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戰記 作者:七十二編(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天行戰記 作者:七十二編(連載中)

天行戰記 作者:七十二編(連載中)

【作者概要】

七十二編是盛大文學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陳濤的筆名,其因連載科幻類小說《冒牌大英雄》而為廣大書友所熟知。

【內容簡介】

天道之行,力爭上游。夏北站在英雄殿雕塑前,看著基座上的一行字。

「我們的征途,永不止步!」

【其他作品】

《裁決》、《冒牌大英雄》

TOP

第一章 夏北


    3017年,六月,銀河共和國天南星,瀚河大學。

    「快……快去看,操場上打起來了。」

    隨著一陣唯恐天下不亂的叫聲,桌椅移動聲,以及凌亂的腳步聲,學生們如同潮水般穿過通道,涌出教學樓,飛奔向事發的操場。

    操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不時爆發的驚呼聲,叫喊聲,讓這個夏日的下午顯得異常躁動。

    「誰打起來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從四面八方飛奔而來的學生一邊向人群中擠著,一邊大聲問著。也不管周圍的人認識不認識。

    而通常這種時候,先到的人總是有著一顆樂于分享的八卦之心,當下都是七嘴八舌。

    「孫季柯帶著人打夏北。」

    「是啊,十幾個人打夏北一個。」

    听大家這麼一說,哪怕是剛來的人都立刻明白了過來。

    而當他們擠進人群看到中央空地上的景象時,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陷入一陣復雜難明的沉默之中。

    只見人群中,一個平頭青年站在一旁,另外十幾個人正在圍攻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

    平頭青年就是孫季柯,瀚河大學無人不知的名人。

    孫季柯今年二十二歲,大學四年級,瀚大天行戰隊的現任隊長,公認的天才星斗士!

    據傳當初為了把他招來瀚大,學校高層費了不少勁。

    最後據說是校長周仁博親自出面,下了血本,說動了孫季柯的父親——也就是著名大財團信德集團的總裁孫啟德,這才從各大學的爭奪中勝出。

    而孫季柯也的確不負所望,在加入校隊之後,短短三年時間,就帶領瀚河大學一路打進了天南星校際聯賽的前八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誰羞辱誰?


    夏北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

    四周狂風暴雨一般的拳腳,打在身上,就像是砸在鼓面上的重錘,每一下都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似乎隨時都會徹底散架。

    可夏北不願意這麼倒下去。

    一分鐘也好,一秒鐘也罷,只要能撐下去,他就絕不會用那種軟弱的方式宣告這幫混蛋的勝利。

    夏北很倔強。

    這種倔強,被他的溫和外表所隱藏著,卻深入骨髓。

    砰,夏北狠狠一拳打到了自己面前的對手,身體也隨著對手的倒地而向前踉蹌了一下。

    就在這時,一聲悶響,一個光頭用一記重踹狠狠命中他的側腰。

    夏北斜著踉蹌幾步,用手撐著地才沒有倒下。他捂著傷處。劇烈地疼痛和無盡的憤怒,讓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挺住,千萬不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著自己,幾乎是在站穩腳跟的一瞬間,他就猛然向出腳的那人反撲過去。

    圍攻夏北的這幫人,都不是瀚大的學生。

    他們是幾個街區之外的體院的人,個個好勇斗狠,這光頭劉波在其中尤為有名。

    瀚大許多人都認識他,沒人願意和這樣的一個人打架。他們曾好幾次看見這家伙把人打得頭破血流,出手狠辣無比。

    可夏北還是撲了上去。

    他的凶悍,甚至讓劉波遲疑了一下,眼神顯得有些慌亂。

    劉波身經百戰,卻從來沒見過打架這麼不要命的——這家伙簡直比混跡街頭和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更可怕。

