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叱咤 作者:風天嘯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生活] 叱咤 作者:風天嘯 (連載中)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都市生活] 叱咤 作者:風天嘯 (連載中)

【 內容簡介】

  雷霆一怒,風雲變色,此為叱咤

  張浩天

  一個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少年

  在一次入獄中強大崛起

  從此亦正亦邪,縱橫於都市之間

  世上最凶狠惡毒的男人被他踐踏於腳下

  世上最美麗高貴的女人卻在他手心起舞

  但誰會知道,他身世的背後會有著一個驚天的秘密

  一道道驚心動魄的生死考驗

  一場場難以掙扎的慾望誘惑

  當風雲散盡

  他忽然發現

  自己已經站在了世界的巔峰

  天下之大,四海之內,任我叱咤。

TOP

第一章 血狼紋身

強哥一直覺得自己在F縣很拽。

從他出道到現在,縣長已經換了四任,公安局長也換了三任,可他卻一直混得風聲水起,擁有一家迪廳,一個按摩中心,還有一個表面是茶樓的地下賭場。縣裡的小混混誰不恭恭敬敬的對他點頭哈腰的叫一聲「老大」。

有時候強哥甚至很小強般的認為,在F縣這個地方,他比縣長還威風,縣長有時候還會被那些上訪的傢伙罵來罵去低眉順眼的陪笑哩。

對他,絕對沒有人敢說半句重話。

但這個「絕對」在今天卻變質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泡尿。

中午的時候,一家酒樓的老闆請他喝酒,冰涼的啤酒裝了滿滿一肚,等他醉醺醺的到酒樓下的停車場取車時,實在憋不住了,也懶得到一百米外的廁所去,就拉開了拉鏈,對著自己的汽車輪胎施起肥來。

雖然青光白日的停車場還有不少的人,就在他前面四十米遠的地方甚至還有兩個年輕的,打扮頗是妖饒的女人在站著聊天,但強哥是不會顧忌這些的,他沒讀過什麼書,現在這個局面是靠著自己混出的,圖的就是一個「爽」字,他甚至還希望那兩個女人來瞄自己一眼,對於自己施肥的傢伙,他一向是很有自信的。

然而,那兩個女人聊得正起勁,並沒有看到正在撒尿的他。

強哥有些失望,不過還是在很愉快的撒著,這一泡尿實在很長,就像是要將肚子的酒全部排出來一般。

這時太陽火辣辣的照著,他又有了些酒意,連眼睛都瞇了起來。

就在此刻,一聲霹靂忽然從天而降。

「你在做什麼,這裡是公共場所,不准隨地大小便。」

這一下,真是讓沒有精神準備的強哥很受傷,駭得他一抖,尿頓時撒在了褲子上。

等定晴一看,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血性1

張浩天匆匆趕到了最近醫院的骨科,剛一進門,就見到矮小枯瘦,斷了一隻手肘的父親一臉是血的躺在一張檢查床上在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呻吟。一名醫生正在檢查他的病情。

而在兩人的旁邊,卻站著一個禿頭老頭兒。

張浩天認得那個禿頭老頭兒是父親在這個縣城唯一的朋友老楊,這次守停車場的工作也是他介紹的。

於他立刻就衝了過去,道:「我爸怎麼了,是誰幹的?」

那個禿頭老頭兒老楊望著他道:「是一個叫肖強的人,他喝醉了酒,在停車場裡撒尿,你爸只是去說了一句,結果他就對你爸又打又踢。」

張浩天怒火中燒,立刻道:「有沒有報警,把他抓起來。」

老楊搖了搖頭,然後重重一口氣道:「沒用的,過去我經常看見我們酒樓的老闆對他恭敬得很,只是不知道是什麼來歷,剛才我已經打聽過了,這個肖強是縣城黑道上的老大,沒有人敢惹他,當然也不會有人作證,報警是沒有用的,唉,你爸做事也實在太認真了。」

張浩天道:「楊叔叔,你看見沒有,你可以作證啊。」

老楊沒有回答,只是又歎息一聲,露出了羞愧的眼神,然後低下了頭。

張浩天頓時明白了,他理解這位楊叔叔,但一股強烈的怒火卻在他的胸中熊熊燃燒起來。

應該說,張浩天從小到大都是一個有血性的人。

在六歲的時候,有一群男孩子罵他是野種,儘管對方都比他大兩三歲,而且有五個人,但他還是撲過去和他們扭打在了一起,打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被打倒,等他鼻青臉腫的第九次站起來時,所有的男孩子都怕了,然後不約而同的撒開腳丫子四散逃走。在他十二歲的時候,有一次張世忠去幫一個飯館打了半年的工,結果店老闆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血性2

