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婚似似(褚家女兒之最終回) 作者:金萱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5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想婚似似(褚家女兒之最終回) 作者:金萱

想婚似似(褚家女兒之最終回) 作者:金萱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他只是好心幫那個被混混圍住的女孩一把,
為什麼會被她揪住衣角不放,弄到最後不但包吃住還包工作?
唉,都是因為聽到她被論及婚嫁的情人背叛,
想到自己也差不多,一時心軟,就收留了她,
可他還是希望她能快點回家,別讓家人繼續擔心,
所以要她搬磚頭、刷油漆,試圖用粗重的工作讓她知難而退,
但沒想到這柔柔弱弱、四肢纖細的小女生,韌性竟然這麼強,
明明已經累到趴,還能只用兩小時就把工作室掃得一塵不染,
讓他再次確認了她出乎意料的能幹,看著她努力的身影,
他的心彷彿被什麼重重的撞擊了一下,
讓原本單純對她遭遇的同情寵溺,漸漸變了質,
不再想硬是把她趕走,反而對將她永遠留在身邊比較有興趣,
但他才發現自己的心意,就接到她出車禍的電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自從未婚又沒有男朋友的老三姍姍交了男朋友又閃電結婚後,不婚的老二薾薾,也改邪歸正的和交往多年的上司男友結婚,褚媽媽終於可以放下心裡那四顆大石頭中的其中兩顆,稍稍地喘了一口大氣,免得被壓抑在心中有口難言的憂心與苦惱給噎死。

  或許是她太貪心了,她真的好希望,好事能接二連三。

  偏偏事與願違。

  令她苦惱的小女兒似似還是繼續吵著說要結婚,直到老伴發了火,說要將她關禁閉禁足,她才稍微乖了些。

  至於老大依依,在她這個做媽的苦口婆心勸說下,雖然沒再提起要離婚的事,卻一聲不響的突然和她老公分了居……

  唉唉唉,真是三聲無奈。

  現在的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呀?她真的是愈想愈不懂,愈想愈頭痛,愈想愈憂慮,但偏又無法叫自己不要去想它,畢竟是自個兒女兒的事,她怎能不想、不煩呢?

  母親真偉大。

  這句話還真是其來有自,可不是嗎?

  因為得為兒女煩惱一輩子,永不得閒呀。

TOP

  第一章

  夜黑風高,萬籟俱寂。

  褚似似輕輕地轉動房間門把,悄悄地把房門打開,將頭伸到房門外,左右看了一下,再仔仔細細、徹徹底底的傾注所有的注意力側耳傾聽。

  「呼——呼——呼——」

  爸爸的打呼聲。

  「嗯——嗯——嗯——」

  媽媽的呼吸聲。

  太好了!看樣子兩個人都睡得很熟。

  不過,以防萬一,她還是試一試好了。

  褚似似將房門再推開些,然後輕巧的走到為了方便與她談心——或者該說盯梢?而改睡在三姊房間的媽媽的房門前,探頭朝房裡輕輕地喚了一聲。

  「媽?」

  床上的人毫無動靜。

  「媽?」

  她再叫一次,這回聲音加大了點,不過結果沒變,媽媽依舊沉睡,甚至連動也沒動一下。

  她嘴角微揚,有絲心喜,悄悄地轉身回到自己房間,把事先寫好的信放到書桌上,然後才提起行李走出房間,關上房門,躡手躡腳的一步步朝第二關走去。

  來到二樓。

  爸爸仍睡在二樓原本的房間,但為了守她,平時習慣關門睡覺的他,在這幾個月來都把房門開著睡。

  之前有幾回,她因為口渴或肚子餓,起床下樓找水喝或找東西吃時,都被爸爸突然從後方響起的一句「妳要去哪裡」嚇得跳起來。

  自從上回脫口說出她要搬出去之後,這陣子爸媽真的守她守得很緊,又難以溝通,和以往的開明模樣簡直判若兩人,讓她真的很生氣,才會計劃這次的離家。

  「呼——呼——呼——」

  爸爸的打呼聲非常有頻率,表示他睡得很熟,不過即使如此,她還是小心的屏住氣息,從他房門前走過,一邊下樓一邊回頭望,就怕爸爸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好了,他們走掉了。」

