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霸主 作者:醉虎(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白銀霸主 作者:醉虎(連載中)

白銀霸主 作者:醉虎(連載中)

【內容簡介】

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都是免費的,常人卻總視而不見,除了空氣,陽光,親情這些最珍貴的東西之外,還有一種最珍貴的東西,就在你的身邊,唾手可得,不知道你是否看見?

【其他作品】

《雪洗天下》 《黑鐵之堡》

TOP

第一章 我是禮強


    晚上七點,正是用餐時間,像往常一樣,這家位於百尺巷盡頭名叫鍋鍋香的餐廳已經熱鬧了起來。

    餐廳的廚房裡正熱火朝天,熱氣和菜香四溢,而餐廳裡,服務員們忙著點菜的點菜,上菜的上菜,收拾桌椅的收拾桌椅,與來到這裡的客人們擠成一團。

    餐廳是小店,除了還算乾淨之外,與高檔半點沾不上邊,只是因為老闆用心經營,而且價格實惠口味又還不錯,許多人來這裡吃過都成了回頭客,也因此這裡每天到吃飯的時候,特別是晚上都人滿為患。

    相比起一樓的嘈雜,餐廳的二樓還相對比較安靜,二樓上有幾個包廂,用屏風和綠植隔起,坐在樓上,還可以透過窗戶看到遠處湖心公園的景色。

    而此刻,就在那餐廳二樓的一個臨窗的僻靜包房之內。

    一男一女正坐在桌子的兩邊,相對無言,包廂內的氣氛多少有些怪異。

    菜餚早已經端上來了,就放在桌上,但卻沒有人動筷子。

    那個男的二十多歲的年紀,身上穿著最普通的T恤和牛仔褲,長相有點小帥,濃眉大眼,倒有一點類似港星羅嘉良,而那個女子的穿著卻極為講究,一身黑色的香奈兒真絲連衣裙,搭配著一串珍珠項鏈,再配上那個女子一頭烏黑的長發和漂亮的面孔,既典雅,又得體,讓剛才端菜進來的服務員,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包廂內,除了桌子上菜餚的香味,還有那個女子身上的高級香水散發出來的氣息,只是那香水的氣息,對那個男人來說,卻已經有些陌生了。

    「一個月沒見,你換了香水了?」男人笑了笑,抬起眼,看著女人,稍微頓了兩秒鐘,然後認真的說道,「其實嘉穎你沒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不是鹹魚


    坐在勞斯萊斯的豪車裡,嚴禮強用奇異的目光看著車外流淌的景色,司機和他身邊的漂亮女秘書都沒有說話。

    豪車就是豪車。

    這一路上,許多時候,甚至不用司機按喇叭,那車道兩邊的車,在發現了這輛車之後,都刻意的和這輛車保持了一點距離,至於在紅綠燈口,更是沒有任何車會來插道加塞,生怕和這輛車發生什麼剮蹭,那就悲劇了。

    這些動輒數百萬的豪車,讓那些想碰瓷的人看了都望而生畏,更不用說一般的車了。

    想到自己平日騎著電動車被那些車狂按喇叭的情形,嚴禮強再次確認了一件事,在這個世界,有錢就是好!

    二十分鐘的時間,勞斯萊斯已經離開百尺巷很遠,快要上了城市的快速路了……

    嚴禮強一直在等待著,他知道,那個女人一定會打電話來。

    安靜的車廂裡,突然想起了鳳凰傳奇的歌聲。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什麼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什麼樣的歌聲才是最開懷……」

    嚴禮強拿出自己的華為手機,手機的屏幕正在跳動著,顯示著「老婆大人」的來電……

    「老婆大人」正是陸嘉穎,手機保存的聯繫人的名片,還沒來得及修改……

    這個來電完全就在嚴禮強的預料之中。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把電話遞給了自己身邊的漂亮女秘書。

    漂亮女秘書點了點頭,接過嚴禮強遞過來的手機,按了免提。

    電話裡傳來陸嘉穎的啜泣聲,「禮強,你為什麼要騙我,要對我隱瞞這些事情,我們在一起幾年了,難道是我哪裡不夠好麼,我錯了,我只是一個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天降流星


