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仙遊 作者:蝦寫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9 1234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最仙遊 作者:蝦寫 (連載中)

最仙遊 作者:蝦寫 (連載中)

【內容簡介】


正道無爲修心,道法自然。魔道逆天改命,人定勝天。邪道弱肉強食,勝者爲王。

心爲正,性似魔,行如邪,又當如何?

一切盡在最仙遊。

【其他作品】


《雙劍》 《特工全球》 《王牌》 《一級安保》 《獵網》 《超級大航海》 《網遊之武林霸圖》 《千宋》

TOP

第一章 驅鬼


古宅夜晚,燭火忽明忽暗,陰風似有似無。大廳內有一口棺木陳列,白布橫掛,顯然此地在辦一場喪事。

古宅院子裏有兩棵樹,一顆是槐樹,另外一顆也是槐樹,槐樹的中間有一張桌子,東向坐著一名老鬼,西向坐著一名少年,看少年不過十六七左右,身著綠色道袍,頭發倒梳,不戴道帽,面色凝重。

老鬼陰笑看著少年,等待著少年,似乎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

少年沒有動,左手捏的更緊了,低頭沉思良久,再次翻開天九牌看了看,皺眉輕聲道:「雜八?」天九牌也稱爲宣和牌,是民間一種常用賭博工具,非牌九。

「雜八?呵呵!」老鬼似乎早知道少年的牌是什麽,輕輕掀起自己面前骨牌,頗爲驚疑問:「怎麽不是人對?我記得人牌位置,你耍詐。」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切牌就不耍詐?」少年示意道:「開牌吧,老鬼。」

老鬼哼了一聲,翻開底牌:「年輕人,早知道你不老實,幸虧叔我留著一手,長對!你輸了。」

「未必哦!我是和對。」少年翻起自己骨牌:「老鬼,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你會切牌,我能移牌。你會偷牌,難道我就不會嗎?」

「你出老千,我不服。」老鬼怒喝一聲,全身黑氣蔓延。

少年悠悠道:「老鬼,你要賭,我陪你。你要賭注,我隨你。既然你輸了,按照約定,吃了這碗頭七飯,就此上路吧。一世恩怨一世了,前塵往事如雲煙。你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回煞,本道爺也不會客氣。」

頭七是指死者第七天魂魄回家,只要不見到自己牽掛的人,吃一餐飯後會離開,即使見到了,也只會盤桓數日。

回煞一般指的是冤魂頭七回家後,留在家中不走,直到七七四十九天鬼卒勾去魂魄才結束。回煞造成輕微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正一宗


林煩将宗主擠開,宗主也沒有意見,拿起林煩打的水喝了一口,問:“林煩,辟谷進展如何?”

“沒有進展。”林煩回答。

“都三個月了,怎麽還沒進展?”宗主不滿問。

林煩從腳邊包裹拿出一食盒打開,裏面是荷葉包裹的糯米雞,打開荷葉香飄四溢,林煩問:“看到了它,我決定暫時先不辟谷。”

宗主吞了口口水,耐心道:“林煩,你現在是築基期,必須吸取天地靈氣,多多曆練。五谷爲雜糧,阻塞真氣清純。而辟谷則可以……”

林煩轉頭問:“你吃嗎?我要了三份。”

“……”宗主伸手:“拿來。”

老道搖頭:“我說你們正一宗能不能正經點,我老道天資平平,無法再進一步。你們兩人根骨資質都爲上乘,辟谷乃是修真煉氣,脫離凡俗的重要一節。特别是你林煩,你還在築基期,基礎好不好,影響你終身。你看看你,悟性高,卻悟的旁門左道。讓你辟谷,你偷吃。讓你早起吸取天地靈氣,你睡懶覺。讓你清心寡欲,你……這糯米雞是王家村那檔賣的?”

“張老有品味。”林煩再掏出一包荷葉包裹的糯米雞。

張老接過糯米雞打開,心中一片感慨:“一百年前,我和林煩一樣大的時候,外出驅鬼,經過王家村。和王家村一小**好上,耽誤了行程,釀成惡果。我被責罰苦役十年,我是心甘情願。在王家村三天,我最喜歡吃的就是這糯米雞了。”

林煩好奇問:“十年後,你去找那小**了嗎?”

“早爲他人之妻。”張老感慨道:“當天吃在口中的糯米雞苦澀無比。林煩,這男人可以一輩子單身,但是要轟轟烈烈的愛上一場。”

“哇!張老你這把年紀了,還賊心不死呢?”林煩伸出大拇指。

宗主掐指算了算:“紫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歷練


林煩感受到宗主態度,問:“宗主,你好像對禦劍不待見?”

