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長篇]最好別愛我 作者:席娟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3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中長篇]最好別愛我 作者:席娟

[中長篇]最好別愛我 作者:席娟

前言


捐血真好

  去年年初,看到報紙上大肆報導血荒的消息,終於引發我一滴滴熱情,準備將我體內絕對可以再生的血液,貢獻一些些給需要它的陌生人們。
  在十七、八歲的年紀裡,我曾有貧血、低血壓兼厭食症的徵兆。但這些年實在是調理得不錯,肥肉直往下半身囤積,典型的健康寶寶福態逐漸展現,於是我認為在這種身體狀況下,是再好不過的捐血時機了。
  去年第一次捐血的結果其實是很慘烈的。實在不想說出來嚇人,但忍不住想呼籲捐血者最好再三確定幫你扎針頭的那名小姐是否經驗老到。
  我咧,第一次捐血時,捐血站的小姐將我雙手打得紅中帶紫(聽說這樣可以使血管浮出來),然後拿著一根我生平僅見最粗的針頭往我手臂上扎去。然梭,血水分三路流了出來,流到管子中、皮膚下層、以及體外,然後痛得我幾乎沒流下眼淚來抗議不人道的對待。
  「哎呀!扎錯血管了,不是這一條。」捐血站的小姐如是說。
  然後,便換了一名老小姐俐落的拔出針頭,再快且準的扎對了血管,我的疼痛終於被拯救了。
  因此我必須再三聲明,只要扎對了血菅,捐血根本不會痛。
  最後,疲在皮膚表層下的一片血漬,在二星期內由身體自動吸收化去,結束了我生平第一次捐血的夢魘。
  基本上我仍是說為捐血是好事,捐完了之後只要想到也許有人會因我那一袋血而救人一命,心情便覺愉快。所以我大力鼓吹週遭的人去捐血,並且天花亂墜的勾引其他人務必去捐血,共享愉悅的心情。
  「什麼叫心情會很好?我光看到那支粗大的針頭就笑不出來了。」某位捐血完的朋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30 精品文章 2007-11-17 10:47
  • ga032794 金幣 +30 精品文章 2007-11-17 10:47