別無退路,只有硬拚。

張浩天雖然身高力大,反應敏捷,但沒有經過專業的搏擊訓練,最多只能對付七八個人,而圍攻他的人卻接近二十,立刻處於下風,不過他已經是勢若瘋虎,木棍狂舞之下,一時間也沒有人敢靠他靠得太近。

廝鬥了五六分鐘,張浩天又打翻了四人,而他也被一刀捅在了右大腿的外側,鮮血頓時飛濺出來,劇痛之下,他躲閃的步法不由得緩慢起來,跟著右臂被擊中,手中的木棍便脫手而出。

沒有了武器,形勢自然更嚴峻了,肖強的手下一擁而上,刀刺棍擊,張浩天高大的身軀終於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流出來的血已經將周圍的地板已經染紅。

見到張浩天不再有還手之力,便有人敲著辦公室的門道:「強哥,強哥,這小子已經被我們收拾不動啦,你可以出來了。」

隨著這聲音,鐵青的臉的肖強已經開門而出,剛才在眾多手下面前自己狼狽的逃到辦公室裡,實在太沒有面子了,他要看看對方是何方神聖。

於是他指著躺在地上沒有動的張浩天道:「把他的面具摘下來。」

當下就有人摘下了張浩天的鬼面具,一張還有些青腫,但非常年輕,硬朗俊美的臉頓時顯現在眾人的眼下。

肖強仔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道:「**,這小子是誰,是鄭胖子還是賈老三新收的小弟。」

縣城並不大,而張浩天的外貌很容易讓人記住,肖強的手下居然有人認識他,立刻靠近肖強道:「強哥,這小子是個騎三輪車的,上次你在停車場打的那個多管閒事的老頭兒,好像就是他爸。」

肖強的記憶力還不錯,想起了幾天前在停車場發生的事,瞪著張浩天道:「你就是那個殘廢老頭兒的兒子,是不是?」

張浩天沒有說話,躺在地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入獄

張浩天滿身是血的被警察帶走,先送他到醫院治療,三個月後,他的傷勢已經痊癒,然後就被關進了看守所,不過沒幾天就開庭審理他的傷害案。

原來,那天晚上他在賭場打倒了八人,這八人全受到不同程度的骨折傷,因此他被審刑入獄四年,另民事賠償醫療費七萬元。

張浩天沒有錢,民事賠償自然無法執行,不過這四年的監獄卻必須坐了。不過在入獄前,他已經吩咐了小山西,幫著照顧一下父親,他的三輪車賣了一些錢,可以留給父親備用。

張浩天入獄的地方叫做秦安山監獄,離縣城很遠,已經靠近了省城,聽說是一個規模很大,關的犯人很多的監獄。

在張浩天被押往秦安山監獄的前一日,張世忠來看他來了,眼裡一直流著昏濁的淚水,埋怨都是自己惹的禍,現在卻讓張浩天受了苦。

看著父親的淚水,張浩天雖然難過。但是,他絕不後悔,當初行動唯一的錯誤就是那個該死的小山西告訴他的賭場情況並不完善,他應該還等待一段時間,完全打聽到對手的情況,知己而不知彼,這是一個教訓,他會牢牢記住。

囑咐張浩天在秦安山監獄好好的呆著,自己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看他之後,張世忠就走了,看著他矮小而顫顫巍巍的身體,張浩天的眼角也濕潤了,發誓出獄以後一定要讓父親過上舒坦的生活,只希望這五年他能夠支撐過去。

第二天一早,就有看守所的車押送他到兩百多里之外秦安山監獄去了。

順著高速公路疾馳,三個多小時之後,車子就停在了秦安山監獄的鐵門外。

張浩天透過窗戶望去,卻見這坐監獄背靠著一座綠樹蔥鬱的小山,一堵至少有六米高的圍牆竟沒有望到邊,看來的確是很大。

押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剃頭

又是一塊空地,穿過去進入了一個樓道,押他們來的獄警又與裡面的獄警辦理了交接手續,跟著就是進行入獄的五大程序。

這五大程序分別是淨身、搜查、登記物品、提訊、剃頭。

於是張浩天等五人又被命令脫光了衣服,打開行李接受檢查,大至現金小至打火機都由獄方統一保管,然後開收據給他們。

淨身檢查完畢後,張浩天得到了一身前後都印著54217號碼的藍色囚服、一隻綠色的塑料臉盆兒和一床灰藍色的鋪蓋,然後讓他外面空地剃頭。

張浩天走了出去,卻見剛才跟自己來的那四個犯人已經在外面了,而兩個穿著囚衣的老年犯人拿著電動推子正在兩名獄警的監視下給這幾名新犯人剃頭。

這裡已經不可能出什麼事了,兩名獄警便掏出了煙點上,然後站著很輕鬆的聊天。

張浩天便站在了一個年齡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身高最多一米七,容貌卻頗是白淨清秀的男子身後。