“不,我隻是對駕劍不待見。”宗主解釋:“駕劍無關修為,隻要煉化一口寶劍懂得駕劍法門,就可以駕劍而飛。劍之靈氣慢慢消磨,最後變成破銅爛鐵,然後又去拿一塊寒鐵煉劍。這因果將在元嬰期修煉禦劍時得報。可能修為就停步不前,無法再有突破。所以我對你規矩隻有一點,禦劍之前不駕劍。”雖然很多人無法達到元嬰。

“恩?”林煩不理解。

宗主不耐煩道:“你可以這麼想,你天天換婆娘睡覺,等到真正要娶老婆時候,你能不想別的婆娘嗎?禦劍在於心誠,心誠才能人劍合一。所以各宗都對此有所約束,要取寒鐵,必須得宗主親允。”

張老道:“小三,這築基後就要曆練了,林煩和誰一起?”

“順其自然吧。”宗主道:“林煩曆練,我要閉關一段時間,張老你自己玩……哪有那麼多曆練機會,林煩沒事的話,多陪陪張老。”

“知道了。”林煩點頭。

……

百日築基順利結束,當天,林煩也前往掌門大殿報道。每當有弟子築基完畢,就要來掌門大殿報道,而後由專人記錄在冊,而後和三至四名同齡人為組,形成一隊。將來或有需要之時,掌門會估量每隊情況,派遣弟子前往。有可能終身不被差遣,三四人也許終身不知道自己隊員是誰。

三百年前,邪派入侵十二洲,生靈塗炭,魔教和正道聯手,最終擊敗邪派,將他們驅趕回蒼茫絕地。而在這場大戰中,魔教以四到五人為一單位的小組戰鬥力驚人,大戰之後,此法被各門派仿效。

“師兄,入冊試練。”林煩在偏殿對一名文案弟子道,弟子們有輪更,比如守山門,比如整理文獻圖書等。

文案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10條真言


四人出了大殿,除林煩外其他三人都有些茫然之色,林煩心中好笑,這三人都是乖寶寶,估摸打小上山就沒有離開過。林煩不同,林煩連中洲都去過,當時正一宗宗主的一位忘年交大限到了,宗主去見最後一麵,順便帶林煩出去見見世麵。

大家把目光看向掌門指定的隊長,古岩身上。古岩皺眉好久,揮手:“出發吧。”

林煩提醒:“是不是要收拾下行囊,順便踹點錢在身上。”

“錢?”其他三人看林煩。

林煩驚訝問:“你們都辟穀了?”

三人一起點頭,同時驚疑,築基期辟穀煉氣,這是常理。當然,他們三人修為還沒有達到完全不進食水的境界,但是辟穀的人都禁大葷,一般喝個山泉,挖點野菜,就能對付過去。

生不生,熟不熟的,四個人互相之間頗為尷尬,最後古岩道:“收拾行囊,向宗主告假,明日辰時山腳七裏亭彙合。”

互相一點頭,大家各顯神通回宗,古岩駕劍而行,速度最快。葉無雙從竹筒中拿出一卷法咒,踏卷而行,速度排在第二。第三名是林煩的禦風符。白牧最慢,他用的是禦風術。林煩看三人離開後才走人,對三名隊友有了一些大概了解。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林煩回到了正一宗,張老正在偏殿一個人下棋,見到林煩:“林煩,這是小三閉關前讓我給你的十條真言。”

“還學會玩錦囊妙計。”林煩接過書信,打開念道:“第一條: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打不過要跑,打的過也要準備跑,必須做好隨時能跑,想跑就能跑的準備。第二條:死道友不死貧道,逃命之時,必須全力以赴,不舍棄同伴兩命,舍棄同伴未必沒有翻盤的機會……宗主黑紙白紙這麼寫,真的好嗎?”

張老搖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請君入甕


千羽真人看了看林煩:“你不擔心山魈趁你陣勢未成,強襲你?”

“不會,山魈既然誘敵入林,說明林中早有布置。他會一直等我,直到他沒有耐心就會出來尋我。”林煩很有信心回答,甩手,一張張符咒飛出貼在樹幹上。

千羽真人有些看不懂:“這是什麼陣?”八陣圖?不是。七星北鬥?也不是。

林煩道:“這叫圓形陣,等山魈進入腹地,所有符咒一起啟動。”簡單明了。

千羽真人問:“沒有陰陽,沒有生死門,沒有變化?”