    他退了一步,試圖先躲開夏北的反撲。而他的同伴也紛紛圍攏想要阻止夏北的腳步。

    可是,阻擋不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天行世界


    哄笑聲中,孫季柯臉色鐵青。饒是他城府再深再顧及風度涵養,也終究不過是個大四學生罷了。

    「沒看出來,你倒牙尖嘴利……」孫季柯七竅生煙,狠狠地道,「他們剛才怎麼沒把你這張嘴打爛?」

    「要不你來試試,小騷蹄子。」夏北冷笑道。

    「噗。」之前那女生這回干脆噴了出來。

    顯然是個笑點低的。

    孫季柯只覺得血沖大腦,竟分明能听到自己牙關咬得嘎嘎作響的聲音。

    「你……」

    「你什麼你……」夏北忍住身上的痛楚,冷冷道︰「我說我要報復,自然不是現在,我會另外找機會的。」

    他注視著孫季柯,一字一頓︰「但我一定會報復的。不需要你相信,你只要記住就好了。」

    雖然已經擦去了不少自額頭流下來的血,但已然有那麼一縷血液流過他的鼻梁,斜著穿過下巴,留下那宛若刀疤一般的痕跡。

    這讓他的平靜的表情,看起來竟讓人有些心悸。

    笑聲漸漸小了下來。

    四周的人們靜靜地看著夏北,目光有震驚,有好奇,有敬佩。就連孫季柯身旁的朋友,也如同被什麼東西堵住了嘴一般。

    打架這種事情,大家見得多了。挨了打之後放大話放狠話的,大家也見得多了。

    然而,沒有人認為夏北只是隨口說說。

    因為他的這些話,是在地上躺著五個人的情況下說的。那慘烈的戰斗背景下,這個帶著書卷氣的青年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那麼的有份量。

    他真的是認真的!

    這種平靜的力量,遠比憤怒更震撼人心!

    人群輕微的騷動起來,大家原本就義憤填膺,此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神秘光團


    天行的含義,即天道之行。

    位面的中心是一座大陸,是按照天源星族的歷史為藍本創造出來的,有著獨特的規則和運行軌跡的世界。

    通過特別的傳送艙,身處宇宙不同星域的任何一個種族,都能在瞬間傳送進入天行世界,以一個天行人的身份,在這個大陸中生活,並且沿著天源星族留下的腳印去追尋傳承,感悟天道。

    而同時,天行世界里的競爭,也取代了現實中的戰爭。

    如今,星際聯盟的內部糾紛,資源份額,話語權等等,除了協商之外,都是通過天行競爭來解決。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瘋狂的想法。

    就像一群壯漢打架正打得雞飛狗跳塵土飛揚,旁邊卻有人讓大家以剪刀石頭布來決定勝負一樣,充滿了天真的一廂情願和幼稚的不切實際。

    可是,瘋子的另一面卻是天才。

    兩者的區別,只是有沒有能力把想法變成現實而已。

    天源星族做到了。

    他們開闢了一個時空之外的時空,創造了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力量的震懾。

    在這種讓人絕望力量統治下,他們定下的規則,就如同神的旨意,被嚴格地遵照並執行著。

    哪怕他們已經離開了,也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敢于挑釁星盟的權威。

    而最感激天源星族的,自然是像銀河人類這樣的後進文明種族了。

    因為天源星族建立的這個宇宙秩序,不但讓這些種族得以生存,而且還讓大家也擁有了公平競爭的條件。

    以前的種族競爭,就是血腥地戰爭。

    當面對高級文明的時候,低級文明唯一有的就只是絕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他們會後悔的