等到第一個胖胖的中年犯人頭上一片光亮,那剃頭的老犯人低聲說了一句:「欠我五毛,記住沒有?」

那中年犯人立刻點頭,「嗯」了一聲,然後就走了。

監獄裡理發應該是不收錢的,張浩天有些沒弄懂,正在琢磨,那白淨清秀的年青男子回過頭來看著他有些不解的眼神,便道:「你叫張浩天吧,剛才登記的時候我看到你的名字了,我叫白智華,咱們同一天入獄,這就是一個緣分,要是看得起的話,就交個朋友吧。」

他一邊說,就一邊伸出手來。

張浩天是一個很義氣很喜歡交朋友的人,於是便一笑,伸出手來和他握了。

那白智華頓時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又低聲道:「看你長得又帥又酷,不過人還挺不錯,就看在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美麗的女指導1

這時白智華靠近他道:「我靠,張浩天,你老大,了不起,這樣也行。」

張浩天望著他微微一笑道:「白智華,你對監獄的規矩倒是很懂啊,怎麼,原來進來過。」

白智華趕緊搖了搖頭道:「我哪有那麼好的運氣,不過我有一幫兄弟,倒是經常進來喝茶。」

張浩天一笑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白智華搖了搖頭道:「也沒什麼事,只過是悄悄拿了別人一些東西。」

張浩天立刻明白了,點頭道:「原來小偷。」

白智華頓時道:「什麼小偷,告訴你,道上的都叫我玉面小神偷,這世上九成以上的鎖我都能夠在一分鐘之內打開。」

說到這裡,他又盯著張浩天道:「你是犯的什麼事?」

張浩天用他的口吻道:「也沒什麼事,只過打斷了幾個人的骨頭。」

白智華點頭道:「我看你也像是打架很厲害的那種人,不過張浩天,是朋友我才提醒你一句,像這種剃頭的油子,都是些快刑滿釋放沒什麼膽量的人,他們也怕遇著橫的,收不著錢也就算了,不過這監獄裡面藏龍臥虎,真正厲害的人物多的是,我勸你還是低眉順眼好些,不要逞強,這叫做好漢不吃眼前虧,我看你不像那種傻呼呼的二愣子吧。」

從小到大,張浩天有著兩面性格的,對於朋友,他可以很親切,很和藹,但是,誰要是敢欺負他或者他的親人朋友,他就會變成一頭兇猛的野獸,在發狂的時候,甚至會失去所有的理智。在這樣的時候,他不害怕鮮血,相反,看著那紅紅的液體,會讓他有一種說不出的刺激與亢奮。

聽著白智華的話,他便淡淡的道:「我盡量吧,但有人太過份,我誰都不認。」

這時獄警已經在叫人提訊了,白智華只好搖頭離開。

這一次提訊並不複雜,只是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美麗的女指導2

張浩天看著這些女警官的眉眼中還透著幾許稚氣,如果不是這身警服,他甚至會認為這個周警官不過高中畢業,而他此刻的印象是,這應該是一個才畢業不久分到這裡來的女大學生,而且看樣子家世是不錯的。

只見那周警官走到了趙良的旁邊,迅速掃了一眼台下,然後露出了甜甜的微笑,道:「大家好,我叫周雪曼,在這一個月裡就是你們的教導員了,其實我教你們的東西是很簡單的,只要多讀多背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希望大家能夠好好的學習,拿到讓自己滿意的積分。」

這時趙良道:「周警官,對這些傢伙你也不必太客氣,客氣很了,他們就一定會翻天。」

說了這話,他又對著台下的人道:「你們聽著,周雪曼警官是正規警校的高材生,現在還在帶職讀研,是為了寫一篇論文才暫時調到我們這裡來的,有她教你們,是你們的福氣,可是你們誰要是亂動腦筋,那麼記住,我趙良是不會輕饒的。」

