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宮 作者:打眼(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仙宮 作者:打眼(連載中)

仙宮 作者:打眼(連載中)

  
  
【作者概要】

打眼,男,江蘇 - 徐州,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天書封神榜,地書山海經,人書生死簿!

九天之上,是為仙宮!

【其他作品】

《神藏》、《寶鑑》、《天才相師》、《黃金瞳》

[ 本帖最後由 cchjames 於 2019-9-24 08:49 編輯 ]

TOP

第一章 生不如死


    秋風拂動,藥香瀰漫在空氣之中。

    寒山城藥材市場,西北角落低矮的青磚古鋪,斜斜掛著漆黑如墨的牌匾。三個蒼勁古樸的血色大字,深刻牌匾中間:珍藥坊。

    門前。

    青石鋪平的小巷,被一陣突然傳來的腳步聲打破了寧靜。

    來人是一位身形單薄,臉色蒼白如紙的少年,他的腳步踉蹌無力,渾身搖晃著,仿若一股風流滑過就能把他吹倒,麻線編制的麻袋,被他呈現出一股青黑色的大手緊攥著。

    「呼……」

    少年粗喘氣息,停在珍藥坊門前,彎腰之際,麻袋被他放在腳下,繡著曼珠沙華圖案的黑色手帕,顫抖的手取出手帕之後,手臂艱難抬起,擦拭掉額頭上濃密的汗跡。

    他是葉瞳!

    他是珍藥坊的藥童子,也是如今珍藥坊唯一的主人。

    葉瞳緊攥手帕,抬頭,凝視著眼前的牌匾,原本無神的眼睛裡,慢慢流出複雜光芒,葉瞳痛恨這裡,又依戀這裡,這裡是他的地獄,但同樣也是他的避風港灣。

    「小主回來了!」

    低沉嘶啞的聲音,從珍藥坊門內傳出,一位風燭殘年的駝背老人,拄著龍頭枴杖,腳步蹣跚的邁出門檻,單從其外表來看,像是沒有幾年活頭了。

    「咳咳……」

    葉瞳收回目光,幾聲劇烈的咳嗽中,手帕不著痕跡的抹掉溢出嘴角的黑色血跡,重新拎起腳邊的麻袋,點頭說道:「回來了。」

    駝背老人問道:「血靈芝和枯骨草找到了嗎?」

    葉瞳邁開腳步,與駝背老人擦肩而過,只留下飄忽的聲音:「九十年份野生血靈芝,一百二十年份枯骨草,不過,老東西留下來的藍銀全花完了。」

    「花完就花完了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因與果


    夕陽西下,晚霞如火燒天,群雁南飛,為黃昏畫卷平添幾分生動美景,「珍藥坊」的院牆上,狂笑聲震耳欲聾,如九霄雷鳴,震得空中群雁一下子散開了陣型。

    穆無天暢快狂笑之後,怪笑道:「老狗,聽聞你家主人失蹤,不會是因為仇家太多,被人悄無聲息的做掉了吧?」

    老狗?

    駝背老人雙眼微眯,儘管眼底寒光閃爍,但他並沒有吭聲,他很清楚穆無天的來歷,以他的修為實力,根本就不是穆無天的對手,甚至穆無天身邊的兩位老者,也帶給他了極大的威脅感。

    生死,屈辱。

    駝背老人不在乎!

    可他在乎正處在緊要關頭的葉瞳!

    「慫貨……」

    穆無天鼻孔裡哼出一股冷氣,森然說道:「當年,毒老魔水淹我碧宆島,又撒了把穿腸藥,毀我百畝藥圃,今日,老夫就火燒他毒老魔的老窩,毀了他的營生地,你,可有異議?」

    駝背老人面色大變,渾身爆發出一股決絕氣勢。

    房屋,毀就毀掉吧!

    但是!

    哪怕是死,他也要護小主周全。

    駝背老人腦海中,浮現出小主曾經的種種關懷。

    毒魔霍藍秋性格陰狠,暴戾成性,每每心情不好,對他不是打就是罵,每次小主在身邊,都會護著他,哪怕最終的結果,便是替他挨打挨罵,受到霍藍秋更凶狠的毒藥實驗。

    駝背老人沒有親人,哪怕是追隨了數十年的霍藍秋,都沒有讓他感到半分的親近。

    然而!

