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短篇]星子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他] [其他] [短篇]星子

[其他] [短篇]星子

炎熱的七月天,煩悶地令人隨時有種窒息的感覺。搖搖欲墜的大同牌
老電風扇不斷在頭頂上轉呀轉,那不時發出的呼嚕嚕轉動聲,彷彿正應和
著門外樹蔭下的陣陣蟬鳴。

這又是一個無聊的留守夜晚吧?挺直腰桿坐在櫃檯後,我一邊填寫著
差勤表,一邊胡思亂想。

忽然聽到一陣零碎的腳步聲,我迅速地起身,四處張望。這大概就是
當警察的職業病吧,遇到什麼風吹草動就得保持警覺的狀態。看了看四周
,沒注意到附近有什麼異狀;就在準備放棄坐回位置之際,這才看到有個
小男孩抱著一袋衣物,遠遠地打街角走了過來。

  「警察先生,」小男孩一步一步拾級而上,先是放下那袋衣物,然後
努力地墊起腳來才勉強搆得著櫃檯。

「小朋友有什麼事情嗎?是不是你撿到了東西要交給警察叔叔?還是
……」看他從容不迫的模樣,倒讓我有些意外。這樣年紀的小孩,怎會這
麼晚無端跑來派出所呢?

大概是拾『衣』不昧吧?我留意到他腳邊那一袋衣物。

  「警察先生,我要報案。」

「報案?」我倒抽了一口氣,不到十歲的小孩報什麼案啊!不會是什
麼彈珠、玩具被同學偷了之類的芝麻小事吧?

拉開一旁的椅子,示意小男孩過來坐坐,「來,小朋友。坐下來慢慢
說,你要不要喝茶?」

小男孩搖搖頭,我注意到他那頭參差不齊的黑髮,忍不住用手拂了拂
,「那你告訴警察叔叔吧,有什麼事情可以幫你解決的?」

「我……我把拔不見了,他失蹤了。」

「你爸爸失蹤了?最近看到他是什麼時候呢,還有——那你媽媽呢?
」人口失蹤,的確是許多人來派出所報案的緣由,可是這小孩的爸爸不見
了?那媽媽在幹什麼呢?

這孩子的爹是真的不見人影,還是週末忙著應酬忘了時間回家呢?

小男孩支支吾吾,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一下問了太多問題。我笑著轉
身從屏風後面的檔案架上取下鄰近住家的紀錄本,然後看著他。「來,小
朋友你告訴警察叔叔,你叫什麼名字?你家住在哪裡,你爸爸的名字是…
…」

「還有,那袋衣物是……你爸爸的嗎?」

「嗯,是我把拔以前穿的西裝和長褲。」

小男孩頓了一下,接著說:「我家住在三民路圓環附近那個賣蚵仔麵
線的樓上,我叫巫旻恩。我把拔叫巫銘鈥,然後我沒有媽媽……」小男孩
越說聲音越小,見了實在不忍心哪!

蚵仔麵線、無名火?「好,沒關係。你慢慢說,你爸爸的名字怎麼寫
,哪個吳?口天吳?明呢?明天的明嗎?」一邊翻著紀錄本,一邊問道。

小男孩撲通一聲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走到我身邊來。

「警察叔叔,我有我把拔的身份證。」看到他從短褲暗袋裡面掏出個
物事,突然有點對這個小男孩的機伶感到激賞。

有身份證就好辦許多了呀!

我伸手取過,怎知哪是一張紙?看到他遞過來的『身份證』,我第一
個感覺是哭笑不得,甚至有點惱怒。

「小朋友,你在跟警察叔叔開玩笑嗎?」這可不是扮家家酒啊,隨便
從作業本裡撕一頁紙張就可以充當身份證了嗎?