TOP

第一章

  想來也不免慚愧。除了學生時期打工過之外,出社會之後從未自己賺過一毛錢。
  在上星期吹熄了蛋糕上的「29」數字蠟燭後,這幾日來,我總是意思意思的在反省。為每天的清晨做一點有意義的事。不知是孔老頭哪一個門生說的:吾日三省吾身。我每天自省一次的誠意想必孔夫子也會感動得很。若不是隔了數千年的時光河,我必是他座前第七十三位登記在案的門徒無疑。
  「早呀,阿娘。」從早餐桌上抄來一片土司,連咬了數口解饑,一邊對繃著拉皮臉的母親皮皮的笑。
  「你給我說!為什麼你人在台南,為什麼棣亞在新竹?」我的母親杜王蘋月,一個貴夫人,常年跟著女獅會的閒太太們東奔西走,此刻居然會與我同時出現在台南宅邸實在是意外兼巧合,也終於發現我「似乎」並沒有與丈夫住在一起。
  「媽,如果你回國前先與我聯絡一下,或在台北朱宅留言一下,我與棣亞當然會乖乖待在同一處,也不會讓您抓包個正著了。」結婚四年了,能保持著從未被逮到分居的紀錄,夠仁至義盡了。如果不是看在老媽似乎很生氣的分上,不怕死的我大概會建議她老人家到旁邊偷笑一下。
  「啪!」地一聲,我的母親用力拍打了下桌面,接下來更是一串了悟後的怒叫:
  「什麼?你的意思是你們夫妻四年來恩愛的模樣只是做給我們看的,事實上你們夫妻不和已經很久了!難怪我與莉方一直盼不到孫子抱!你這死丫頭壓根兒不是怕身材變形,而是分居太久,生不出小孩!好呀!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們?那些傭人全教你收買了是不是?」
  「老媽,女兒這是孝順您呢。」
  「我呸!要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人家封我為「搶錢妖女」,是個厲害角色;每一間慈善機構恨不得搶到我的專用權,包他們財源滾滾,不必再愁經費問題。聽起來我似乎是很可怕很難惹的人,但如果說有人可以制得我死死的,並且權充起我的經紀人,頤指氣使我南奔北走搶錢,這種人可不就是「倩女幽魂」裡的黑山老妖了?
  眼前呢,這個氣質看來好得不得了的老太太,長著一張慈眉善目的面孔,配合著滿頭銀絲,再加上全然中國旗袍式的衣著,實在足以榮膺「中國最有氣質老太太」第一名的後座。誰會料到她居然是我們這種「妖女」們的經紀人?
  我絕對相信這位「黑山老妖」旗下的搶錢使者不只我一個人。至少就我所知,兩年前偷光我某個小窩的那個小太妹如今也成了鍾涔老太太最新一名悍將。
  「召我來喝茶有啥大事?」呷著初沏的春茶,我瞄著站在老太太身後那名氣呼呼的少女,心中肯定這小鬼仍然沒有原諒我的——小小惡作劇。
  鍾老太太老花眼鏡下的一雙眼可銳利了,看了我們這兩個大眼瞪小眼的姿態一眼,笑了。
  「小藜,晚上有事要做,趁現在先回房休息一下吧。」
  「不必了,我怕有人再來剃光我的頭髮。」那個如今己改名為鍾玉藜的小丫頭這般回答。
  「我今天上山來沒帶剃刀。」我很快的表明自己絕無此意。多和善呀!
  這小鬼也不想想兩年前我在台南遇見她的第一個狀況是她扒走我的皮包,失風被我逮了,然後以扒手一貫失風時擅用的伎倆苦苦哀求著說她是孤兒,有可憐弟妹待養——引發我豐沛的愛心收留她暫住在公寓。本想聯絡社會局來幫助她的,不料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如果我的故事會成為一本小說,男主角是朱棣亞,女主角是那名疑似懷有朱棣亞骨肉的女子,那麼我絕對會是不折不扣的惡妻了--促使男主角「不得不」去外遇的罪魁禍首。不曾生育、不體貼、不溫柔,讓丈夫辛苦工作回家後獨自面對一室的淒涼。壞女子一向是口麼被認定的。所以把食指屈向自個兒的鼻尖,我好生認命的當起壞女人口招搖的步入九拐十八彎、轉車又換車後才抵達的「新竹科學園區」。還挺有模有樣的,山水秀麗、設施完善,新穎建築看了更是賞心悅目,是個適合養老的地方,清幽得教人喪志,多美麗的桃花源呀!
  找到了「禾升科技」所在的大樓,是一棟新穎銀亮的商業大樓;我丈夫的公司居十二、三樓的樓面,在管理處登記後,便上樓去了。
  說來慚愧。結婚四年,認識了一輩子,然而我卻不曾踏入他的公司過;不過比起蕭素素連丈夫的公司叫啥也弄不清楚的離譜,我想我還是有救的。
  「你好,請問找哪位?」
  親切美麗的服務台小姐以甜美的聲音迎我步入十二樓的會客大廳。
  我好奇的東看西看,對屏風式的區隔空間相當有好感。整個空間看來寬敞,一目瞭然,卻又讓每一個職員享有小小的個人空間,挺不錯的。
  「我找朱棣亞先生,他在嗎?」
  「請問有預約嗎?」接待小姐的眼中閃了一抹好奇,我想她是在估量我的來意以及身份。
  莫非朱棣亞最近大走桃花?有諸多女人找上門?
  「我沒有預約,但我想他會見我,麻煩你告訴他杜菲凡小姐求見。」我不正經的建議著。
  美麗的門面小姐也不囉嗦,按了內線通報去了。不一會,臉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呃--那個,咳、咳、咳、--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文學素養不好,就別現!」