  小混混跑走後,荊亦擇轉頭對身後的小妹妹說,她卻仍緊緊地抓著他的衣服下襬,一雙被淚水浸濕而烏黑晶亮的雙眼,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他,眼裡全是驚悸。

  「他們已經走了,所以妳可以放開我的衣服了。」他柔聲再對她說一次。

  怎知她接下來的反應卻是「嗚哇」一聲,頓時嚎啕大哭了起來。

  面對她突如其來的放聲大哭,荊亦擇驀然全身僵硬,不知所措。

  剛才看她被三個小混混包圍也沒哭呀,怎麼欺負她的小混混都被他趕走了之後,她反而放聲大哭了?

  而且重點是,她到現在還緊緊地抓著他的衣服下襬,讓他想走都走不了。

  「妳有哪裡受傷嗎?」他問她,試著想找出她哭的原因,怎知回答他的只有她嗚咽不停的哭泣聲。

  「嗚嗚……」

  「已經沒事了。」他換個方式,試著安慰她,怎知響應他的仍是哭聲。

  「嗚嗚……嗚嗚……」

  完全無計可施。

  荊亦擇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愈發僵硬與疲憊的肩頸,和開始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現在該怎麼辦?。也許,他剛才根本不該停下車來多管閒事的……

  不對,這樣說也不對。因為如果他剛才就這麼視而不見的把車開過去的話,他接下來肯定會良心不安,一整晚都會想著那個被包圍調戲的女生後來怎麼了,最後把自己煩死。

  所以,他其實並不後悔停下車來管這檔閒事。他現在到底該如何脫身,把握時間回家睡覺啊?

  明天早上十點半他還和客戶有約,而現在——他瞄了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快四點了。

  「小姐,為什麼這麼晚了妳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一次又一次的舉起像是已經不是自己的手,將油漆塗在牆上,褚似似覺得自己就快要死了——累死的。

  荊亦擇那個傢伙,一定是個魔鬼,雖然是她求他讓她住在他家,也是她主動開口問他工作上的事,並在得知他有意為工作室徵人,就大言不慚的說出自己也是設計科系畢業的,不管任何工作她都可以勝任,多苦多累她都不怕的……向他毛遂自薦。

  但就算是這樣,他怎麼可以叫她到工地擦油漆呢?

  昨天甚至還叫她幫忙扛瓷磚……

  他是個魔鬼,一定是個魔鬼,要不然怎會叫她這麼一個秀秀氣氣、柔柔弱弱、年輕貌美的女生來做粗工?

  魔鬼!惡魔!

  用油漆在牆上寫了大大的「魔鬼」兩個字,再用同色油漆將它們覆蓋塗掉,褚似似歎息地將右手的刷子換到左手,再用力的甩著酸痛不已的右手,疲累卻不想認輸。

  「怎麼?才工作一個小時就撐不住了嗎?還信誓旦旦的說不管任何工作都可以勝任,多苦多累都不怕?」

  想起第一天上工,他要她打掃滿是木屑和垃圾的五十坪大房子時,那一臉「預料之中、早知如此」的表情和那些話語,她就一整個不想認輸。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她寧願累死,也不要被他瞧不起。

  又用力的甩了幾下右手,她將油漆刷從左手上拿了回來,再度咬緊牙關,努力的刷著牆面。我刷我刷我刷刷刷。

  「叮咚咚,叮咚咚。」

  大門的電鈴聲突然響起,讓她用力的呼出一口氣,暫時偷得幾分鐘的休息時間。

  她放下油漆刷,走到鎖上的大門前,從貓眼孔往外看。原來是魔鬼老闆。

  她將門上的鎖打開,開門讓他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哇,老大,你的工作室也未免太乾淨了吧?你有潔癖嗎?我以前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小子,看不出來你這麼愛乾淨。」