    小主不同。

    他的出現,他的關心,他以往為了自己遭受到的折磨,讓他心中溫暖,讓他認定這輩子,有了唯一的親人。

    穆無天露出鄙夷神色,翻手間,一個精美絕倫的青花瓷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因果報應


    天網帝國,三郡十八城。

    寒山城隸屬紫府郡管轄疆域,不僅僅是紫府郡的最南部,也是天網帝國的南部邊陲,緊鄰南部蠻荒大澤。而北方,則是紫府郡百姓談虎色變的金鸞山脈,延綿萬里。

    記憶。

    是一筆寶貴的財富。

    地球上生活百年,他從崢嶸少年,榮華富貴,到後來的韜光隱晦,平靜安詳,見證了太多的生與死,經歷了太多的離與別。

    他是葉天!

    也是現在的葉瞳。

    而之前的葉瞳,記憶則被他融合,他是主導,卻繼承了葉瞳的一切,包括這毒體之身,這個世界的葉瞳,性格孤僻,懂得隱忍,長年累月飽受劇毒摧殘,意志力極強。

    兩種性格。

    兩種人生。

    如今的葉瞳有種感覺,自己以前的性格,明顯受到了之前的葉瞳的影響。

    而這裡……

    葉瞳深知這個世界的浩瀚與絢爛,與末法時代的地球相比,有著雲泥之別,如同牢籠般被困整整十年的寒山城,儘管在外人眼裡,屬於混亂之地,冒險者世界,南部最大的交易市場,但對現在的葉瞳來說,卻仿若未發掘的寶藏,隨處充滿機遇。

    曾經的他,實力比如今強大百倍。

    但如果選擇,他更傾向於這次重生般的境遇。

    因為……

    這裡有仙山,有靈地,也有可以呼風喚雨,逐星追月的修道者。

    珍藥坊被毀,藍銀耗盡,對劇毒之軀的葉瞳來說,算是遭遇雪上加霜的困境,但也激發了他心底的鬥志。畢竟,曾經地球百年磨礪,無數次徘徊在生死邊緣,早已鍛造出他百折不撓的韌性。

    「小主。」

    駝背老人藥奴,眼底泛著寒光,從院外駐足的張品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意外之財


    「你確定要這些藥材?」

    常五瞠目結舌的看著葉瞳,隨著一個個名字從葉瞳口中傳出,他的心跳速度越來越快,眼睛裡已經開始放光。尤其是到了最後,聽到葉瞳說「每種來三份」的時候,他差點開心的大笑出聲。

    十四種藥材,兩種珍貴靈果。其中有六種藥材和一種靈果的價格極其昂貴,每種沒有百兩藍銀休想買到。

    這是……

    價值數千兩藍銀的大買賣啊!

    常五再看葉瞳的眼神,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尊散發著金光的財神爺,熱情的把眾人迎進藥材鋪內後,一邊招呼夥計取藥材,一邊抓起測算器,測算所有物品的總價格。

    片刻後。

    常五笑眯眯的看向張品壽,客氣說道:「總價格三千六百四十八兩藍銀,貴客初次臨門,我就擅自做主,把零頭給你們抹掉,只需要三千六百兩藍銀,希望諸位以後多多來我們溫藥齋捧場。」

    「嗯!」

    張品壽帶著幾分傲慢,隨意的應了聲。

    常五滿心歡快,越是見到張品壽的傲慢,他越是覺得對方絕對非富即貴,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因此,他那謙卑的態度,也就越發的明顯。

    隨著配製百解液所需的藥材配齊,交付到張鐘穎手裡後,常五笑得臉上都開了花,問道:「敢問,你們是用藍銀付款?還是用銀票付款?」

    張鐘穎拿出一疊銀票,抽出幾張遞給常五,然後又抽出一張百兩面值的銀票,遞向葉瞳,態度傲氣凌人。

    「呵呵……」

    葉瞳想都沒想,直接接了過來。

    兩世為人,他深知金錢的重要性,尤其是這個更加精彩,卻也更加殘酷的世界,金錢才能令他活的更長,至於說臉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佈陣


    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

    葉瞳意外的得到一筆橫財,心情自然格外的暢快,有了這筆錢,不但能重建珍藥坊,還能購買續命的藥材。

    還有……

    葉瞳腦海中浮現出「聚寶閣」鋥亮的櫥櫃裡,那一枚枚晶瑩剔透的銀晶,曾經在地球的時候,他得到過蘊含靈力的晶石,然而這個世界的銀晶,品質比地球上的晶石還要純淨,更是不分屬性,只要是修煉者,就能夠吸收內部靈力,加快修煉速度。