“沒有!”林煩問:“掌門,能不能幫我換一組人,這組人太悶了,從雲清山飛到這裏,除了師兄師弟的客套之外,就沒有象正常人說話過。”

千羽真人笑了,道:“反過來說,他們未必就沒有你這等想法。”

“哦?”林煩停筆,這話挺有道理,這一路來,自己沒幹什麼,說不準大家都覺得悶,但是誰也不想先出聲打破這和諧沉悶的氣氛。林煩點頭:“掌門就是掌門,這話說的有見地。”

千羽真人不說話,飄到一邊隱了氣息和身體靜靜等待。林煩眉頭一皺,要來了。千羽真人哭笑不得,這小鬼太精明了,一見自己離開,就知道山魈接近。好又不好,好是精明,不好是真正遇敵,恐怕就不會有人提示。

桀桀的笑聲圍繞著林煩響起,而後一道黑影快速而過,揭下一張符咒撕毀拋棄。第二張,第三張……

再看林煩並不著急,手中符紙一張張飛出,山魈撕毀一張,林煩就補充一張,補充的速度絲毫不比山魈的速度慢。

然後林煩‘哎呀’一聲,看向左手,左手空空如也。

千羽真人苦笑,你行囊裏還有兩遝黃紙,演的倒是很象。

那山魈得意的桀桀笑著,一層層的清理符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和睦


古岩等三人沖進密林,落入陷阱,被無盡的藤蔓束縛,藤蔓不僅束縛他們,還會抽取真氣,三人一直在以真氣對抗,山魈昏迷後法術自然終止。林煩到的時候,他們已經脫困。正準備大反擊,見到了林煩出現,古岩頗為驚訝:“師弟,無恙?”

“無恙,無恙。”林煩道:“山魈已經被掌門收服。”

古岩慚愧:“還要掌門來救我們。”

大哥,我隨便說一句,你就這麼信了?

葉無雙恨恨道:“可惡的山魈,竟然設計了陷阱埋伏我們,手法太卑劣了。”

大姐,邪派妖人手段都是卑劣的。

唯獨是白牧不出聲,事情已了,大家沒有受傷,古岩就繼續帶隊前進。四人飛行,白牧靠近林煩:“多謝師弟救助之恩。”

“救助?”林煩反問。

白牧翻出三枚銅板在手心:“銅板神算,雕蟲小技。”

林煩好奇心大起湊近了點白牧:“這也能算?”

白牧點頭:“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乾坤萬物……”白牧解釋了很多,林煩聽懂了一些,大概意思就是,天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八卦排列演算出來。白牧被擒之前蔔了一卦,卦像是手足相助,有驚無險。這附近手足都被抓了,只剩下一個遲遲不出現的人,白牧就猜測到是林煩。

拋開八卦,林煩和白牧開始聊天,雙方對對方的宗派都不熟悉,都有好奇感,一聊之下,感覺頗為投緣。白牧是清元宗宗主關門弟子,算數天分極高,所以專修法陣和神算。

葉無雙也很快加入了交談,她的形象顛覆了一些,表面看是文靜的淑女,其實是個愛笑和愛說話的調皮女孩。

“憋死我了。”葉無雙抱怨:“從前天開始,宗主就不停嘮叨,一路上要注意形象,一路上少說多做,一路上要聽師兄的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渡口


“我知道!”葉無雙堅持舉手。

白牧不是林煩,可以將快摸到自己臉的手無視掉,白牧問:“無雙,你知道什麼?”

無雙知道還真是古岩的事,古岩身份可不一般,他是前天行宗宗主和紫竹林一名女弟子合體雙修後生的兒子,他父親用外力為其築基,八歲就有小成。但是……

葉無雙輕聲道:“但是古岩的父親被邪派妖女**,拋妻棄子,現在是邪派血影教的教主。我宗主說,古岩父親是個天才,他融合了正道和邪派的道法,自成一脈,血影教現在在蒼茫絕地邪派中排名前三。據說連掌門都過問了這事,大家都擔心古岩遲早會離開雲清門,前往血影教。三百年前邪道大戰,血影教和雲清派的天行宗進行了廝殺,雙方死者無數,結有舊仇。就因為種種原因,古岩在天行宗被排斥,沒人主動和他說話,他找別人說話,別人就是客套應付一句,久而久之,就變成現在這樣的性格。我出來之前,宗主特意交代,古岩師兄不是壞人,可以和他多說說話。”

林煩點頭:“你宗主找對人了。”

“……”葉無雙眯眼看林煩,尋思林煩是諷刺呢,還是諷刺?

白牧道:“那我們是不是和他說說話?”