  「你管我,有應景到就好。是誰四點拖我來這個冷得要死的地方啊!在別人都好命的在睡覺的時候,我為什麼要陪你來這裡?看見好風景吟一下詩會死啊!糗我?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不理會谷亮鴻正由一票造型人員圍著動手動腳,我用力K了他後腦勺一下,引來各方注目。遠處包了一輛遊覽車跟來的影迷更是噓聲不絕。
  「醜八怪!不許動我們的谷亮鴻!」被隔在黃色警戒線外的影迷們大聲抗議。
  我——的回道:
  「姊姊教訓小弟,幹你們屁事呀!」對於惡形惡狀的人,我絕不讓其專美於我之前。
  基於「巴結親屬」的原則,那票閒人不敢再亂放話,只能暗自心疼不已。
  「喂!我們現在到底在等什麼啊?快點拍完好不好?我還指望你載我去看雲海哩,不然你車子借我開好了。」
  「想都別想。」谷亮鴻在眾人面前向來惜字如金。
  站在他身邊的助理阿成有著與他兇惡外表不搭的溫和好脾氣。「杜小姐,我們現在在等攝影師前來。」六點的時候日出最美,拍完了谷先生的個人照之後,接下來還有女主角來配合。」
  「那他現在拍這個是服裝廣告還是寫真集?還是演電影什麼的?」
  先拍日本川端裕先生設計的秋冬男裝,這是日本服飾雜誌要用的主題。然後再拍攝明年要在亞洲同時發行的寫真集,主題是『曠』。我們四處取景,都是空靈孤絕沒人煙的地方,來烘托出谷先生傲人的貴氣,與貴族型的蒼涼落拓。最後則幫同公司的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持續的叩門聲一直敲擊著我的耳膜,我轉了個身,讓棉被(或枕頭?)蓋在頭頂上阻隔聲浪,希望外面的那位訪者能明白本人不願迎客入內的表態。
  「叩叩--」
  老天爺,下雨吧!劈雷吧!把外面的人捲走吧!可憐可憐我昨天被海浪聲、蟲鳴聲擾得徹夜不能成眠,讓我安息吧!
  「叩叩叩--杜小姐--」
  「討厭!」我大吼,跳了起身,光著熱溫溫的腳丫子用力踩上冰涼涼的地板。打了個冷顫後,霍地往門板奔去,如果這時隨手可得一根木棍或開山刀什麼的,我一定毫不遲疑的往來人頭上劈去。
  將門打開,用力往牆上甩去,我死瞪著浮腫的眼,企圖由上下眼臉的包夾中,看清來著何人。
  「你還好吧?杜小姐。」鍾昂神清氣爽的聲音在我頭上方傳來,而我眼睛所看到的是眼前香噴噴的食物。
  我的肚皮蹦出咕咕叫聲,讓我的怒火指數隨著咕咕叫的頻率而消滅。
  「這是什麼?」我吞著口水問。
  「液香扁食,我們花蓮的名產,我由市區買回來的。打擾了你很不好意思,已經十二點了,我怕你餓了。」他關懷的黑眼已不見昨日的怒意。
  我看了看他,然後拾過扁食,往小木屋內走去口他自是跟在我身後。
  「鍾昂,你怕我想不開對不對?」我似笑非笑的瞄著他,這男人,告訴他沒事別對「無助婦女」太好,他就是不聽。這種人要叫他不麻煩上身根本是難了。
  鐘昂微微一笑,在我的伸手指示下,坐在我對面。
  「不是的,我只是想盡地主之誼,帶你逛逛附近,接下來如果你想四處走走散心,也不怕迷路。」
  「我真的只是來玩而已。婚變對我的打擊沒有那麼大。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我現在人窩在花蓮的某個小木屋孵蛋的?
  昨日才送走啼哭一整夜的文小姐,正想去海邊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震撼。誰知道剛買了一大堆食物回來補充冰箱的空虛,才下計程車呢,已有人站在門廊下等我了。
  「菲凡。」
  是朱棣亞;一個工作成狂,難有休息日的男人。我看了看天空,努力思考今天是幾月幾日星期幾。
  星期三耶!四月剛來,春天快要被夏天取代,同時也不會是資訊業的淡季。正常的上班日,朱棣亞是不會離開工作崗位的。
  「公司倒啦?」我很哀悼的問他。
  他伸手輕敲了下我的頭,然後接過我兩手的物品,讓我頓時輕鬆不少。
  「怎麼知道我人在這兒?」我伸出一手勾住他手臂。
  「向鍾涔女士問來的,她還打量了我好久。」
  我打開門讓他進去,一邊道:
  「很正常,因為她把你當成陳世美看待了,算她修養好,沒有拿掃帚打你。」
  「她是沒有,但一個小女孩做了。大概就是那位以前被你整得很慘的小妹妹,看來她可是一點也不討厭你。」他苦笑。
  「不會吧!鍾玉藜很討厭我的。」
  一一將食物放入冰箱,我拿了兩瓶飲料坐在他身邊,習慣的窩在他身邊。
  他摟緊了我一下,才伸手揉亂我半長不短的發。
  「你有心事?肯對我說嗎?」雖然不太可能,但我總要略盡一下朋友的義務嘛。
  「我不懂女人的心」他道。
  「你說過了。」我指出。
  他笑,忍不住啄了下我鼻尖。
  「我不懂女人心,但也不容許太多的猜測來煩躁我的生活。如果所謂的愛情是必須一再一再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台北傳情頌」花店。
