「韓姑娘答應會在門口看著,可是等屬下回去時,並沒有見到韓姑娘,還以為韓姑娘離開了,所以也沒在意。」

  「你送菜時,後門有鎖上嗎?」古立恒問。

  從一些跡象上,他敏感地察覺事情不對,如果漪蓮答應要替護院看門,就絕對不會私自離開,而且也不會這麼久了都不回來。

  「沒有,因為屬下很快就回去了……」護院垂著腦袋慚愧地說,他真的沒有想到一轉身的時間也會出事。

  古立恒沒有責怪他,只是說:「你馬上去找那個男孩問問,他送菜來時是否看見可疑的人?」

  「是,屬下這就去。」

  太陽落下時,護院回來了,並帶來那個送菜的男孩。

  「主子,這孩子說在送菜來時確實看到一個男子。」護院說。

  當男孩知道眼前英俊出眾的男人就是人人口中的「鬼王」時,當場臉色發白,小腿哆嗦得幾乎站不住。

  看到這個瘦弱的少年怕成那樣,護院只好一再安撫他,最後他戰戰兢兢地將路上遇到一個人的事說了一遍。

  「……他、他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古立恒!」

  一聽來人竟然是古立恒時,當即有人驚呼:「老天,冥府鬼王來了!」

  可是,眼前這個哪里是傳說中的什麼冥府鬼王、醜八怪?分明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

  見他身著一襲白袍白靴,就聯手中那把扇子也是銀柄雪穗,全身一色潔白,本來略顯單調的顏色穿在他身上,偏能顯出翩然若仙的神氣。那張俊美出塵的臉,縱是與女子相比也毫不遜色。

  此刻他佇立在馬車前,傲然面對眾怒卻悠然自得的模樣,更是十足十的豪爽。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一個男人站在院門口喊道:「要見韓掌櫃,就走過這條九曲路!」

  人們認出他是韓掌櫃的二徒弟。

  「哈哈哈,在下正有此意!」古立恒大笑著跨步向前,卻被護院攔住。

  「主子,讓我等先行。」

  「不可,要見我師傅就得獨自來!」二徒弟毫不含糊地說。

  古立恒揚眉一笑,揮手示意護院退下,大步走上明媚陽光下的「九曲路」。

  他從容瀟灑,步履穩健,臉上始終帶著溫文爾雅的微笑,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更使他渾身充滿不可褻瀆的威儀。

  人們看呆了,就連擋在院門口的二徒弟在他走到面前時也忘了阻止他,只是傻傻側身讓他大搖大擺地進了院子。

  「站住,這裏不歡迎你!」粗暴的大喝聲驚得屋簷下的鳥兒「撲撲」飛走。

  古立恒看著這曾見過兩次面的男人,想到他劫走漪蓮,不由火氣驟升。

  為了漪蓮,他仍壓抑著火氣,耐性地說:「張鳳生,悅園也不歡迎你,可你數次潛入我的私宅,甚至挖牆鑿洞,毀我物產。不過我不跟你計較。我知道你同我一樣愛著漪蓮,如果漪蓮愛你不愛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尾聲
  整整三個月後,古立恒才徹底恢復,並快樂地迎娶他心愛的人。

  在這三個月裏,勞伯將他總管兼長輩的功能發揮到了極致。

  首先,他請來上海最有名的媒人,由提親、訂婚約到婚期都由媒人出馬,穿梭於上海和青浦之間。並如他承諾的那樣,古立恒認真地按繁複六禮辦事;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及迎親,每一道都不馬虎,做得一絲不苟,還不忘關照所有鄉里。

  這些排場給足了韓風面子,也滿足了青浦鄉親們的虛榮心,可謂「鳳鳴鸞合,皆大歡喜」。

  婚禮前唯一不高興的是兩位准新人。按照禮法,漪蓮被總管強迫送回家,等待花轎迎娶。幸好只短短三天,不然光看古立恒的怒目和漪蓮幽怨的眼神,勞伯恐怕還有得受呢!

  為了隆重熱鬧的婚宴,「悅園」第一次打開大門迎接四方朋友、八方來客,古立恒背負多年的惡名終於放下。

  花園大廳裏,賓客散盡;雙囍燭臺上,燭火輕舞。

  溫馨華麗的新房內,苦盡甘來的新人緊緊相擁。

  「漪漪,現在我們終於不用擔心被強迫分開了。」激情歡愛後,古立恒抱著他的新娘感慨地說。「我愛妳,沒有妳的日子就像地獄!」

  漪蓮用同樣的力量回抱著他。「我也愛你,直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怕。」

  他將她抱得更緊。「我會永遠在妳身邊,我會陪妳玩、陪妳笑、陪妳到老……我要帶妳去見我爹娘和小弟,他們一定會喜歡妳。」說到這裏,他的聲音顫抖。

  漪蓮愛撫著他,深情地說:「我一定會喜歡他們,我願意跟你到任何地方。」

  「是的,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一個整體。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