  「就是呀,如果你是女人的話,我一定把你娶回家當小老婆。」

  笑鬧聲從廁所外的辦公室裡傳來時,褚似似刷馬桶刷得正起勁,她微驚了一下,放下刷子,小心翼翼地打開廁所的門,偷偷地探出頭去往外看。

  一、二、三,有三個她不認識的男人,還有一個背對著她這方向、有點熟悉的背影——

  「老闆?」

  聽見她的聲音,辦公室裡的四個人同時轉頭或轉身向她看來。

  除了荊亦擇看她的眼神莫名深邃之外,其它三人都露出了瞠目結舌、猶如地球突然被外星人入侵的表情,目不轉睛的瞪著她。

  他們的目光突然讓她意識到自己此刻的模樣一定很糟糕:骯髒的工作服、頭髮像個歐巴桑一樣亂綁在腦後,再加上因忙碌而汗濕貼在額頭的劉海……

  她後知後覺的立刻往廁所裡退去,怎知荊亦擇卻在這時出聲叫住她——

  「褚似似。」

  她停下退後的腳步,抬頭看向他。

  「過來這裡,我介紹幾個人給妳認識。」他對她招手說。

  她呆若木雞的看著他,然後無言的輕歎一口氣,認命的從廁所裡走出去獻醜。

  「似似,」荊亦擇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叫起來還挺順口的。「這一位是江師傅,是木工界首屈一指的木匠,以後我們公司木作方面的工程都會交由江師傅包辦。這位是陳叔,最專業的水泥工師傅。還有他叫李泰明,你可以叫他李哥,負責水電工程的。以後公司Case的外包工程都會請他們幫忙,妳先拜個碼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鎖骨骨折該注意什麼事?

  褚似似沒骨折過,在離開醫院前也沒機會問醫生,所以一切只能聽從同居房東兼老闆的指示,他要她坐就坐,要她躺就躺,要她吃就吃,要她睡就睡,反正就是聽命行事就對了。

  這種不是吃就是睡的休息日子,她整整過了一個星期。

  因為回到家之後,骨折的疼痛和車禍全身酸痛的後遺症一一浮現,令她即使想做什麼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也只能乖乖的做米蟲。

  可是到了第二個星期,她全身酸痛的感覺已慢慢好轉,骨折的疼痛也只有在她不適當的動到右手時才會引發,她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她還得待在家裡休養,不能跟他去公司上班?

  昨天被他拒絕後,褚似似在家裡鬱悶的想了一整天,愈想愈覺得自己應該要據理力爭,不該再讓他牽著鼻子走才對。

  理由一,她自己的身體狀況能不能工作,她自己知道。

  理由二,沒工作就沒錢賺,她再休息下去是要喝西北風過活嗎?雖然……呃,他從沒跟她計較過伙食費,但她還是需要其它的生活費呀。

  理由三,她再繼續悶在家裡無所事事一定會瘋掉!真不知道以前住在家裡的時候,她怎麼會受得了游手好閒的生活?

  理由四,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只能放在心裡,絕對不能夠說出來。

  近來,因為每天閒在家裡,她真的是愈來愈會胡思亂想了——想他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想他為什麼要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想他對她這麼好是不是有一點喜歡她?如果是的話,那她要不要接受他……

  她真的是快要被自己的胡思亂想逼瘋了,尤其在發現他除了對她好之外,根本連一點曖昧的舉動或言語都沒對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從離開咖啡店到坐上車,開車回公司,褚似似一路上都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讓荊亦擇感覺怪怪的。

  這不太像是平常的她,如果是平常的話,她早開口向他邀功,說能擺脫剛才那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客戶都是她的功勞,問他要怎麼感謝她了。

  她現在是怎麼了?

  「妳在想什麼?」忍了又忍,他終於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她。

  她看向他,神情有些複雜,還有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他迅速地看了她一眼,又將目光移回前方的馬路上之後,這才再次出聲問道;「妳想說什麼?」

  褚似似猶豫不決的看著他,不確定這件事該不該由她來說,萬一不小心把他惹火了,那她的下場不知會變得如何?

  可是如果不說,她又怕自己會得內傷,因為她現在已經整個人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重重地壓在她心上,又像有什麼東西充斥漲滿她胸間,令她有些呼吸困難。

  總之,就是一整個難過、一整個悶就對了。

  該說?不該說?

  該管?不該管?