小朋友不作聲,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我看到桌子上飛快地聚
集了兩片透明的小湖泊。我吃驚地掩住口鼻,適才自己失態了,就算只是
個玩笑也無傷大雅吧?畢竟,他只是個十歲不到的小孩啊。

意識到自己可能嚇到小孩,我已經來不及收口。

從地上撿起那張被我揉濫了的『身份證』,仔細端詳。我噗嗤一聲,
忍不住又笑了,小男孩偷偷抬起頭看著我,彷彿他眼裡的警察是個怪叔叔
似的。

『身份證』上用鉛筆寫著小男孩父親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後面還有
戶籍地址和配偶姓名。中間的欄位原本應該是照片,現在卻被一張人物素
描給取代。

我不知道巫銘鈥的實際長相如何,不過那畫裡的四十歲男人蓄著一頭
長髮,加上濃濃的眉毛和高聳的鼻子,其中又以那茫茫的眼神和一張血盆
大口最為傳神,有一種歷盡滄桑的感覺……

「小朋友,我說旻恩,這是你畫的?你爸爸就長得這樣嗎?你怎麼會
幫你爸爸畫身份證呢?」

「嗯,我把拔長得很帥,對不對?」小男孩仰頭看著我,忽然打心底
湧出一種疼惜的感覺。

「我把拔生意失敗以後,就時常喝酒喝到醉醺醺的。我怕他喝醉酒以
後迷路回不了家,所以就畫了好幾張身份證給他……」

「那,你媽媽呢?」

「走了。我六歲的時候就不見了,把拔到處找都找不到,過了幾天以
後就放棄了……所以家裡只有把拔和我。」他搖搖頭,一點都不在乎的模
樣,好像口中說著的事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你想念她嗎?」看來小旻恩家裡失蹤的人口可不只有一人。

「……」小男孩瞪著我,四目相望的時候完全被震懾住了。我好像就
要被那雙童稚的眸子給征服了。

「警察叔叔,」他終於哭了出來,「你快點幫我找把拔啦,好不好?
我擔心他又酗酒了。」

酗酒?

我的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原來他父親不是忙著工作而忘了夜歸的呀
?唉,酗酒的人果真很麻煩。最近時常收到通報有醉漢醉倒在大馬路上,
每每險況環生,總是令我們這些可憐的員警又氣又捏把冷汗的。有時有好
心的民眾協助送到醫院,哪知道待醉漢酒醒卻一點也不領情。

這真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輕輕嘆了一口氣,我也偷偷瞄了這個叫巫
旻恩的男孩一眼。

「我要報案、報案報案!我要找把拔,把拔你在哪裡?」小男孩終於
崩潰了,失望地抱著我的雙腿痛哭失聲。

小孩一哭鬧,連帶著把在派出所裡面休息的其他同仁也吵醒。

「小文啊,什麼事情這麼吵?哎唷,哪裡來的小孩子?」在我背後發
聲的人是老賴,他是我們這個派出所的副主管,現在兼任著主管銜。在原
來的主管調升之後,他可望在近日真除。簡單的說,他不但是我的頂頭上
司,也是這兒的頭頭。

在我簡單向他報告小旻恩的事情以後,他便笑盈盈地開口:「小朋友
啊,事發還未滿二十四小時是不能報案的唷!」

「嗚嗚,我要把拔!把拔不要離開我!」小男孩一聽絕瞭望,復又放
聲大哭。

「吵死了,小文啊你讓他別哭了!都快半夜了,別擾人清夢!」主管
沉吟半天,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這樣吧,你發個訊息給巡邏警網,請他
們幫忙注意是不是有這麼一個人。還有還有,也順便留意一下我們管區附
近的幾家醫院,像是長庚啊忠孝,看是不是有酒醉的人被送去安頓?」