  我蹲在一桶綠玫瑰前面,看著淡綠的色澤發呆;渾然忘了老闆阿怪要求我剪葉去刺做苦工,以回報他收留鍾昂住宿在這兒的恩情。
  當然我是可以帶鍾昂回我台北的小窩共宿啦,反正有房間。但基本上我不會傻到讓對我有企圖的男人步入我的地盤。谷亮鴻那傻小子之所以成了特例,是因為我看準了他的「戀慕」只是一種錯覺。我與他之間哥兒們的情誼比男女之情超過更多。
  但鍾昂不同。我從沒這麼深刻的感覺到男人對我有所圖的氛圍;朱棣亞沒有,其他人都沒有,就連小谷也不過是因為不曾情竇初開過,所以自以為很愛我。如今那小子不也追去日本了?恐怕這次當真是被愛神K中了(他自然又成了我哀悼的事件之一)。
  愛情呀--真是令人喪氣。
  阿怪猛然由百合花叢中蹦跳起來的身影狠狠嚇了我一跳,並且呻吟了起來。又來了!
  就見他死氣沉沉的眼突然晶亮,且死死瞪向門外某一點,雙手就這麼一撈--這回撈到的是一束剛進貨的滿天星口然後大步奔跑出去!
  不必看也知道這個怪男人又相到什麼美女,莫名其妙送人花去了。
  雖然他送花的怪異行為曾遭受多次鉅創--例:被美女的男朋友毆打或撂話,被美女甩巴掌當神經病看;被拒收;或嚇壞美人,尖叫跑開--但他仍戒不了這種怪異行為。我實在是敗給他了,並且奉送他「小怪」的美名。
  我與他相識當然也是這麼結緣的。一年前與友人在對面餐廳吃飯,才出飯館哩,就有一個長相斯文,行為卻怪異的男子送我一盆「火焰草」,我好笑之餘,情商著要求換一束百合花才要接受,但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我喜歡在溫暖的胸膛中甦醒——
  鈴--鈐--鈴--
  如果電話聲音不是這麼尖銳要人命的話就更好了。我將臉埋得更深,索性當成蚊子叫,不想去理它,它總會停的。
  果真不叫了。
  「喂,找哪位?」我的抱枕在震動,頭頂上方傳來鍾昂慵懶的聲音。
  對喔,他昨晚在這邊過夜。本來有替他準備客房的,但因為看完「鬼話連篇」之後,我死抓著他聊天,不讓他走開;最後在精神不支的情況下,我先行入睡,八爪章魚似的纏住他,他也就在我身邊睡下了,可憐兮兮的當我的抱枕兼暖爐。四、五月天,白天熱,入夜可是會感到涼哩。
  「菲凡,你的電話,朱先生打來的。」他撥開覆住我面孔的發,將電話筒放在我耳邊。
  我樂得不必睜開眼,懶懶地回道:
  「棣亞呀?有事嗎?我在睡覺呢,你就不能晚上再打電話來嗎?」
  「菲凡,你身邊有人?」向來冷靜的聲音掩不住震驚的語氣。
  我低沉的笑出了聲:
  「嗯,一個大抱枕,很舒服,還可以幫我接聽電話,很好用喔。」
  「是那位住在花蓮的鍾先生吧?」
  「對。」我懶得問他何以如此神算。
  他倒是說了:
  「見過兩次面,很有預感他對你的興趣,只是沒想到你願意接受他。」
  「喂!你打電話來只是為了講這個嗎?那我可不可以掛你電話,回頭睡覺。」我喃喃抱怨。這男人是不是快當父親了,所以變得如此長舌?
  「今天晚上有沒有空?我們必須談一些事情,明天我就要回新竹了。還有,意蓉--我的未婚妻很想見你一面,可以嗎?」
  「我又不是動物園的動物。」我咕噥,翻轉了個身才又道:「還有,如果她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既是戀人,就好歹做一些戀人會做的事吧。
  挑了個晴朗的星期二,兩人皆沒事的空檔,我拉著鍾昂上街約會。夏天了,南部的驕陽簡直可以曬死人。三十三度耶,為什麼不乾脆火山爆發算了?
  我左手挖著雪花冰,右手抓著棺材板,不時的以哀怨白眼睛向萬里無雲的天空。將人曬得像只氣喘不已的哈巴狗,老天爺又得到什麼樂趣了?
  鍾昂以冰涼的礦泉水淋濕手帕,在我臉上頸上擦拭著,使我的浮躁降低了一點點。
  「現代還有人在帶手帕出門呀?」我轉移注意力的問著。面紙方便多了不是嗎?而且不必洗。
  「環保,手帕用途多,髒了可以洗淨再用。」
  「你以為少你一個人用面紙可拯救幾棵樹木?」我也很有環保心,只是難以力行口畢竟我對「便利」兩字太熱愛,容不得削減分毫。
  「至少盡到一份心了。」他對我的尖酸刻薄不以為意,依舊忙著為我除熱。
  「你實在很適合照顧別人。難怪你除了當獸醫之外,還兼了那麼多差。」我得寸進尺的依入他懷中,讓他以厚紙板為我涼。
  「我很慶幸自己是付出的一方,很虛榮的為這情況而自豪。」
  「我也很虛榮於自己擅於向企業王搾錢,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其實我討厭人家
  扣我慈善家的帽子。」
  「我知道。」他有同感。「我也不是慈善家。我只是相信人生於世,必然帶著什麼任務來走這一遭。沒有人的出生是無意義的。也許我就是生來為別人做一些什麼,以及--遇見你。」
  我笑:「我倒沒那麼宿命,我只覺得活得快樂最重要。即使是戀愛,也是尋一個最適合我性子的方式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