  說穿了,這根本就不關她的事,也不是她管得了的事。

  可是一想到荊亦擇仍喜歡著那個背叛他的女人,她就一整個火大,一整個不爽,一整個不舒服,超級的不舒服。

  像她老闆條件這麼優的男人,為什麼要去給那種爛女人糟蹋呀?應該要像她,打死也絕對不可能再理曾盛傑那個人渣一樣。

  所以,如果真要這樣的話,不如就像江師傅所說的「肥水不落外人田」好了,就算是霸王硬上弓的將他佔為己有也行。

  因為有一就有二,他若再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只會再受傷而已,根本就不會得到幸福,她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X光檢查結果,褚似似骨裂之處復原狀況良好,已經完全看不見原有的裂痕了。

  換句話說,在歷經整整五周行動受限、生不如死的日子之後,她終於重獲自由了。

  做不出在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裡大聲喧嘩歡呼的舉動,褚似似強忍著開心雀躍的心情,直到回到車上,關上車門之後,這才在車子裡手舞足蹈的大聲歡呼。

  「耶耶耶~」

  荊亦擇先是一臉目瞪口呆的表情看著她,接著則是好笑的問:「這麼開心?」

  「當然啦,你去試試看被關一個月是什麼感覺。」她笑容滿面的瞟了他一眼,理所當然的答道。

  「我又沒關著妳。」他哭笑不得的說。

  「差不多啦!你不也承認自己是牢頭了?」

  「我是為了妳好,如果不是我看著、管著,妳以為妳的傷會好得這麼快?」他挑眉說。

  「是是是,都是您的功勞。大恩不言謝,請受小女子一拜。」說著,她立刻拱手作揖的朝他拜了一拜,然後抬頭問:「這樣總行了吧?」

  「這謝禮太沒誠意。」他搖頭道。

  「我都說大恩不言謝了,你還想怎樣?」她嘟嘴瞪眼。

  「想怎樣我晚點再告訴妳。」他看著她,嘴角微揚,神秘兮兮的說。

  她皺眉瞪他,意外的發現他心情好像很好,並不輸給剛出獄的她。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她的康復對他而言,是這麼值得高興的事嗎?為什麼?

  「幹麼這樣看我?」她目不轉睛又若有所思的凝視,讓他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在打什麼主意?」她問他。

  「打什麼主意?」他挑了挑眉頭,重複她的話。

  「該不會是哪個工地剛好又缺工人,想叫我去幫忙砌牆或刷油漆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兩人用完餐回到家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明明和平常一樣,感覺卻又有那麼一點不同,兩人不知不覺的都有些尷尬,也有一點緊張。

  褚似似在想,不知道他今天會不會吻她?之前在停車場,因為她的緊張而錯失了一次良機,後來他也承認自己想吻她了,所以……應該會吻吧?他會在什麼情況下吻她呢?她好緊張。

  荊亦擇在想,要在今晚就對她出手嗎?還是要再等一陣子?她的緊張感染到他身上來了。

  「妳要不要先去洗澡?」他輕咳一聲,開口問她,怎知還是嚇得她整個人跳了起來。

  「什麼?」她神經緊繃的問。

  荊亦擇無奈的在心裡輕歎一聲。看樣子,他要再忍耐一陣子了。

  「我問妳要不要先去洗澡?」他說。

  「洗、洗澡?」她結巴了。

  「妳不用太緊張,我不會像只餓狼一樣突然把妳撲倒的。」他歎息的說,頓了下,為了緩和氣氛,他又補充道:「剛剛的牛肉麵讓我吃得很飽,所以我現在一點也不餓。」

  好冷的笑話……褚似似一點也笑不出來。

  看她仍是渾身僵硬的模樣,荊亦擇只好把話說得更明白些,「雖然我們住在一起,但是在妳準備好接受我之前,我是絕對不會碰妳的,所以妳大可放心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自在。」他嚴正的對她表示。

  褚似似真是有口難言。

  她也希望自己能夠放鬆下來呀!問題就在於,她的緊張並不是擔心害怕他會對她做什麼,而是期待他會在什麼時候對她做什麼。

  這兩者之間真的差很大,而且問題全是出在她自己身上,跟他沒關係。

  她討厭自己像個慾求不滿的小色女一樣,卻又沒辦法遏制自己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5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