    抽完了煙,宣洩了一下心情,嚴禮強就朝著遠處的那片老城區走去,一邊走一邊思考著自己對未來的打算。

    這座城市他不想再呆下去了。

    他在那個公司的工作,在昨天他就已經辭了,這倒不完全是因為陸嘉穎,而是他早就有了這個想法,現在條件成熟,可以自己跳出公司為自己打拚了。

    他在公司的部門經理,對他打壓得很厲害,處處壓著他,那是一個就連嚴禮強做了一個要上公司OA系統的精彩的PPT都要把嚴禮強的名字從作者中劃掉,生怕被老闆知道那個PPT是嚴禮強做出來的人。

    但就算是有人壓著,嚴禮強憑藉著自己出色的能力,在公司裡還是混得風生水起。

    特別是今年,嚴禮強連續四個季度的業務做到了全公司第一,客戶讚譽有加,還有客戶寫了一封感謝信到公司總部,連總部的幾個大佬都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已經完全脫穎而出,那個人再也壓不住,嚴禮強加薪提職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但嚴禮強還是選擇離開,因為他認識的一個老總,非常欣賞他的能力和為人,那個老總要在別的一個城市投資一個大型的手機綜合賣場,想放手讓嚴禮強去管理,而且給了他不少股份,可以讓他從打工仔一躍成為股東和合夥人。

    嚴禮強之前還有些不想去,有點猶豫,因為他在這個公司的前途已經一片光明,轉眼收入待遇就要翻好幾倍,但為了拉住嚴禮強,顯示自己的誠意,那個老總甚至把要投資的手機賣場的名字都改成了禮強通訊。

    別人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嚴禮強還能說什麼。

    一切都從新開始,嚴禮強有信心自己一定能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奇異世界


    「禮強,醒醒……禮強,醒醒……」

    不知什麼時候,嚴禮強的耳邊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個有些焦急的呼聲,同時感覺有人在輕輕的拍打著自己的臉,這個呼聲慢慢從模糊到清晰,最後嚴禮強甚至感覺有人在自己的耳邊吼了起來,嚴禮強就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貼近自己面部的十四五歲少年的面孔,這張面孔微微有些發胖,臉上還有幾顆青春痘,面孔的眼睛有些發紅,充滿了焦慮和憤怒,正是這張面孔的主人的手在拍著自己的臉。

    對嚴禮強來說,這張面孔是一個陌生人,但又莫名感覺似乎與自己很熟,但自己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這張面孔的名字。

    看到嚴禮強睜開了眼睛,那張面孔上面立刻變得驚喜起來,「啊,你醒了,你醒了,禮強你沒事吧……」

    嚴禮強這個時候的腦袋還有些發蒙,意識還有些模糊。

    「大家讓一讓,不要圍在這裡,先把人抬到醫館……」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在嚴禮強的耳邊響起,隨後緊貼著嚴禮強的那張十四五歲的少年就站了起來,這個少年一站起來,嚴禮強才發現,自己似乎躺在地上,而自己周圍,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圈十四歲到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一個個居高臨下的在看著自己,眼神各異。

    有的人看著自己,眼中充滿了關切,而有的人看著自己,眼神之中則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還有的,則眼神之中有著震驚和好奇的神色。

    最讓嚴禮強有些糊塗的,是圍在自己周圍的這些年輕人,一個個身上穿著的衣服都有些古怪,這些年輕人一個個都身穿一樣的服裝,腰上紮著腰帶,有點像是武術的練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被人暗算


    推門進來的男人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強壯,膀大腰圓,身上的衣服有些污漬,似乎還帶著鐵屑和煙火氣,那病房的門與其說是被他推開的,還不如說是被他拆開的。

    和這個男人一起進來的,還有兩個少年,這兩個少年一個是之前自己醒來時見過的小胖子蘇暢,還有一個則有些瘦。

    三個人都滿頭大汗,有些氣喘,似乎是一路跑來的。

    「禮強,你沒事吧,現在身體哪裡還疼,有沒有不舒服……」

    嚴禮強還沒開口,那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就一臉焦急的大步走了過來,雙手按住嚴禮強的肩膀,上上下下把嚴禮強的身體檢查了一遍,在看到嚴禮強的身體的確沒有大礙的時候,這個男人那焦急的臉色才稍微放鬆了一點。

    看到這個男人臉上那那發自內心的關切和焦急神色,嚴禮強的心中也湧起一陣難言的感動,上輩子,他在孤兒院長大,從小就不知道父愛為何物,沒想到這輩子,卻還能有一個這樣的父親。