講話之後,他向周雪曼點了點頭,便匆匆走了出去。

周雪曼也應該不是第一次給犯人講課了,就開始在講台上很熟練的講起一些入獄後的規矩來,總結起來就是十二個字「明身份、習規範、學養成、吐余罪」。

她不僅人長得美,沒想到聲音也很好聽,清脆得有如黃鶯出谷般,而且語調帶著一股美妙的韻律,對這些犯人來說,當真是若聞綸音。

張浩天認真聽了一陣,側過去瞥了一下周圍,卻見所有的犯人都在緊盯著周雪曼的臉,貌似很用心的聽著課,不過如果仔細看,會發現一些中年男子很無恥的張開了嘴,有眼珠子都盯出來的感覺。

張浩天知道,在這些人之中多半就有強姦犯、猥褻犯,只是他一直不明白的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班長

白智華緊跟著張浩天,只瞄了一眼就輕聲咕嚕了一句:「這種鎖我半分鐘就能夠弄開,只是外面的鐵門有控制室,那是出不去的。」

沒一陣就上了三樓,然後獄警就帶著一群人穿過筒子般的走廊。

終於在一道鐵門外面停了下來,這鐵門有兩層,外面是鐵柵欄,而裡面是全封閉的鐵板,只在鐵板上方有一個肥皂盒大小的瞭望孔,擋著一板活動扣板,應該只能從外面打開,方便獄警從外面看裡面的情況。

兩名獄警帶著568班的十三個人打開門進去,卻見是一字排開的上下鐵鋪,而在最外面靠窗的下鋪,已經住了一個人。

這時一名獄警對那人道:「高德貴,新犯人已經到了,你再教教他們規矩。」

那個人立刻叫了一聲:「到。」

然後匆匆跑了過來對著兩名獄警點頭哈腰,卻見是一個四十來歲,身材甚是結實的中年男子。

說到這裡,那獄警又對張浩天等人道:「你們現在還在學習期間,無法選出班長,所以我們就給你們指派了一個,你們要聽他指揮,明白沒有?」

聽到眾人回答明白,兩名獄警就走了,然後「匡啷」的關上了門。

等到兩名獄警一走,剛才還點頭哈腰象龜兒子似的高德貴腰桿兒就挺直起來了,神氣得就像是剛討回了領地的國王,指著張浩天等十三人,口吻就像獄警一樣的道:「你們全部抱頭蹲下,然後依次報上自己的姓名和過去是做什麼的,犯的什麼事。」

剛才在課堂上大家已經學過了,犯人們除了服從獄警之外,還要服從班長的指揮,張浩天知道高德貴是在給大家下馬威,他雖然覺得有些屈辱,但想到父親那瘦小顫抖的背影,就立刻蹲下了。

在依次報完姓名、過去做什麼事和犯的罪名之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怒火

沒一會兒,白智華也被點中,起身到高德貴身邊很快就回來了,低聲對張浩天道:「這次沒多給,答應了一包紅雲,不過這姓高的胃口也太大了,我聽進過裡面的兄弟說,照規矩,這種事一天是不能超過兩次的,他是在欺負我們新人啊。」

白智華被點名之後,剩下的還有六人,除了張浩天之外,還有三個模樣很凶的搶劫犯及一個投毒殺人未遂犯,最後是一個七十一歲的乾巴老頭兒,叫做張家財,模樣非常的忠厚老實,是那種不見過世面的農村人,因兒子吸毒多次偷家裡的錢,他一時失手將兒子打死了,由於村民求情,再加上情有可原之處,法院就輕判他入獄四年,說不定整個監獄之中,就數他最老了,剛才已經被罰掃地了。

沒想到的是,在觀察了一陣老實的張家財一陣之後,高德貴就指了指他道:「張家財,你站起來背誦十不准的第六條。」

別人都不行,以張家財這種老朽之年又怎麼能夠完成,他只好顫巍巍的站起身,可憐兮兮的道:「我……我沒文化,不懂那些,怎麼背啊。」

高德貴將眼一瞪道:「沒文化,難道不知道學習嗎,而學習最重要的是學習態度,學習態度,你明不明白。」

張家財當然不明白,於是高德貴就連連揮手,讓他去面壁思過。

看著張家財乾瘦顫抖的身子,張浩天腦中頓時浮現起了父親的背影的,鼻孔莫名一酸,心中一緊,憤火卻燃燒起來。

這時他猛的站起了身,望著高德貴道:「姓高的,張家財年紀這麼大了,就算一切正常,能不能活到出獄都不知道,你不要太過份了。」

他這麼站在屋裡如小山一般,張家財眼神中掠過了一絲畏懼,但很快想到這可是自己的地盤,便道:「張浩天,你這是什麼話,說我過份,我可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