    三天後。

    夏北站在宿舍里,手里提著行李,回頭看著這間自己住了六年的寢室。

    大學四年,研究生兩年,他都是住在這里,送走了幾位兄弟,又迎來了幾位兄弟。這里承載了他太多的回憶。

    此刻站在空空蕩蕩的房間中央,他似乎都能看到那一個個身影,听到那一聲聲笑鬧怒罵。

    然而……

    寢室門被推開,三個青年相繼走了進來。

    這正是夏北同一寢室的兄弟,老大慕尚林,老二許白河,老四張銘。

    「老三,」看著夏北手里提著的行李包,三人臉色一變,慕尚林黯然問道,「你現在就要走?」

    夏北笑了笑,點了點頭。

    他被開除了。

    三天前的那件事發生之後,學院就找到了夏北,一位副校長,兩位主任,加上夏北的導師,一同宣布了開除的決定。

    他們的理由是夏北在學校里打架,並造成多人受傷入院,影響惡劣,因此予以開除。整個過程,甚至連讓他申辯的機會都沒有。

    完全不分青紅皂白。

    夏北知道,這是孫季柯和他的家族在背後使力了。許白河就看到孫季柯的父親孫啟德,進了校長辦公室。

    孫家,在校董事會,可是有一個席位呢。

    「這幫助紂為虐的王八蛋!」張銘和夏北感情極好,此刻看著夏北的行李,眼楮都紅了,「不行,我再找他們去!」

    張銘一轉身就要走,「要開除三哥,我他媽也不讀了!」

    見此情形,慕尚林和許白河趕忙一起把張銘給抱住,拖了回來。

    「老四剛才其實已經去了校長辦公室幫你申訴,甚至威脅要退出天行戰隊。」許白河看著夏北,苦笑道,「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離開瀚大


  「他走了嗎?」

  瀚大校長辦公室,是一個橢圓形的房間。三百六十度的落地窗,乾淨明亮。臨窗而立,可以盡覽整個校園。

  當一位教務主任走進房間的時候,校長周仁博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問道。

  在擺著裊裊香茶的茶几對面,一個中年男子正漫不經心地坐著。此人正是孫季柯的父親,信德集團總裁,瀚大校董之一的孫啟德。

  「走了!」教務主任回答道,「我親自盯著,看他拿行李出了宿舍才過來,現在應該剛剛到校門。我們這裡能看到。」

  「哦?」周仁博聞言,把徵詢的目光投向孫啟德,「怎麼樣,老孫,要不要看看。」

  孫啟德淡淡地一笑,擺擺手道:「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罷了,有什麼好看的。來,老周,我們接著喝茶。你藏的這幾兩關山雪芽,我可是眼紅好久了。」

  周仁博一笑,坐了下來。

  「這次跟你添麻煩了,」孫啟德端起茶,「我就以茶代酒,借花獻佛了。」

  周仁博擺擺手:「十幾年的老朋友,說這些幹什麼。況且,我可不光賣你的人情,重要的是,你生了個好兒子啊。今年瀚大能不能進入校際聯賽第二輪,可就看他了。」

  孫啟德哈哈大笑。

  孫季柯的天賦出色,一直是他最得意的事情。周仁博和他相交多年,這番話正好撓在癢處。

  周仁博和孫啟德碰碰杯,「說句直白話,我這個校長今年的成績如何,都得看小柯幫我爭口氣了。只要天行進了前四,那瀚大明年的資源可就不是現在能比的了。」

  這是一個天行的時代。

  所有的種族,都在天行世界裡奮戰,爭奪資源和話語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身體問題


下了地鐵,又轉了一次快線之後,夏北回到了家。

這是位於天安市東郊11區的一個兩室小公寓。是夏北自己買的。如今每個月還要還二十多星元的貸款。

上樓開了門,夏北走進房間的時候,忽然感到一陣饑餓。

饑餓感來得很迅猛,很強烈。以至於頃刻之間,他就臉色蒼白,渾身冷汗。

夏北飛快地從包裡拿出了一管營養劑擠進嘴裡。直到一整支營養劑都成了癟癟的空殼,他才倒在沙發上,鬆了一口氣。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三天前,那場由星神升級所引發的異象,直到現在依然是人們熱議的話題。

當時,銀河共和國數百億人都感覺自己就像做了一場夢般,失去了那一段時間的意識。

可後來大家卻發現,並非所有人都一樣。

也有例外。

說法現實從星際聯盟那邊傳來。

據說,其他種族在異變發生的時候,是有極少數人保持著清醒的。

其後人們也從銀河共和國內部,發掘出了一兩百個。

這讓人們充滿了好奇。

連日來的新聞,都在挖掘這些人究竟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並由此掀起了一場熱烈的討論。

而夏北就是其中的一個。

不過沒人知道的是,他當時不但保持著清醒,還被一個神秘的光團給擊中了。

自打從昏迷中醒來,夏北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問題。

餓得快!