    在葉瞳原本的記憶中,銀晶之上還有品質更好的金晶,同時,銀晶和紫晶也是那些實力強大的修煉者們使用的流通貨幣。

    一兩藍金能兌換十兩藍銀。

    一枚銀晶則能兌換一千兩藍金。

    「好像,錢不夠。」

    葉瞳想到銀晶的價格,亮起的眼神又暗淡下去,把心底那些無能力為的想法壓制住後,他指使道:「你,說的就是你,去把這些藥材全部清洗乾淨,然後分類整理成三份。瞪什麼眼?你父親一大把年紀了,連棺材都提前買了,你難道還想讓他親自給我打下手?快去。」

    「咳咳……」

    張品壽聽到葉瞳的話,一口氣沒提上來,咳嗽了好幾聲,這才惱怒的瞪了眼葉瞳,如果不是需要葉瞳配藥,如果不是懼怕毒魔霍藍秋,他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咒自己要死的混小子。

    張鐘穎更是火冒三丈,但心口的邪火還沒辦法發洩,只能咬牙切齒在心裡發狠一番,乖乖按照葉瞳的指使行事。

    黑曜石。

    是煉丹師所需的燃品,沒有修煉出真火,就只能靠著它燃燒,煉丹煉藥。珍藥坊之前儲存了很多黑曜石,葉瞳隨意翻找,便找到十幾塊。

    點燃,丟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音小九


    佈置完陣法兩個時辰後,葉瞳消耗殆盡的元氣補充回來,他現在修為太弱,倒是節省了很多的時間,救人如救火,張家老太太生命垂危,他已經得到好處,所以直接選擇第二次煉製百解液。

    最終。

    葉瞳在第二次元氣耗盡的時刻,成功煉製出百解液。

    「收好。」

    張品壽表情複雜的收起百解液,真摯的道了聲謝,他現在很後悔,為什麼陰陽老怪穆無天火燒珍藥坊的時候,他選擇的是袖手旁觀,如果當初參與救火,不但能保住來自那位貴人人情,還能和葉瞳結下善緣。

    金鱗豈是池中物。

    他畢生閱人無數,彷彿已經看到一位驚豔絕倫的曠世天才,就要橫空出世,將來,或許會成為連自己都需要仰視的存在。

    可惜。

    世上藥物千萬種,卻唯獨沒有賣後悔藥的。

    張品壽心裡懷著深深的遺憾,帶著她女兒徑直離開。

    葉瞳站在鼎爐旁,注視著美的令人窒息的穆千嵐,心底則毫無波瀾,問道:「張家父女已經離開,你為何不走?」

    穆千嵐似笑非笑說道:「整個寒山城,最適合修煉的地方便是這裡,如此充沛的天地靈氣,如果不修煉的話,豈不是浪費?」

    葉瞳說道:「此言太虛。」

    穆千嵐掩嘴輕笑,說道:「好吧!那我告訴你真正的原因。我此番前來寒山城,是獨自出來歷練,遇到張家父女,也只是巧合而已。現在,他們已經得到百解液,相信張家老太太一定會平安無事,所以我想去哪裡都是自由之身。」

    葉瞳問道:「還有呢?」

    穆千嵐笑道:「還有就是……你引起了我的興趣,我準備留下來,看看你身上還會發生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大跌眼鏡


    在邊疆荒野生活的百姓,崇尚武學,尊重強者,哪怕幾歲的娃娃都不例外。

    水洩不通的擂台周圍,起鬨的人群裡不斷傳出叫好聲,是在讚賞張小飛的男兒氣概,只有那些常年徘徊在死亡線上的冒險者們,眼底才會閃過嘲諷神色,他們看得出那少年內心的虛弱和不切實際的行為。

    蒼鷹捕兔仍需全力以赴。

    那少年竟然以貌取人,揚言要讓對方三招,簡直就是囂張過頭,縱使此次獲勝,將來如果遇到類似情景,也會有陰溝翻船的時候。

    音小九怯生生站在那裡,猶豫問道:「你真的要讓我三招?」

    張小飛看著音小九那副膽顫心驚的模樣,心裡的底氣更足,厚實的手掌拍的胸脯「啪啪」響,嘴巴太高,一副驕傲神色,大聲說道:「本少爺一口吐沫一個釘,絕對讓你三招,臭丫頭,放馬過來。」