目送著主管回小房間繼續休息,我開始忙碌起來。巡邏警網連絡上了
,幾個鄰近的醫院也一一去電打過招呼,等到全部的聯絡工作告個段落,
我才覺得忐忑的心情有些踏實。

「小旻恩你別擔心,我……」回過頭去,卻看到坐在椅子上等待消息
的小男孩早已沉沉睡去。

「這樣會著涼呀,」我一手抱起他,準備抱到後面的休息室去。

哪曉得才一抱起來小男孩就醒了,兩個眼睛不斷對我眨呀眨的。「叔
叔,我爸爸找到了嗎?」

「還沒有。我看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等有消息了警察叔叔再叫你
?」

「一定要幫我把把拔找回來唷,好不好?」我笑著回應,幫著把涼被
給他蓋上。想這小孩是累了,才一沾被馬上就又睡著了。

走出休息室,整晚就想著要如何處理這次的尋人案件。不知道過了多
久,天色也漸漸地亮了,就連換班的同仁也抖擻著精神的準備來替我。

我還枯坐在櫃檯,苦思著解決之道,一直到思緒被電話鈴聲給打斷才
驚醒過來。

「三民派出所,」我習慣對著來電自報單位,這樣可以省卻彼此的時
間,直接切入重點。

「我是忠孝醫院駐衛警,昨天晚上十點四十五分的時候醫院收到一位
被私家轎車撞到的醉漢,我懷疑這就是貴所要找的人。」

「那他的狀況如何?這名醉漢有沒有說他的名字或是聯絡方式?」莫
名地對著話筒吼,我驚覺到自己的失態。也不知道怎麼會如此急切?當警
察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每天都在面臨生死的呀……

「這名醉漢受到重擊,被送來的時候已經彌留,他嘴裡喃喃唸著一個
人名,好像是明恩什麼的?」

「是巫旻恩?」

「對、對、對,就是吳明恩。不知道這個吳明恩是他什麼人?」

「那……現在呢?醫生有沒有給他急救?」

「怎麼會沒有,不過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你是說——他死了?」我的聲音又大了起來。

「對,這個人因為失血過多,所以在凌晨三點的時候醫生就宣佈了…
…」

「不治身亡?」

「你們還是快點派人來忠孝醫院確認一下吧!說這麼多也不能使人起
死回生啊。」電話被掛斷了,持著話筒的手卻始終放不下來。

回過身來,我看到一張淚汪汪的臉龐,腦袋一片空白。

「警察叔叔,我把拔……我把拔死……死掉了嗎?」稚嫩的臉龐上淌
著兩三顆淚珠,恍若天上的小星星。

「走,我們看你爸爸去!」交代來換班的同仁幾句話之後,我一把抱
起小旻恩,就往外走。

騎著我的機車來到忠孝醫院時,已經是清晨五點半了。和駐衛警打了
個招呼,循著他給我的指示,抱起小旻恩就往太平間衝。

蓋在男孩爸爸僵硬軀體上的白被單被掀開的那一瞬間,我以為旻恩會
嚎啕大哭,特意抱緊了他,還在心裡準備許多安慰的話語。哪知道小男孩
看了一眼,便掙脫我的懷抱,跑到他父親前面跪了下來,還喃喃自語不知
道在說些什麼……

醫院的社工人員也在這時來到,問及了小男孩和這名往生者的關係。
經過我簡短地概述了箇中緣由,社工人員慨允協助處理其身後事。但是小
男孩該何去何從,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你把拔去了天上,以後旻恩要怎麼辦?」我忍住心中激昂的情緒,
刻意學著童顏童語。

「爸爸變成了天上的星星,以後我就不寂寞了。」

「那……警察叔叔,叔叔也做你的星星好不好?」

小男孩收起堅強的武裝,他終於笑了,笑得像天邊閃爍的晨星。



尾聲:

在臺北市社會局和忠孝醫院社工人員的協助之下,終於完善地處理了
巫銘鈥先生的喪葬事宜,也讓這樁案件順利結案。小旻恩舉目無親,旋即
被送到市郊的育幼院安置。

我每個禮拜都抽空去看他,彼此也建立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誼。過了
半年之後,經過兒童福利機構的層層審核,我終於辦妥了領養小旻恩的手
續。

派出所的同仁都笑我傻,孤家寡人一個不趕緊想著追女朋友成家,幹
嘛沒事還攬責任去照顧個小鬼。不過我不這麼想,因為我知道——

旻恩和我,都只是浩瀚宇宙裡的一顆星子。而我,特別珍惜這相會的
小小光芒。

[ 本帖最後由 aska110169 於 2006-11-16 10:16 編輯 ]

TOP

愛它就不會捨棄它
只會當他是自己的一部份
會更珍惜它
感謝大大的分享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