夏北的身材雖然偏瘦,但其實很結實很健康,有著悠長的耐力和良好的爆發力。

這得益於他童年時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因此,夏北的飯量並不小。

和慕尚林他們一起出去吃飯,夏老三永遠都是四兄弟裡吃到最後的那一個。

可如今,夏北覺得自己原本就不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趕盡殺絕


  三天過去了。

  天南星中部州的天氣變得越來越熱,城市的氣候平衡系統已經滿負荷運轉,才讓人們不至於連門都不敢出。

  孫季柯也終於回了學校。

  在瀚大四年,他一直都是校園的風雲人物,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

  對孫季柯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自幼出生在一個豪富家庭,又天資出眾,羨慕的嫉妒的以及崇拜的愛慕的目光見多了,已經是雲淡風輕。

  不會享受,也不會自得。

  然而,當他再次回到瀚大的時候,同樣的情形,對他來說卻變成了一種折磨。

  他依然是目光的焦點。

  可這一次,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卻是不一樣了。

  這些眼神中,帶著好奇,帶著幸災樂禍,帶著譏諷嘲笑,甚至帶著憐憫。

  耳邊明明沒有聲音,他卻彷彿能聽到所有人都在議論自己。

  尤其讓他感到羞辱和憤怒的是,天行世界裡,已經有不少其他大學的對手在聖殿公共頻道裡拿這件事做文章了。

  「小孫孫,求照片。」

  「小孫孫,這照片姿勢不錯哦,前突後翹。」

  「孫饑渴果然名不虛傳啊,真是夠饑渴!」

  通常來說,大學天行戰隊的隊員彼此之間還算熟悉。一些人場上是對手場下還是朋友。可孫季柯為人孤傲,比賽作風又不怎麼好,得罪的人不少。

  大家本來就是對頭,平常在聖殿自由區相遇,都是有機會動手就盡量不嗶嗶的,逮著這個好機會那還不落井下石?

  而這些還不算什麼,尤其讓孫季柯添堵的是薛傾。

  那件事過後,薛傾就再也沒見過孫季柯一面。甚至她只要聽說孫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決定


  「乾一個。」鯤叔和夏北碰了碰杯。

  一口下去,烈酒如同一條火線,從喉嚨一直延伸下去。夏北咧了咧嘴,卻是意猶未盡,把酒杯遞給鯤叔,等著第二杯。

  這種近乎原始的老白乾,別的地方可喝不到。

  「你們四個裡面,也就你能陪我喝喝這酒。」鯤叔笑著給夏北滿上,問道:「你準備怎麼辦?」

  夏北道:「沒想好。」

  「這可不像你的性格,」鯤叔搖搖頭道,「認識你這麼長時間,我還沒見過你有什麼事情是沒想好的。」

  夏北笑了笑:「這次是個意外。」

  「莫名其妙被人打是意外,」鯤叔道,「但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就不是什麼意外了。」

  把酒遞給夏北,鯤叔道:「我可不相信,孫家這麼對付你,你會就這麼忍了。」

  鯤叔太了解這小子的性格了。

  夏北就像一根釘子,他就立在那裡,不聲不響。

  你不惹他,他絕不會招惹你。可你若是想踩他,那結果就顯而易見。

  這小子才不會管對手是誰!

  無論你是孫季柯,還是孫季柯的爹。

  兩人又碰了一杯,正喝著,門被推開了。鯤叔扭頭看去,說道:「他們來了。你們聊,我去給你們炒菜。」

  張銘三人進了餐館,鯤叔打了招呼,坐了下來。

  「怎麼樣,老三,學校的事情搞定沒?」一坐下,許白河就迫不及待地問。

  「沒有。」夏北把情況說了。

  「太過分了!」許白河拍著桌子道。

  「孫啟德這個王八蛋,他兒子仗勢欺人,他更變本加厲。一家人沒一個好東西。」慕尚林罵道。

  「果然是蛇鼠一窩。」張銘憤聲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