    音小九深吸一口氣,在心裡給自己打氣,然後她的腳尖蹬地,拚命控制著自己經脈內少的可憐的元氣運轉,在力量感流遍全身的時刻,剎那間朝著張小飛衝去。

    五六米的距離,頃刻間便襲到眼前,沒有任何戰鬥技巧的音小九,用那小拳頭直對著張小飛的鼻樑砸去。

    「啪……」

    清脆的鼻樑骨斷裂聲,被周圍那些冒險者們聽的清清楚楚。隨著張小飛的身軀朝後倒仰的時刻,音小九直踹的一腳,狠狠印在張小飛的腹部。

    「嘎……」

    周圍那些還在為張小飛喝彩的群眾,聲音戛然而止,彷彿那一拳一腳不是落在張小飛身上,而是轟擊在他們心坎上。

    音小九看著張小飛倒飛數米,以跪著的姿勢後滑,那張清秀小臉上露出一抹猶豫神色,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示敵以弱


    「葉子哥哥,就饒了他們吧。」

    音小九躲在葉瞳身後,用那小手拉了拉葉瞳的衣角,她本性善良,發狠之時也是為了自保,沒想過要害人性命。

    葉瞳轉過頭,帶著幾分溺愛,輕輕揉了揉音小九的秀髮,這才回頭說道:「障眼黑毒,每顆一百兩藍銀;解毒藥丸,每顆兩百兩藍銀,交藍銀,救你夫人和侄子。」

    三百兩藍銀?

    張屠夫怒火中燒,恨不得把眼前這個混蛋小子給抽筋扒皮,剔骨割肉,他雖然是做買賣的,平時更是欺行霸市,委實賺了不少錢,但三百兩藍銀,依舊是他將近一年的收益啊!

    「我給。」

    張屠夫咬牙掏出一疊銀票,帶著萬般不捨抽出三張,甩手丟給葉瞳,怒聲說道:「現在,你該把解藥給我了吧?」

    葉瞳看著音小九把銀票撿起來,掃過上面的面值數字,頓時搖頭說道:「三人中毒,需要三顆解毒藥丸,難不成,你只想著救你夫人,要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兩個侄子中毒死在你面前?他們倆,可是為了幫你夫人啊!」

    「你該死。」

    張屠夫從後腰拔出一柄利刀,刀尖對準葉瞳怒吼。

    葉瞳眯起雙眼,緩緩說道:「被你連番辱罵,我忽然意識到自己被氣糊塗了,原來解毒藥丸的價格,是每顆四百兩藍銀。想殺我,就動手吧!有你夫人陪著下黃泉煉獄,倒也不會寂寞。」

    嘩!

    周圍被人圍觀的場面,頓時一片喧嘩。他們本來以為,今天只是會看到一場少年少女的比試,卻沒想到劇情竟然演變到了這種地步。

    太精彩!

    值得驚嘆!

    尤其是這坐地起價的橋段,簡直就是畫龍點睛,神來一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太輕鬆了


    音小九心地善良,再加上她以往沒有實戰經驗,戰勝張屠夫的兒子完全是憑藉著一股勇氣,用毫無技巧的攻擊,硬生生把對方打趴下。她甚至,都不知道「扮豬吃老虎」是什麼意思。

    然而!

    葉瞳卻深得這句話的精髓,還能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示敵以弱,攻其不備。

    和煉丹一樣,這同樣也是……一門技術活。

    葉瞳故意露出兩分猶豫,三分膽怯,腳步都像是因為懦弱下意識的後退一步,然後才大聲說道:「我不用毒,你也不能殺人。要不然,童少爺不會放過你的。」

    「呱噪……」

    張屠夫看著強裝鎮定的葉瞳,心底自信十足,畢竟葉瞳只是煉氣一層的小傢伙,而且身子骨明顯偏弱,因此,面對這種待宰的羔羊,他衝刺過去的時刻,只用了七分力道,便自信能把對方拍個半死。

    「咦?」

    張屠夫自信滿滿的一巴掌,竟然只是擦著葉瞳的頭皮抽過,但令他驚愕的是,葉瞳明明沒有被他抽中,但瘦弱的身子骨卻他面前倒下。

    什麼情況?

    自己的掌風都能把他扇倒?

    剎那間,他有些愣神。

    葉瞳在張屠夫抬起手臂的那一刻,便朝著巴掌抽來的順勢方向倒去,而在手掌按地的那一刻,身軀硬生生扭動,翻騰的時刻,凌厲的鞭腿狠狠抽在張屠夫左腿後腿彎處,在張屠夫被踢的單膝跪地的時刻,身軀已經直立,拳頭精準的砸在張屠夫後腦上。

    「砰……」

    張屠夫眼前一黑,直接趴在擂台上。

    趁他病要他命。

    葉瞳曾經身經百戰,對戰的經驗何等豐富,當下箭步衝刺,腳底板對著張屠夫的頭部便是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