“不用吧,古岩師兄肯定早適應了我們聊天,他一個人飛的情況。”林煩生性隨意,不喜歡去刻意找人聊天。

……

由於林煩沒有辟穀,雖然三餐能變兩餐,但是終究還是要吃飯。大家每天都要休息幾個小時,過大渡河之前,就投宿到了大渡河客棧中。

“幾位道爺是打尖還是住店?”小二殷勤接待問。

古岩做為領隊的,有義務負責大家的飲食食宿,不過,他沒帶錢。而作為唯一一個需要吃肉的林煩,就臨時交涉:“四間客房,一兩銀子的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糾纏


一柱香後,白牧和林煩回來了,古岩已經回到自己位置正在喝水,葉無雙也在喝水,白牧坐下來,也在喝水。林煩坐下來感覺渾身不自在,左右看看,扯開燒雞開吃。葉無雙道:“林煩,你好粗魯,能不能斯文點?”

林煩回答:“白牧,你斯文,你給我演示一下。”

白牧皺眉看大雞腿,肥厚的油脂包裹這香嫩的雞肉,他是辟穀時間最短的,食物對他還具備相當的**力。他辟穀時候只是不能吃粗茶淡飯,如果有這麼一隻燒雞,估計早把持不住。最關鍵是,吃一點,問題不大,辟穀讓能真氣精純,吃了也不會讓真氣渾濁。但是跨出這一步,就有第二步。

白牧一跺腳,轉身走出客棧,而後大口呼吸,為自己堅持而慶倖,腦海中又出現那大雞腿的模樣,甚是糾結。

“食色性也,我們正道不是說順其自然嗎?”林煩邊吃邊道。

古岩回答:“清心寡欲雖逆人之常性,但是對修為進展大有裨益。五穀輪回,濁氣存於體內,影響修為境界。雲清門雖然不禁世俗婚娶,不禁葷素,但是你可願娶一名凡女,影響修為?”

這倒是很影響,合體雙修和娶普通人為妻,有著本質的差別。合體雙修對雙方修為都有莫大好處,而娶普通人為妻,修為不僅停步不前,還可能會倒退。至於為什麼,沒什麼人去研究這課題,只知道這是個事實。林煩當時猜想,是不是普通婆娘太囉嗦的緣故?

雲清門有個真實悲劇,一名紫竹林的弟子愛上一名書生,雙方結婚,後來書生成為一方縣令。可是書生慢慢老去,紫竹林弟子依舊二十模樣,縣令調任後,對外介紹,這是自己小妾。再次調任就變成了侍女身份。直到縣令六十八歲去世,弟子不過二十二三的模樣,因為身份低微,甚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配合


西門帥這一手也震懾了蘭花和宮主,宮主沉默許久:“西門賊子,我等只能以死相拼了。”

“雲清門弟子古岩見過前輩。”古岩踏劍出現。

這些人,都是榆木腦袋,道魔有聯盟,我們當做不知情跑路你不幹。我們悶聲發大財,你又不幹。

“前輩?”西門帥笑了:“我不是前輩,我今年才二十歲。”

古岩心驚,但是仍舊道:“道魔有盟,不得見難不幫。”

“有點意思。”西門帥看了古岩好一會,扇子一舉:“請。”

斬月劍離鞘而出,直擊西門帥,西門帥單手握住了斬月劍劍身,輕歎口氣:“唉……”

突然,劍光暴照,將西門帥攔腰斬斷,這麼輕易得手讓大家都愣了片刻,而後只聽見空中傳來西門帥的聲音:“果然厲害。”

古岩頭也不抬,手掐劍訣,八口寶劍全部離開劍匣,化做八道幻影向上斬殺而去。再看西門帥,身前出現一口古劍,環繞一周,將所有攻擊抵擋下來。古劍倒轉,斬殺向古岩。古岩駕劍疾行,如流星一般,瞬間已在五裡之外。

“劍遁之術!”西門帥一擊落空,頗為詫異。凝聚真氣問:“古平是你何人?”

“不認識。”古岩手掐劍訣,八劍凝為一劍,急速殺來。

“早聽說劍遁之術乃是古家不傳之劍訣,能先立自己於不敗之地,今日得見,三生有幸。”西門帥收回古劍護身,八劍連續斬擊,卻始終沖不開古劍。西門帥喝道:“看法寶!”一個乾坤圈從其指尖飛出,幻化為數丈大小,套住八劍,西門帥掐動法訣,乾坤圈突然收緊,緊鎖八劍,八劍當即黯然無光。

古岩催動真氣和其對抗,西門帥搖頭:“少年,你真氣修為可比我低的太多。”

“接法咒!”葉無雙出手了,法卷鋪開,葉無雙手指在法卷上一點:“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9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