    「父親,我沒事,傷處已經上了藥,估計只要休息幾天就好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那個男人按住嚴禮強肩膀的一雙大手終於離開了嚴禮強的肩膀,整個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次要不是蘇暢和齊東來跑來告訴我消息,我都還不知道你出了事……」,說完這些,那個男人才轉過頭,看著那兩個和他一起進來的少年,「蘇暢,東來,改天到叔叔家,叔叔請你們喝酒,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家裡人估計都在等著你們,你們也趕緊回家吧!」

    蘇暢點了點頭,看了嚴禮強一眼,「好的,嚴叔叔,既然禮強已經醒了,我們也就回去了!」

    「去吧,去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嚴家洪家


    柳河鎮是青禾縣的大鎮,離縣城不遠不近,但也有三四里路,今日蘇暢和齊東來正是在初考完成之後,兩個人從縣城跑到柳河鎮,通知了嚴德昌,而嚴德昌也是直接就和兩個人一路跑到了青禾縣的國術館。

    在平時,這點路嚴禮強來說不算什麼,他每日在家中鍛鍊打熬身體最少的時候都要跑上十里路,而此刻,身上有傷的他,也只能坐上嚴德昌叫來的牛車,和嚴德昌一路晃晃悠悠的離開縣城返回柳河鎮。

    出了青禾縣城的城門,外面就是一片廣袤的農田,通往柳河鎮的道路就在那一片片的農田之間。

    行駛中的牛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硬木的車輪碾在夯實的土路上,整個車身都微微有些晃動,不過還算平穩。

    此刻天色已暗,農田之中已經沒有了勞作的農夫,只有一片蛙聲,隨著陣陣的稻香傳來,三輪大小不一的明月漸漸在天空之中露出身形,一顆顆灼灼其華的星辰開始出現在天空之中,那神秘無盡虛空,似乎有無窮的靈氣充斥期間,主宰著那滿天星宿的沉浮。

    坐在車上的嚴德昌有些沉默,心情不太好,而嚴禮強卻在車廂裡仰著頭,看著夜幕之中的星空,整個人的心神都沉醉其中,品味著天地宇宙的大美與浩瀚,對嚴禮強來說,今天比武雖然輸了,甚至有可能是遭了別人的暗算,但他心中卻並沒有多沮喪,反而感覺有些興奮,對於能重活一次的他來說,他現在還能站在這裡仰望星空,就已經是賺了。

    趕車的車伕認識嚴德昌,車伕坐在前面趕著車,沒有看到後面父子二人的臉色,一邊趕車一邊在那裡滔滔不絕,「今日就是青禾縣的國術縣試初考啊,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武士之路


    吃完晚飯,吳媽收拾碗筷,周鐵柱回到鐵匠作坊看著爐子和工具,平日周鐵柱也就住在鐵匠作坊的樓上,嚴德昌說要出門一趟,換了一身衣服,就直接到後院把犀龍馬拉了出來,架上鞍具,騎著馬就出了門,也不說要去幹什麼,家中就只剩下嚴禮強,嚴禮強也就一下子在家裡閒了下來。

    往日他是沒有閒下來的時間的,在吃完晚飯到睡覺的這段時間,除了消食的時間之外,他基本上都是在自己家的後院裡練著功,嚴德昌就會守在一旁,親自督促著嚴禮強,從來沒有一日放鬆過。

    嚴禮強在柳河鎮少年之中的這點薄薄的名聲,全部都是他這些年他用汗水一點一滴換來的,沒有半分僥倖。

    嚴禮強家的前院在柳河邊上,鐵匠作坊裡面還有一架以水做動力的水錘機床,而嚴禮強家的後院則與前院相對,後院外面,是一片竹林,這裡非常幽靜。

    馬廄和草料房就在後院這邊的兩間瓦房下面,後院裡有一顆桃樹,在桃樹下面,放著一個兵器架,兵器架上面放著刀槍劍棍四種武器——棍為百兵之祖,劍為百兵之君,刀為百兵之膽,槍為百兵之王,這是最常見的四種武器,也是用得最多,最能殺人的四種武器,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學武之人來說,他們主修的武器,基本上是這四種之一,說得更細一點的話,因為棍子殺傷力不大,用棍的都不算多,大多數人主修的武器就是刀,槍,劍三種。

    所謂月棍,年刀,一輩子的槍,槍是這四種武器之中最難修煉有成的一種,所以相對來說,修煉槍術的人比修煉刀劍的人要少。

    但嚴禮強主修的兵器就是槍。

    這不是嚴禮強自己選的,而是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避禍黃龍


    嚴禮強一宿沒有睡著,這重生的第一個夜晚,他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過去的種種。

    特別是過了子時之後,他身上被洪濤鐵砂掌打傷的皮膚上火辣辣的疼,就像被人用火烤著一樣,這更讓他難以入眠,輾轉反側,同時也慶幸洪濤還沒有把鐵砂掌練到更高的境界,聽說鐵砂掌練到登堂入室之後,一掌打在人身上,五臟六腑都可以瞬間為之焦灼粉碎,輕易就能要了人的命,而且鐵砂掌的掌力最傷人肺,有的被鐵砂掌打中的人就算沒死,但卻會留在肺部留下永久的創傷,非常難以痊癒。

    就這樣,一邊是身上不舒服,一邊是腦子裡在想著東西,不知不覺,嚴禮強的耳邊就聽到了第一聲的雞叫聲,外面的天色,還是黑的,往常這個時候就是嚴禮強要起來開始練武的時候。

    嚴禮強快速的起了床,洗漱之後,換了一身衣服,和嚴德昌吃過吳媽做的早餐之後,背著收拾好的行囊包裹,再把犀龍馬從馬廄之中牽了出來,架上鞍具,嚴德昌坐在犀龍馬的前面,嚴禮強坐在犀龍馬的後面抱著嚴德昌的腰,兩個人就騎著犀龍馬出了門。

    犀龍馬的額頭上有一支犀牛一樣獨角,身上皮質堅硬,隱隱還有一層鱗片,普通的犀龍馬的馬背基本都有兩米高,四肢修長有力,看起來比普通的馬大上整整一半,把普通的馬放在犀龍馬面前,那感覺就像把奧拓放在奧迪面前一樣,完全不能比,這犀龍馬也是嚴禮強家裡最貴的一件家當。

    嚴禮強家買的這頭犀龍馬雖然不是犀龍馬中比較好的,但也還過得去,對犀龍馬來說,托著兩個人跑起來一點也不費力。

    普通人家就算想學騎術或者練武有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恩怨情仇


    黃龍縣是大縣,人口比青禾縣多,面積比青禾縣大,經濟發展程度也比青禾縣強出太多,也因此,黃龍縣的碼頭比起青禾縣的碼頭,自然要熱鬧了不少。

    停靠在黃龍縣碼頭上的各式船隻不下百艘,碼頭上的各種倉庫一間挨著一間,下貨的,上貨的力工像螞蟻一樣的搬著東西,來到這個世界,看著眼前這個繁榮的碼頭,嚴禮強只覺得一切都有趣得很。

    「哎呀,小心……」

    就在嚴禮強剛剛登上碼頭的時候,突然之間,在離他十多米的地方,一個正在往船上搬著東西的力工在上船的時候不知怎麼腳下一滑,他身上背著的一個大麻袋和他一下子就掉到了河水之中,引得周圍一片驚呼。

    看到有人掉到水裡,又是在自己身邊,嚴禮強想也不想,就連忙跑了過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哎呀,那可是一口袋紡好的棉紗,我剛剛收來的,別被水浸壞了……」一個商人模樣的人在船邊差點跳腳,「趕緊把棉紗撈起來……」

    人和貨物掉在水中,那個商人腦袋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是撈貨而不是撈人,嚴禮強差點想罵娘,他眼睛一掃,看到不遠處的地面上有一根繩子,就連忙就跑了過去,把那根繩子拿了過來,準備救人。

    但有一個人比嚴禮強的速度更快,就在他拿著那根繩子剛剛跑到水邊的時候,旁邊的一艘船上,一個赤著腳站在旁邊一艘小船上的老艄公拿著一根七八米長的長長的撐桿,把撐桿插入到水中,輕輕一挑,那個力工健壯的身子,呼的一下,就從水中飛了起來,穩穩落在了碼頭上。

    「棉紗,棉紗……」剛剛從水裡出來的那個力工顧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